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之望:教育界患上紅斑狼瘡症

2020-01-22
潘之望
學研社成員
 
AAA

EDU1.jpg

近日一封家長申訴狀傳出。據悉,七歲童因為父親職業為警察,在校內遭至少三名教師刻意標籤,從此連逐多月遭教師、同學的全方位欺凌,最終不堪壓力而出現自殘行為。

多方消息顯示,受害男童已退學,教育局亦收到多方投訴。近半年來,教師公開自揭黑心的行徑蔚然成風,嘉諾撒聖心教師賴得鐘、真道書院前助理校長戴健暉,一個公開詛咒「警察死全家」,一個詛咒警察子女活不過二十歲。二人身為教會學校教師,完全不以黑心言論為恥。在師德淪喪、政治先行、仇恨言論有市場的大環境下,有理由相信,投訴狀所述未必不符事實。再者,雖然校方否認了事件,但校方的調查並不全面,解釋不了學童自殘和退學的原因。據悉,學校進行調查時,並沒有採用受害者一方的心理學家評估報告。

其實,除了上述事件,政治侵入校園,已造成了大量的紛爭,學生互相審問政治立場,人多的欺凌人少的,學生與家人因政治議題爭吵不止,對學生、對家長,都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難怪家長投訴與日俱增。

無論事實如何,容許激進的政治爭議進入校園,已成大忌。社會紛爭已令半個香港社會對教師完全失去信任。失去服務對象的信任,對教師專業來說,是致命的危機。所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多次強調,「學校是學生安心學習的園地,而不是表達政治訴求的場所」。這個說法實在是為了挽救垂危的香港教育。若繼續任由激進政治和仇恨言論在校園傳播,校園內的紛爭將無日無之,癱瘓一切正常教學活動,又使學生和家長受到傷害,校方和教育局收到大量投訴,使本已繁重的教務百上加斤,職員不勝負荷。

教育界之病態

目前香港教育之病態,與紅斑狼瘡症十分相似。紅斑狼瘡,是自體免疫力疾病,病者之免疫系統,不停產生抗體,錯誤地把正常細胞標識為有害,對自己的正常細胞狂轟濫炸,導致皮膚發生大範圍的炎症和過敏,使病者體質弱於常人。

教師有如免疫系統,本來是兒童的保護者。然而,在偏激的社會風潮推動下,部分教師完全忘記了教師的責任,仿如出了問題的免疫系統,搖身一變,由保護者變成加害者、煽仇者、紛爭製造者,鼓勵學生仇視和攻擊他人。受這些紛爭傷害的學生和家長,有如皮膚表面一顆又一顆紅斑狼瘡,他們所承受的痛苦與損害,也像紅斑狼瘡症一樣,是複雜而持久的。

學校正常訓導工作受阻

知識傳授,非教育的唯一功能,德育教化同等重要。德育教化,目的在於指導兒童融入社會,與人建立健康關係。在學校編制內,德育工作主要落在訓導組教師身上,但德育工作是每一名教師的責任,不能只推在訓導主任身上,甚至公然唱反調。這邊廂訓導主任訓斥了咒罵同學的學生,那邊廂另一老師在學生面前表演粗言穢語咒罵他人,這是哪門子的「現代香港教育」?

政治架空教育

教師無視自身德行,可追溯至2013年林思慧老師之粗口事件。當時林思慧參加社運,在公開場合以粗口出言辱警,受到反對派名嘴的全方位支持。在政治至上的風氣下,教師身教之原則被各方無視。政治蠶蝕教育,使教育一直腐朽變質至今,只要對上了政治立場,即使教師違背社會良知、違反倫理道德、違反專業操守和身教原則,甚至在校內濫用權力虐待兒童,也能受到追捧、包庇和保護。這種風氣,能算是教育嗎?教師應該反思——教育的標準,究竟是自有的,基於倫理的,以學生、家長、社會的好處為依歸,還是純以社交媒體上的LIKE數、名嘴的掌聲和罵聲為依歸?

違背基督教精神

不說別的,就以基督教團體辦學為例,基督教學校的德育標準,必然來自聖經教導,奇在耶穌基督並沒有鼓勵人以仇恨為行事準則,更教導門徒:「要愛你的仇敵」(太5:43),但一大堆出自教會學校的教師,卻急不及待把自己的黑暗仇恨思想公諸於世,渲染對立、報仇和歧視意識。這是政治凌駕在教育之上的不正常現象。

可以斷言,以基督教教育標準來看待今日的香港教育,香港教育現況已經滿目瘡痍,敗壞不堪。當社會走向極端對立,失德教師之每個失德行為,必然在半個社會內贏得大量的LIKES,但也必然同時在另外半個社會激發出相當份量的不滿和憤怒。這種對立體現在教育界別,有如紅斑狼瘡症,驅使教師忘卻責任和道德,把痛苦刻印在無辜稚子身上,並鼓勵學生化身小惡魔,加入欺凌同學的行列。這種風氣,已經不是教育,而是反教育。香港社會的根基正被蠶蝕,社會健康也逐漸衰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未來港府要加強市民的國情認識、民族認同,必須用新思維,包括推動具質素的愛港電影、遊戲,避免與年輕人脫節的傳統「硬銷」。

    朱兆麟  202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