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駱惠寧轉變治港路線到底要變什麼?

2020-01-07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31.jpg

駱惠寧在香港的非常時期臨危受命,評論多指其以非港澳系統及外交系統之身轉任中聯辦主任,是要改變舊有的對港工作路線。筆者同意這個看法,問題是駱惠寧要變什麼?之前的路線錯在哪裡?之後要改什麼,往哪個方向變?這才是問題的實質。

如果說,當年許家屯也是以地方諸侯之身,出使香港,也是要轉變舊有的港澳工作路線,那麼,駱惠寧這個同樣的封疆大吏也是打破中共涉港系統在回歸後駐港的慣例,自然與許家屯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筆者認為兩人改變的方向是相反的,許家屯是向上改變,駱惠寧則是重點向下傾斜。

從駱惠寧11月底從山西省委書記位置退下到全國人大任職,再突然被外派香港的時間點來看,習近平決心換掉王志民也應該在11月24日的香港區議會選戰結束之後。王志民離開香港是被問責「祭旗」,但是他也被安排新的職務,到中央文獻辦任副職,官級不變,相信重要的是他的所作所為還是執行了中央的路線,只是有失誤,所以不被一棍子打死。

駱惠寧走馬上任,輿論最為關注的是,他曾主政兩個省份,而且都是作為救火隊長去收拾。他從沿海地區調到民族矛盾較多的青海省,一幹就是十多年,成為封疆大吏,青海的第一把手。接着,他2016年調任山西省委書記時,正值山西「塌方式腐敗」後的官場生態重塑階段。他在如此關鍵時刻主政山西,相信深得習近平信任,而三年下來他的工作同樣獲得高層認可。2019年11月30日他卸任山西省委書記時,新任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評價駱惠寧當初主政山西時,「正值山西政治生態在治亂中奮力治本、經濟發展在下行中奮力前行的關鍵時期」,「為山西改革發展穩定傾注了大量心血,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這其實是代表中央對他的肯定,說明他真的是「打得」的一把手。

重要的是,北京高層在選擇駱惠寧,也正是打破了香港回歸20多年中聯辦官員的慣例,由並非港澳系統或外交系統出身的一把手出掌香港。香港回歸後,曾歷經了姜恩柱、高祀仁、彭清華、張曉明和王志民等五位中聯辦主任,他們或出身於與港澳事務存在密切關聯的外交系統,或有過港澳辦、中聯辦的任職經歷。其中,高祀仁雖然曾當過廣州市委書記,但是,第一,廣州是副省級單位,他不是省級一把手,第二,他是先到香港擔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當副社長,到了回歸後新華社分社翻牌為中聯辦。他才變成中聯辦副主任,等到姜恩柱退位才接任。如果說,派地方大員來做港澳工作,應從許家屯說起,他被鄧小平從江蘇省委書記位置調到香港。他到香港完全改變了舊的中共香港工委的左的路線,以全新的姿態統戰香港富豪。

顯然,這次習近平派駱惠寧這樣的地方諸侯主政香港,與當年鄧小平派許家屯掌港,卻是有要改變原有涉港系統的工作路線和工作方針的考慮,只不過方向不同。許家屯當年是要改革開放,推行一國兩制,工作重心由基層轉向上層。許家屯來港後,曾經批評他之前的港澳工委的路線「一左二窄」。其實,中共對港工作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背景,如所周知,在文革的影響下,香港左派發動了反英抗暴鬥爭,不但被鎮壓下去被背上「左仔」之名長期被香港主流社會邊緣化。許家屯來港,則正值中國改革開放,經濟大發展,吸引港資及外資回鄉投資,同時要以「一國兩制」收回香港,故此,許家屯的統戰工作重點放在上層,是順理成章。許家屯有鄧小平的尚方寶劍,加上他本人有豐富的政治經驗,長袖善舞,左右逢源。一個生動的例子是,當年胡仙星島集團舉辦報慶,許家屯並未獲邀,但是他主動單騎上門敬賀,打開了胡仙的大門,之後並協助解決胡仙家族在福建的祖業問題,取得胡仙信任,星島日報報頭改掉了中華民國年號,足顯許家屯是統戰高手。

然而,時勢發展到今天,已經不再是「一左二窄」,相反是「一富二窄」,過去的「窄」是「窄」在左派小圈子,現在的「窄」是窄在富豪的小圈子。駱惠寧若要改變,是要深化一國兩制的社會政治基礎,工作重心則是由上層轉向基層。

有學者在專欄寫到:「王志民任中聯辦主任只是肯定以往廖暉時代中聯辦在港的政策和措施,包括王志民的青年工作,絲毫沒有反思檢討,還是維持偏向大資本家等既得利益者的路線。王志民被免職,改用與港澳外交系統無關係的地方大吏出掌中聯辦,便是把原來政策顛覆,開啟新的方向。當年任命王是原有港澳政策既得利益的延續,王下駱上是打擊或至少是放棄這些既得利益的政策。」

事實上,這次換馬,實際上是北京承認過去半年多以來的修例風波和暴亂,將困擾香港經濟社會發展和一國兩制良性運作的一系列深層次矛盾暴露無遺,事實上也是給了北京治港沉重教訓。在2019年10月28日,中共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因應香港回歸22年以來尤其是修例風波折射出的管治問題,提出一些政策宣示和改進完善的要求,以及習近平在澳門回歸20週年慶典講話,點出要築牢一國兩制的社會政治基礎等等,都可以看出,北京認識到,香港的問題多種多樣,主要在於社會政治基礎出了大問題,以至於回歸20 多年還是多數人站在反對派一邊。

故此,在這種非常時刻,北京讓「有能力」的駱惠寧主掌香港中聯辦,顯然是希望他以當年重建山西政治生態的魄力,在香港重整實行一國兩制的社會政治基礎。自然,這是一個系統工程。

筆者相信,駱惠寧受命於危難之際,其第一個考驗是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