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貿易戰:特朗普是中國的真朋友?

2020-01-20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TRUMP1.jpg

自2017年1月就職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每每提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總是說習近平是他的「朋友」。中美貿易戰打打停停,持續了長達18個月,即使在此期間,他也不曾改口。

本月15日,特朗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署了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簽字儀式上,特朗普一如既往,稱習近平是他的「一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並表示會在「不久的將來」訪問中國。

在公開場合,習近平對特朗普的說法似乎僅僅呼應過一次。去年6月,習近平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出席經濟論壇時,稱特朗普是他的「朋友」。當時,中國官媒並未對此進行報道。我們希望雙方能乘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之東風,在今年晚些時候會晤時進一步加強和鞏固他們之間的密切關係。

儘管中國領導人和官媒不願公開承認,但事實已經證明,特朗普確實是中國的朋友。我這麼講沒有半點兒諷刺的意思。

在協議詳細內容公布之後,國際媒體的反應毀譽參半。在稱讚協議是重大進展的同時,新聞評論員多持懷疑態度,懷疑中國能否在未來兩年內再向美國購買價值2000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懷疑協議執行機制是否足夠有效、是否能迫使中國遵照執行。

這些說法不無道理,但協議的地緣政治含義也不應被低估。

協議的簽署極大地緩解對中美兩大經濟體脫鉤的擔憂。不僅中國有此擔憂,世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脫鉤論在美國很流行,而敵視中國也是民主共和兩黨能達成一致的為數不多的話題。

美國反華情緒高漲,但協議的簽署也表明北京和華盛頓通過共同努力,是可以達成一項更全面經貿協定的。

在《南華早報》上月在紐約舉辦的一場關於中國話題的論壇上,不難發現中美嘉賓的敘事方式和觀點如此不同。很多人認為鑒於貿易緊張局勢,中美兩大經濟體可能脫鉤,但包括前商務部長陳德銘在內的中方人士都強烈反對這種「不可思議」的說法。在演講中,陳德銘毫不客氣地說,「讓脫鉤論去見鬼吧!」而美方演講嘉賓,包括上幾屆政府的貿易官員,則對中美兩大經濟體是否會走向脫鉤表示嚴重關注。

劉鶴副總理在協議簽字儀式之後接受採訪時,特意談到了脫鉤的問題。他說,一些非經濟人士在鼓吹中美兩個大國脫鉤,但脫鉤是很不現實的,而且第一階段協議的簽署也有效地阻止了這種傾向。

同時,協議的簽署將有助於中國的改革派官員,有助於中國啟動經濟重組和自由化進程。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近20年來,中國的這一進程被一拖再拖。

中國的改革實踐也表明,每當中國經濟處於十字路口之時,外部壓力總會幫助中國領導人消除來自既得利益集團的阻力,進而大刀闊斧地推進改革開放。

難怪一些中國分析人士將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意義與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影響相提並論。加入世貿組織後,中國不得不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以滿足入世協議中設定的諸多目標。

對中國而言,新協議在知識產權保護、技術轉讓、市場准入、尤其是金融服務等領域設定的目標,更難以實現。考慮到中國過去在實施必要改革時曾有言無實,因此西方分析人士有疑慮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在中國領導人下定決心要完成改革目標時,西方分析人士就不能低估中國政府實現這些目標的決心。

正如中方反覆強調的那樣,伴隨着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以及政府轉向追求高質量增長,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進一步開放金融服務業也符合中國自身利益。劉鶴副總理在接受採訪時也試圖回應質疑者的擔憂,表示第一階段協議成功的關鍵在於實施。

其實,中國民眾已間接受益於緊張的貿易局勢。自2018年夏季貿易戰爆發以來,中國政府在不斷降低工業品和消費品的進口關稅,包括食品、葡萄酒、保健品和藥品。中國政府表示,降低關稅是為了刺激消費和促進經濟增長,但對中美貿易戰對經濟影響的擔憂無疑也是(降關稅的)一個潛在因素。

依據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中國將加大對美國商品和服務的採購,這將有助於滿足中國多達4億的中產階層的需求。

特朗普入主白宮,可能表明中美關係進入了新軌道,合作主題已被對抗所取代,但是和其內閣裡對華鷹派人物如貿易顧問納瓦羅和國務卿蓬佩奧相比,特朗普還是不同的。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表示,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表明,特朗普受工商界支持者的影響更大些。這些支持者不太關心中國的人權記錄,也不擔心來自中國的威脅,而更關心中國的市場准入問題。白邦瑞是特朗普總統的中國問題顧問。

美國股市的表現也印證了這一點。過去幾周,在有關貿易協定的利好消息的刺激下,美股指數屢創新高。當然,考慮到特朗普的善變和不可預測性,僅憑這一紙協議就認為中美雙邊關係將整體向好,這種想法無疑是幼稚的。

相對而言,貿易問題可能是兩國間比較容易解決的爭端之一。兩國需要解決的難題還包括技術和產業政策等問題,更別說地緣政治競爭了。貿易戰打打停停已持續了18個月,雙方對對方底線都有了更深的了解。

白邦瑞認為,特朗普似乎已經改變了對華態度,更關心中國在貿易和投資上是否更加開放。如果白邦瑞的解讀正確的話,那麼很多中國人都會把特朗普視為朋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特朗普扭盡六壬,無非為了做多四年總統,一場快閃式染疫出院,或者令他可以改變選情如願連任,但卻改變不了美國抗疫失敗的事實,又或者點票結果是特朗普無力回天,卻不願意承認落敗交出權力,結果可能更難收場。

    郭一鳴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