宋忠平:日本打造「宇宙航空自衛隊」有何深意?

2020-01-06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jp1.jpg

據日本《讀賣新聞》發表題為《航空自衛隊改名為「航空宇宙自衛隊」》的報道,日本政府朝着將航空自衛隊改名為「航空宇宙自衛隊」的方向啟動調整工作。日本此舉旨在明確太空也是防衛領域,強化防衛力和遏制力,如果早的話將在2021年度內實現改名。這是日本自衛隊自1954年創建以來首次改名。日本政府希望在2020年秋國會臨時會議上提交《自衛隊法》和《防衛省設置法》等的修訂方案。

日本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是因為太空軍備競賽已經在全球如火如荼展開了,尤其是美國率先成立了太空軍軍種。2020年《美國國防授權法案》通過了,國防支出高達7380億美元,比上一財年增長約2.8%。但更為重要的是在國防支出中多了太空軍的預算。特朗普期待打造的天軍終於有編制,有預算了,好夢成真了。作為列根的「鐵粉」,特朗普終於在任內做成了一件倡導「高邊疆戰略」,推進「星球大戰」計劃的列根總統未盡的大事,成立了天軍新軍種和太空一級司令部。日本成立「航空宇宙自衛隊」可以跟上美軍的步伐,畢竟美日協同是進行時,日本需要具備這方面能力。同時,美國也給了日本發展太空軍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假美國打造軍種為借口實現日本擴軍之實必然是好事。

SPACE2.jpg

日本有無這方面能力呢?

當然有!面對太空技術博弈的白熱化,日本必須強化太空科技能力建設。不僅僅是美俄等幾個大國全力發展太空軍,就連看似走和平發展道路的日本也是腳步匆匆。日本在2008年頒佈日本歷史上第一部《宇宙基本法》,確定了太空發展原則是「非侵略」而非再是「非軍事」,同時成立了「宇宙開發戰略總部」,並於2009年制訂了《宇宙基本計劃》,強調維護國家安全。至此,日本太空發展的三駕馬車格局正式形成,「宇宙開發戰略總部」負責決策,「文部科學省」負責管理,「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具體負責實施,目標就是要發展先進的彈道導彈技術,發展「准天頂衛星系統」,發展偵察衛星系統,發展「探月工程」,發射「金星」探測器,發射「隼鳥」探測器,發展「空天飛機」和貨運飛船。其中,日本的「隼鳥」計劃成果豐碩,讓日本的小行星探測計劃獨步全球。

日本打造太空軍需要分幾個階段?

兩步走。先是打造「空天軍」,如同之前的美軍和如今的俄羅斯一樣,第二步再把太空軍拎出來成立單獨的軍種。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降低敏感性,畢竟日本的底子不乾淨,做事要小心,《和平憲法》還套在腦袋上,還沒有擁有名義上的國防軍,一切需要謹慎。

日本要做哪些具體工作呢?

日本政府2018年底在內閣會議上確定《防衛計劃大綱》。大綱指出,在太空領域確保日本優勢地位,事關生死存亡,非常重要。首先在航空自衛隊任務中添加「太空」概念,改組現有自衛隊。航空自衛隊定員現在約為4.7萬人。通過推進警戒監視活動無人化等,現有人員的70%足以應對傳統的航空自衛隊任務,其餘30%的人員負責太空等新任務。航空自衛隊2020年度創建20人規模的「宇宙作戰隊」,這將是日本自衛隊創建的首支太空部隊,在構建地面監視態勢的基礎上,自2023年度開始監視太空,並擴大至120人規模。2026年發射從太空對可疑衛星等進行監視的衛星。同時,日本也將探討部署保護人造衛星免受「衛星殺手」攻擊的防護裝備。

如今,各太空大國紛紛加速對太空的軍事利用,日本自衛隊也需加緊制定應對方針,日本政府已經就2020年度創建自衛隊首支太空部隊進入最終協調階段,預計這支70人規模的太空部隊將部署於航空自衛隊位於東京都府中市的府中基地。如今,日本政府正在完善利用地面高性能雷達和光學望遠鏡監視太空的軌道監視系統,預計從2023年度起正式投入使用,同時將原本在2022年度創建太空部隊的計劃提前到2020年度。日本太空部隊也將使用這一監視系統,主要任務是對太空垃圾以及別國衛星的實時攻擊和破壞行動實施監控。

安倍在太空軍事現代化問題上一步一個腳印,但首先緊迫環節是「修憲」,一旦突破了憲法限制,日本國防軍即刻成立,一切都會順理成章,日本國防軍會按照美國體制改造日本國防體制,並成立海軍陸戰隊和太空軍兩大軍種,讓日本攻防兼備能力大大增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