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鑽石公主號成全球第二大疫區

2020-02-10
黃匯傑
資深傳媒人
 
AAA

IMG_4758.JPG

目前,停靠在日本橫濱港接受隔離檢疫的鑽石公主號郵輪,9日再度檢出6宗新冠病毒確診病例,該船人員至今已累計驗出70人感染。

目前,鑽石公主號仍有3600多人在船上隔離,厚生勞動省正針對那些身體不適的民眾展開病毒測試,一旦驗出陽性反應,就會立即送下船送到神奈川縣和東京的醫療機構。除了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者外,鑽石公主號上還有7人因為身體不適被送往醫院治療,其中2人病症較嚴重,船上稍早更傳出有100多人出現發燒等症狀。

新冠病毒疫情延燒,在全球各地擴散,中國大陸確診人數高達 3萬多人,而郵輪「鑽石公主號」至今已有 70人確診新冠病毒,沒想到,這也是繼武漢之外「全球新冠病毒第二大疫區」。

WhatsApp Image 2020-02-10 at 09.24.13.jpeg

儘管,日本已有約百例感染病例,其中70例為「鑽石公主號」郵輪乘客,但走在今天日本的街頭,卻基本感受不到人們對於疫情的緊張,即便戴口罩,最主要目的依然是防花粉症,與中國武漢以外地區之間的航班一切如常。這與香港風聲鶴唳的反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街頭還不時可以看到為中國為武漢募捐的標記。

IMG_4759.JPG

外界疫情緊張,但是,日本的傳染病醫學專家們卻並不緊張。這幾天,日本各大電視台天天播出有關冠狀病毒的討論節目,不少醫學專家被請到了演播廳做嘉賓。 

日本國際旅行學會指定醫生,傳染與呼吸科專家武藤義和2月7日在名古屋電視台接受採訪時被問到這樣一個問題: 附近的東海道三縣還沒有發現感染者,但今後會不會發生感染呢?武藤醫生的回答是:「潛伏期最長14天,平均5-6天。日本國內最新感染者是在上個月30日發現的,以此看來,發生感染的可能性在減小。」

IMG_4757.JPG

言簡意賅,仔細想想,日本的感染者雖然近日有增加,但都是來自於撤僑和海上郵輪,日本對除湖北省旅行以外人員的航班和入境至今沒有作出限制,事實也證明在嚴格的醫療體系監控下,這一決定並沒有給日本帶來更多的感染。若是看日本民眾對於這次疫情的看法,其中多數來自於醫學專業人士的意見。

在日本,最有信譽的三個職業分別是醫生,律師和公務員,他們的說法受到了民眾普遍的信任。日本預防醫學權威、東京慈惠會醫科大學教授浦島充佳認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比例,也就是一個人可以傳染的人數,約為2.5個人,這一比例跟病毒性感冒感染率是一樣的。

其次,病毒的致死率,從目前的湖北省死亡人數來看,致死率是2.8%,而中國全國是2.1%,這一比例遠遠低於SARS,因為SARS的致死率高達10%左右。 

浦島教授還認為,日本一年因為感染病毒性感冒的死亡人數,在4000人左右,而感染人數多達幾十萬人。相比較而言,新型冠狀病毒的致死率不高,日本90位感染者中,還沒有出現一例死亡者。

所以,他認為,大家對於新型冠狀病毒不必過於恐慌,不必把它看作是人類必死的病毒。但是,浦島教授也指出,新型冠狀病毒雖然毒性不高,但是,因為與病毒性感冒相比,它有一個特性,就是無症狀,或者症狀不明顯,只是低燒和輕咳嗽,容易被忽視被隱蔽。而這些無症狀,或者症狀不明顯的新型冠狀病毒攜帶者,依然在工作、依然到處遊蕩,就很容易發生大範圍的感染。

另外,目前還沒有開發出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和有針對性的新藥,因此,引起人們更多的擔憂。所以,浦島教授認為,對於感染者實現強制隔離或者自我在家隔離觀察,是控制疫情的最有效的辦法。日本傳染病學會理事長館田一博教授認為,日本國立傳染病研究所對分離出的病毒進行了研究,結果表明,並未見到標誌其具有高毒性的基因變異。因此,他認為對新型冠狀病毒無需特別緊張,在有良好醫療條件的情況下,應可避免重症患者的出現,基本可以採取和對應流感一樣的對策。 

IMG_4762.JPG

前國立感染症研究所感染症情報中心長岡部信彥表示,日本已經開始建立新型冠狀病毒的治療信息共享機制,讓在第一線從事病毒治療的醫護人員,及時地把治療方案與治療效果分享出來,供其他醫院的醫生學習研究,強化全國上下的應對體制。

 

日本國際醫療研究中心的忽那賢志教授也呼籲人們無需過度恐慌。他表示,考慮到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已經大範圍擴散的現狀,如今日本也出現感染者,這一點也是在意料之中,畢竟一個月有幾十萬中國人來日本旅遊。不過,忽那教授認為,在發現感染者之後,只要對所有與他有過親密接觸的人實施嚴格的隔離觀察,新型冠狀病毒進一步傳播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所以,最重要的工作,是在感染者被確診之後,要對感染者有過近距離接觸的人實行追蹤隔離觀察,阻斷傳染鏈。 

日本的醫學界這種客觀而開放的態度,很好地穩定了民眾的情緒 – 大家相信,假如這種疾病真的需要進一步警示,專家們也會毫不客氣,他們現在認為不需要緊張,是有依據的。

而日本的醫務工作者做的另一件事情也很值得稱道,那就是頻繁而及時地在電視節目,講座和網絡上傳播最新對於冠狀病毒肺炎新的認識和預防知識,這些內容都十分具體,體現了日本思維的細膩性,而從日本這一周來始終沒有在本地續發感染的事實來看,也是十分有效的。這種務實的作風,無疑比泛泛而談更能贏得民眾的信賴,也更能增強民眾的信心。

日本民眾對大地震不緊張,是因為他們從小就被告知可能地震,都知道的事情自然也就談不擅恐慌,而對於發生地震後應該怎樣對應年年都有演習,所以一旦發生只要按部就班就好;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不緊張,在於有醫生尊重科學,客觀而公開地告訴他們危險性有多大,需要怎樣對應,有備無患,便可從容面對。

收治了多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日本國立國際醫療中心稱,感染者多數呈現像感冒一樣的症狀,大概持續一個星期之後轉好,即使感染肺炎,多數人好得很快。

浦島教授認為,在日本確診的感染者,包括來自武漢的遊客,幾乎享受着一家醫院只負責治療數位病人的好條件。即使是從武漢撤回來的日本人,有發燒和咳嗽症狀的人,也是一人一輛救護車送醫院。日本良好的醫療條件,能夠保證感染者安心接受治療,醫院方面也能集中各專科醫師進行會診治療。所以,在日本的感染者,很快可以得到治癒,即使沒有專門的新藥,也不需要太多的擔心。

那為什麼在武漢會出現這麼多死亡者?日本醫學專家們認為,最大的問題,是因為武漢市的感染人數出現集中性爆發,導致醫療設施與醫護人員無法迅速應對。同時許多的患者在初期階段得不到及時的治療,後來引發各種併發症,導致死亡人數的增加。死亡者中,多數是有基礎病症的老人,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雖然日本的醫學專家們並沒有把新型冠狀病毒的毒性和致死率看得那麼嚴重,但是,對於我們每一個人來說,切不可掉以輕心。因為新型冠狀病毒主要是通過打噴嚏、說話的飛沫,以及握手等肌膚接觸傳染的,所以要勤戴口罩勤洗手,不要用手去揉眼睛,抹嘴巴,管好鼻子、嘴巴和眼睛這三處最容易感染病毒的地方。同時不能光洗手,也應該經常給手機表面、電腦鍵槃消消毒。做好了預防工作,就可以最大程度地預防病毒的入侵,保護好自己和家人的健康。 

綜上所述,我們香港的最有信譽的三個職業醫生,律師和公務員做得如何呢? 與日本的醫學界相比,我們香港的有些醫護人員所做的罷工行爲是否無知和可恥?在民衆恐慌的時候,不是第一時間把他們的專業向大衆傳播,而是把恐懼傳播給社會,他們是否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對得起自己的職業嗎?對得起全香港的納稅人嗎?對比日本的做法,香港的執政者們是否值得你們深思、借鑒、學習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針對新冠肺炎後日本家庭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山田教授作了如下講解:戰後型家庭將會越來越難創建。因新冠肺炎的影響,不分男女,個體戶以及不固定的工作人群生活變得困難。

    黃匯傑  202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