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伊朗會與美國在大選年開戰嗎?

2020-01-06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iran1.jpg

我在這裡多次寫文章回答波斯灣是否會打仗。這次也一樣,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戰爭難以避免,但我的回答依舊是肯定的,美國和伊朗在美國大選年期間不會開戰。

美國既不會打擊伊朗52處目標,伊朗也不攻擊美國幾百個目標。但明鬥沒有,「暗戰」是必然的,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只是頻度和力度將會增加。

對於伊朗而言,「暗戰」的同時首先是「肅殲」,蘇萊曼尼被殺,伊朗內部線人和內鬼凸顯,如果不儘快處理這個內部問題,伊朗連「暗戰」都不保,談何明爭。

但伊朗必須報復美國,因為全世界到阻礙看着伊朗是否僅僅是「打嘴炮」。

實際上,伊朗已經開始報復美國了,啟動《伊朗核協議》就是第一步,接下來還會有好戲連台,但伊朗真正想做的不是向美國在中東軍事基地或美國盟國發射導彈,這種報復是引火燒身,是低級報復,伊朗最想做的是控制伊拉克局勢,把美國人趕出去,所以「暗戰」更符合伊朗利益。誰贏得「明爭暗戰」關鍵就是伊朗和美國誰從伊拉克滾出去了,伊拉克已經成了美伊對決的主戰場,美國執意暗殺蘇萊曼尼就是為了把伊朗的影響力降低,因為這個人太關鍵了,他是伊朗境外武裝力量的靈魂人物。

蘇萊曼尼不是一般的伊朗高級軍官,小布殊和奧巴馬都不敢動他,特朗普有種,但也是為了選票。伊朗多次譴責美國行為是「國際恐怖主義」而非戰爭行為,美國和伊朗爆發全面戰爭不符合兩國現實利益,但以恐怖行為對抗恐怖行為,「黑吃黑」,或許是最佳選擇。

這一年究竟在伊拉克發生了什麼,這裡集中盤點一下。

2019年歲末到2020年年初,中東局勢發生了突變,美國從保守戰略轉向攻勢戰略。首先,美軍軍事打擊什葉派武裝組織「真主黨旅」。其次,美軍成功「斬首」伊朗「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將軍。對此,伊朗發誓要報復美國的國際恐怖主義行為。鑒於伊拉克形勢十分危急,美軍已加快撤僑並強化在中東軍事部署。

特朗普之所以急於對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朗「聖城旅」和「真主黨旅」動手,關鍵在於美國在伊拉克的既得利益岌岌可危。近年來,伊朗在伊拉克動作頻頻,導致美國對伊拉克局勢漸趨失控。自2003年伊拉克戰爭以後,美國主導規劃了伊拉克戰後政治安排,儼然把伊拉克當作美國的戰利品。但在特朗普首個任期內,伊朗反過來對伊拉克實施「什葉派顏色革命」,導致伊拉克有變天的政治風險,這就會讓特朗普丟失選票,氣急敗壞的特朗普必須奪回伊拉克控制權。

shutterstock_757603840.jpg

這次被襲擊的「真主黨旅」隸屬於2014年成立的伊拉克「人民動員組織」什葉派民兵武裝。由於在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人民動員組織」於2018年3月被編入伊拉克安全部隊,直接聽命於國防部,領受與安全部隊相同的待遇,包括軍餉、晉陞和訓練機會。但美國認為該組織與伊朗關係緊密,長期接受伊朗的訓練和支持,與伊朗「聖城軍」關係密切,因此很早就宣布伊朗「聖城軍」和「真主黨旅」為恐怖組織。對美國而言,打擊「聖城軍」和「真主黨旅」就是反恐行動。但此舉必然招致什葉派強烈反對,尤其是伊拉克政府已經「招安」什葉派武裝組織,無論是之前的以色列還是美國,只要打擊「真主黨旅」就是打擊伊拉克安全部隊。

同樣,被美軍打擊的「聖城旅」隸屬於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屬於海外特種作戰部隊,肩負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對抗美軍,以及培訓包括「真主黨旅」在內的什葉派民兵武裝。因此,美軍打擊「聖城旅」和「真主黨旅」都是劍指伊朗。

但問題遠不止這麼簡單。

按照2003年後伊拉克戰後的議會制政治制度安排,在伊拉克聯合政府中,總統一職由庫爾德人擔任,總理一職由什葉派人士擔任,議長一職由遜尼派人士擔任,但佔伊拉克人口六成的什葉派總理最具實權,這就導致總統和議長想通過議會政治制約總理的圖謀難以變成現實。美國也重視與伊拉克什葉派打交道,親手扶持起來親美的什葉派總理,如馬利基、阿巴迪等,但這些人最後也都紛紛下台,就連邁赫迪也因為無法控制國內百姓騷亂而宣布辭職,其深層次原因在於美國和伊朗的幕後博弈,什葉派對美國的天然不信任。縱然是什葉派人士擔當總理,但再如何親美也擺脫不了伊朗的深刻影響。在美國看來,如果不遏制伊朗在伊拉克的政治和宗教影響力,伊拉克必然會倒向伊朗,美國的努力都會付之東流。同樣,在伊朗看來,必然要把美國從伊拉克趕出去,讓什葉派佔多數的伊拉克成為伊朗的戰略盟友。雙方既在波斯灣、也門的博弈,也在敘利亞的博弈,但其重點區域則是伊拉克這個關鍵國家。

儘管伊拉克內部政治紛爭越來越嚴重,各民族、宗教勢力粉墨登場,美國主要依靠庫爾德人和遜尼派,但庫爾德人和遜尼派也是內部分裂。儘管什葉派內部也非鐵板一塊,但大多對美國不信任,這就讓美國無所適從。由於2019年的伊拉克選舉不太理想,什葉派控制了議會,希望推舉自己中意的新總理人選,但遭到美國和親美的伊拉克總統反對。但無論什葉派推選誰當總理,都不可能與美國一條心,這是美國人無法改變的事實。

美國在關鍵時刻打擊「真主黨旅」和「聖城旅」有多重考慮。一是打擊並削弱什葉派武裝組織,反對不親美的總理人選,反對伊拉克把什葉派武裝納入安全體系。二是藉此警告什葉派和親伊朗的遜尼派不要與伊朗交往過密,否則將會失去美國的政治和軍事支持。三是警告伊朗不要過度插手伊拉克內部事務,美國堅持把伊拉克當作自己的戰利品,不允許他國染指。

特朗普軍事打擊行動本來希望贏得更多選票,但事與願違,美國貿然軍事行動只能激化伊拉克內部矛盾,讓伊朗更加深度插手伊拉克問題。此外,中俄伊三國在阿曼灣舉行聯合軍演,顯示了中俄不允許波斯灣「生戰生亂」,更加堅定了伊朗維護海灣地區利益的決心。這就讓美國和伊朗的博弈戰場從波斯灣轉到了伊拉克,究竟博弈程度如何關鍵在於伊朗對蘇萊曼尼被殺的報復程度有多大,但爆發全面軍事衝突則不符合美伊兩國實際利益,畢竟美國和伊朗都還沒有做好最後攤牌的準備,選擇在議會等政治領域的「暗戰」比較符合各自實際利益。

伊朗的終極目標是要美國做個選擇題,要麼達成並堅定執行政治協議,確保美伊相安無事;要麼美國人就被迫離開伊拉克。美國雖是世界大國,但也是域外國家,中東問題夾雜着太多棘手難題,光靠美國「大棒政策」根本無力解決。伊朗作為中東地緣政治大國希望以逸待勞,讓美國疲於應付,只要伊朗內部不出問題,那就比一比美國和伊朗誰的耐力好,誰就能笑到最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日,不斷有某些媒體和自媒體都在炒作一件事,那就是美軍近期異常頻繁調動意味着美國會對外發動戰爭,因為特朗普已經快氣瘋了。一句話總結,「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宋忠平  2020-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