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這一周美國大選初選殺出了一匹黑馬

2020-02-06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2333.jpg

這一周,中國正在與新冠肺炎疫情作頑強的搏鬥。而大洋彼岸也有幾件大事接連登場,或多或少對特朗普的連任選情產生影響。

彈劾案沒有懸念,國情咨文也沒有意外的表述,唯有2月3日艾奧瓦州的總統初選,具有十分重要的風向標意義。雖然特朗普在共和黨內輕鬆勝出,但民主黨殺出的一匹黑馬,讓特朗普秋季大選的篤定增加了不確定性。

2月4日特朗普發表了年度國情咨文。作為被眾院彈劾的總統,此時憋着一肚子氣來到國會大廈發表國情咨文,自然要耍耍合法總統的威風,藉此羞辱一下民主黨人。果不其然,當特朗普按慣例將演講稿副本遞給議長的時候,總統拒絕了佩洛西伸出的「友誼之手」。

作為回應,特朗普結束演講、接受議會大廳聽眾掌聲的時候,佩洛西則當著所有人的面,撕掉了特朗普演講稿,也把兩人僅有的一點面子徹底撕掉。

美國政壇上演的「這道美麗風景線」被世界各大媒體反覆播放。佩洛西事後解釋這是對「特朗普的禮貌回應」,撕掉演講稿,那是因為這是一次「骯髒的演講」。而白宮則反擊道,「這就是佩洛西的政治遺產」。

與前兩次的國情咨文一樣,這一次特朗普依然是自吹自擂。無非是美國在他的領導之下,徹底扭轉了「衰落的態勢」。他列舉了一大堆經濟數據,例如為美國創造了700萬新就業機會,新誕生了12000家工廠等。在醫保問題上摒棄了奧巴馬「社會主義」的做法;在軍事預算上,投入了2.2萬億美元軍費,打造了包括太空軍在內的新軍種;把委內瑞拉的反對派瓜伊多奉為座上賓,凸顯美髮動顏色革命、不除異己決不罷休的決心。同時也藉機宣揚一下斬首伊朗革命衛隊將領索萊曼尼的合法性。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的國情咨文多處涉及中國。他不忘稱讚自己與中國簽訂了實質性的貿易新協議,「改變了中國幾十年來一直佔美國便宜的做法」。

在談到新型肺炎疫情時,他說,「保護美國人的健康也意味着與傳染病作鬥爭。我們正在與中國政府協調,在中國新冠疫情方面緊密合作。美國行政當局將採取一切必要步驟,保護我們的公民免受疫情的威脅。」 這個說法與特朗普1月27日發推與2月2日接受電視訪談時的口徑大同小異。

美國東部時間2月5日下午,參院就彈劾案進行投票,這場沒有懸念的表決,最終以兩黨劃線,即48對52以及47對以53的票數,否決了對特朗普的兩項指控。

唯一的意外是,共和黨大佬、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對特朗普濫權的指控投了贊成票,引起共和黨內一些人士的不滿,甚至有人提議將羅開除出黨。共和党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不予置否。他表示,民主黨發起彈劾本身就是一個「政治錯誤」,「佩洛西很可能在拿出判決書時,也會把它撕掉」,以此暗諷佩洛西撕掉國情咨文的不雅之舉。 

在眾院被迫將彈劾案交給共和黨控制的參院時,其結果早有定論,共和黨甚至連認認真真走地場的程序都不想要,乾脆拒絕了民主黨提出的傳召更多證人的提議,期望速戰速決,為這場彈劾「鬧劇」儘快畫上句號。

在表決結果出爐後,佩洛西發表聲明指,「我們的建國先賢們在憲法中加入了一些保護措施,以防止一個無賴總統的出現。他們從未想過,他們同時會在參院有一個流氓領導,他會怯懦地放棄維護憲法的職責」。

其實在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表示有意出來作證時,麥康奈爾在彈劾問題上也曾出現過動搖,甚至表示「可能無法阻擋傳喚更多證人」,但迫於壓力,最終還是站到了沉默者一邊,「成了掩蓋特朗普罪行的幫凶」。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據蓋洛普1月下旬的民調顯示,特朗普的支持率高達49%,是其就任總統以來的最高值,而此前他的支持率一直徘徊在43%左右。不過,各種跡象表明,民主黨發起的彈劾案對特朗普也不是完全沒有殺傷力,至少美國一半的人堅信特朗普濫權和阻礙國會,只不過這些民眾認為,特朗普罪不至「死」。

彈劾案雖然結束,但美國兩黨的內鬥還將繼續,美國大選的真正較量才剛剛開始。艾奧瓦民主黨的初選投票規則本來就相當複雜 ,這次又進行改革更增加了複雜性。其結果遲遲不能公布,成了特朗普嘲笑的對象。

特朗普本人以96.5%的壓倒性優勢,毫無懸念地獲得了艾奧瓦州共和黨的提名權。而有11人混戰的民主黨初選,卻因統計數據出現不一致的情況,無法進行及時的匯總。剛剛開發的手機應用程序(APP)原本是想提高效率, 但不知何故,在下載和登錄環節出了問題,最後還是被迫改用傳統的電話方式報票,但因只安排了一條電話線,導致電話「塞車」。特朗普在推特中稱,「就像該國治國能力一樣,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以往民主黨艾州初選,只會公布「州選舉人等值」,即各參選人在近1700個黨團會議中得票情況,以複雜的換算方法得出選舉人票數。今年決定公布更詳細的三組數據,即首輪投票結果;篩走票數最低的參選人後、選民重新站隊投票的次輪結果;以及每名參選人可獲得的選舉人票數。這是桑德斯在2016年初選落敗後積極推動的一項改革,主觀願望是使黨團會議制度更加透明,結果卻敗在了技術細節上。

非常滑稽的是,民主黨的初選結果沒有出來,各候選人紛紛發表「獲勝感言」,布蒂吉格率先表示,「我們會以勝者姿態進軍新罕布殊爾州」,而初選意外落後的拜登也表示,「我將帶着選舉人票走出這裡」。

初選結果讓布蒂吉格獲得了近27%的選票,超過第二名的桑德斯2個百分點,的確有點讓人意外。78歲的桑德斯雖然支持率不俗,他也表示「一定要打敗這個國家現代史上最危險的總統」,但其過分左傾的立場和年齡成為致命的弱點。

而1982年出生的布蒂吉格,儘管有着哈佛和牛津的耀眼學歷,有着參軍的經歷,也有着在頂尖公司麥肯錫工作的履歷,但其弱點也很突兀,在一個保守力量強大的美國,到底是否已開放到接受一個同性戀者?一位女性選民在得知布是同性戀者身份後,以自身信仰為由,要求更改投票。她向克雷斯科選區主席說:「我不希望這種人入主白宮中,我可以把票拿回來嗎?」

不過,也有不少人認為不能輕視布蒂吉格在艾州的勝出,稱布蒂吉格身上有當年「奧巴馬的影子」,如果美國當年能容忍黑人成為總統,為什麼就不能容忍同情戀者入主白宮?

但與奧巴馬在艾州38%的支持率相比,27%的支持率還是遜色不少。更何況,艾州的選民只佔全國的1%,接下來將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在全國範圍內的支持度,所以現在談論另一個奧巴馬還為時尚早。

一些輿論認為,善於調動觀眾的特朗普又一次把這場國情咨文變成了自己的競選集會,會場的歡呼聲和噓聲折射出美國當下的社會極度分裂的現狀。近一個半小時的國情咨文成為這三年最乏味的一次,一些經濟學家指出,「美國經濟增速放緩,財政赤字像滾雪球一樣膨脹,商業投資卻在萎縮」,但特朗普卻拚命為其業績「注水」,報喜不報憂,一些民主黨議員不忍直視。

對美國經濟的兩極說評價就像美國政黨、美國社會的兩極分化一樣,各自都活在自己的空間里。到底2020年白宮這個空間會被誰佔領呢?美國一家著名智庫在對2020年形勢進行預測時作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候選人不承認大選結果可能是今年飛來的另一隻黑天鵝。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人類一同受到傷害,理應更團結一致抗疫。可惜,美國特朗普政府和一小撮政客對疫情進行種族主義的政治操作,試圖把責任推向中國人。

    李浩然  2020-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