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漢權:團結力量對抗瘟疫

2020-02-08
何漢權
教育評議會主席
 
AAA

234234.png

政治狂飆,勢頭不止。汽車風馳電擎式狂飆,年少氣盛,膽正命平,人車合一的感覺,外人當無法享受體會,但人算不如天算,飆車一族,當然亦會車毀人亡,害人害己,從量化數學看,傷亡人數仍可以在預計以內。但狂飆在政治鬥爭裡發生,勝者要乘勝追擊,挾替天行道之名,邪惡必要加於敵人身上,甚至可將人物化,無生命氣息與價值存在,個人私了、集體私了也無妨,最終勝者為王,和勇同行,有群眾擁戴就可以。感性喜惡不斷升溫,理性判斷必須要退卻的政治狂飆結果,最終是多方同受重大打擊,是多輸的爛局出現,是一個群體、一個社會、一個國家,乃至一個時代,並將支撐整個群體、社會、國家與時代的善良、和平、關愛、責任的核心價值,完全摧毀,淪落到萬劫不復的境地。如此歷史的驗證多得很!

瘟疫,歷世歷代都有,早已是天涯若比鄰,病菌無眼、無情,也無國界,不幸地偏偏被選中的,應對最好的方法,就是團結可團結的抗疫力量,積極面對!科學醫學日益發達,人命日益矜貴,每次瘟疫病毒盤旋上空,死神就看人類如何遇疫面對,站在第一線防衛力抗的,當是「見慣死生」卻重視每一個體生命挽救的醫護人員,歷史上一次又一次的瘟疫侵襲,見證著一個又一個感人的無私大愛、真實的、動人的故事。歷史上,獅子山下,幾度瘟疫,19 世紀末的鼠疫侵襲,先在雲南肆虐,輾轉亦傳入香港,最少造成 2500 人死亡;而現今不少港人經歷的,有 20 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霍亂、肺癆、天花等病毒的死纏難擾,傷亡人數難以計算,而 2003 年的「沙士」來襲,死亡近 300,醫生謝婉雯遺愛在人間,醫院現場上,與謝醫生同樣默默耕耘、守著香港市民的醫護為數不少!相較當時同樣遭受沙士病劫的台灣,有醫護的集體逃亡,香港醫護人員用醫德寫下寶貴的一頁,更用事實說明香港醫護專業甚高的水平,抗疫成功,港人乃至全國人民都引以為傲!

早前的禽流感疫症,也有不少病人犧牲在病毒裡頭,瘟疫傷亡,年代不同,傷亡人數也不一樣,但可肯定的,患難見醫護真情,香港的醫護界是配稱白衣大愛使者之譽,是久經考驗的!但後現代社會「無限自我」的價值思潮,顛覆無遠弗屆,這回「武炎」來襲,竟有小部份醫護提出罷工救港,政治主張先行,仿佛政治能醫治百病,而實實在在醫護救人的訴求,就要押後再押後,政治有能量,「粉絲」是如影隨行,幾天的硬罷工,就有幾千的同行者,罔顧今天的疫情嚴峻,離開崗位捨棄病人而去!設在美國的討論時事的網台節目裡頭,主持人問評論嘉賓對此事有何評論,「不值得一談」資深的評論員如此回應,當中是對醫護罷工表達無奈,也無語問香港!無情何以生斯世!

日本軍國主義犯下侵華害港的罪行,歷史必須記錄,主要目的並非散播仇恨,而是提醒大和民族政治狂飆不能重蹈覆轍。事實上,經歷慘痛教訓,日本民間的和平大愛力量亦已深深播種,「武炎」疫症一發生,日本政府與民間在不同的管道清楚表達,將全力協助中國抗擊疫情。日本政府和日本許多地方、企業都用實質的行動,主動向中國捐贈口罩、護目鏡、防護服等防疫物資。在捐贈給武漢的物資包裝箱上寫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而東京晴空塔專門點亮了紅色和藍色,藉此為中國武漢抗擊疫情祈願和加油。日本厚生勞動省官員在記者會上表示,「壞的是病毒,而絕非是人」。確實,是回受害最深的,當是武漢人以及港澳在內的中國人。

擱筆之際,剛收到在新加坡的友人傳來,由新加坡國立大學陳永財校長的公開信,主題內容是向新加坡大學的所有在校師生、員工及校友,呼籲設立「湖北基金」,幫助湖北渡過新型肺炎病毒侵襲的難關,「中華民族歷來都不缺優秀的兒女,在同胞遭受不幸的時候,他們都盡心盡力,我覺得在此當頭,特別是那些具有號召力的中華兒女,能夠盡起表率作用,如此就可以給予實質性的幫助」一位新加坡大學的學者回應陳永財校長呼籲,捐了一千元新加坡幣予湖北基金的留言。回到香港,「武炎」疫情依然嚴峻,武漢當地更是艱難,死亡人數仍有上升勢頭,但願瘟疫早去,各地感染者,健康再來,最後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起題並作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遠而言,政府應考慮成立資料庫,讓願意將個人資料交予政府的香港市民可以減省每次登記既行政成本,亦加快了整個流程及效率。

    顏汶羽  202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