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 似打非打

2020-01-09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iran1.jpg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020年開始不久,再作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驚人舉動,在1月3日派遣美軍無人機在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發動襲擊,並將伊朗二號人物蘇萊曼尼刺殺。而在香港時間1月8日清晨,伊朗向伊拉克美軍基地發射導彈還擊,令中東局勢進一步升溫,到底美伊戰爭是否會一觸即發?

在分析美伊之間的問題前,有三個重點必須要弄清楚:一、特朗普如果真的想與伊朗正式開戰,為何在去年9月,將在朝鮮、伊朗、阿富汗、俄羅斯等國家的態度上比自己更為強硬的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開除?二、既然情報上完全掌握蘇萊曼尼的行蹤,為何要在伊拉克巴格達發動襲擊,而不直接派無人機到伊朗擊殺蘇萊曼尼?三、刺殺的為何是被視為伊朗二號人物的蘇萊曼尼,而非一號人物哈梅內伊?

特朗普去年開除博爾頓時,在Twitter中指出,自己對許多由博爾頓提出建議都感到強烈不同意,而且政府內有很多人都有同樣的想法,所以要求博爾頓辭職。事實上,去年9月份有兩個外交事情困擾特朗普:一、與中國的貿易磨擦;二、美國一架無人機被伊朗擊落,令美伊關係持續緊張。不過,由於中國的問題博爾頓參與不多,所以不少分析都相信,伊朗問題才是特朗普辭退博爾頓的原因。尤其是博爾頓支持美國對伊朗發動空襲的計劃,以報復美國一架無人偵察機被擊落,但特朗普在最後一刻取消有關行動,這令他與博爾頓不和的關係正式浮面。普遍分析都認為,特朗普要為連任大選做準備,對外事務會變得收歛,這與博爾頓好戰的想法南轅北轍,所以開除博爾頓似乎是必然的事情。而在博爾頓被辭退後,伊朗總統顧問阿謝納在Twitter上表示亦即時表示歡迎,認為美國對伊朗的極限施壓策略失敗。

由此可見,在去年9月份時,特朗普其實十分抗拒對伊朗動武,但仍然要擊殺蘇萊曼尼的原因,似乎與蘇萊曼尼的背景有關。雖然普遍的報道指蘇萊曼尼是伊朗的二號人物,可是蘇萊曼尼卻是協助伊朗擴大什葉派和德黑蘭在中東的影響力的重要人物。同時被西方國家視為中東地區最強大的特工人員,加上中東各國的勢力,很多時不是以國與國區分,反而是由派別與派別劃分,如伊拉克及伊朗,亦存在不同派別的勢力,所以才會令伊拉克的薩達姆政權被推翻多年後,內亂仍然持續。故此雖然蘇萊曼尼勢力在伊朗可能仍次於哈梅內伊,但實際上他在中東各武裝勢力的派別中,卻擁有崇高地位。同時不少歐美國家在中東的設施受到襲擊,普遍分析都認為是蘇萊曼尼一手策劃,故此歐美國家尤其是美國,早就想清除蘇萊曼尼,同時中東亦有不少派別如遜尼派甚至伊朗本土的反對派,亦早對蘇萊曼尼心存不滿。

故此,今次擊殺蘇萊曼尼的行動,特朗普真正的目標,似乎不是伊朗,因為如果真的如此,為何不在去年當伊朗擊落美國先進的無人機,又或者攻擊沙特的煉油設施後,便採取即時的軍事行動反擊?所以特朗普今次針對的,似乎是中東武裝分子的主要人物,除了希望防止美國在中東的設施進一步受襲外,亦希望恢復美國在中東的威懾力,故此除非伊朗作出強力的反擊,否則美國不會真正向伊朗動武。

至於伊朗是否有能力作出大規模的反擊?相信亦有難度,因為蘇萊曼尼作風非常低調,任何行程都不會事先公開目的地,而且只會乘坐普通航空公司的航班,亦不會通過正規的渠道在機場檢查護照。同時蘇萊曼尼沒有使用智能手機,而乘坐的是很普通的汽車,隨行人數極少,所以要追蹤蘇萊曼尼十分困難。故此是否有人出賣了蘇萊曼尼等人,似乎是伊朗及中東武裝勢力極需要深究的問題,會否有派別趁蘇萊曼尼之死而趁勢起義,似乎是伊朗更需要考慮及正視的問題。與其擔心美伊全面開火,倒不如考慮中東內部是否會因而變得混亂,似乎更合適。

那麼油價會否因為中東局勢而急升?機會亦不大,因為美國已成為全球最主要的產油國,所以美國絕對有能力在油價急升時,壓抑油價的升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