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對夏寶龍執掌港澳辦的解讀

2020-02-14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2-14 at 10.17.57.jpeg

新任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網上圖片)

香港的反修例風波繼續發酵,繼香港中聯辦主任易人之後,港澳辦主任同樣出現了人事調動,而且動作更大,引起各界廣泛關注。從由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主任、並同時配備三名正部級的副主任來看,港澳辦可謂打破常規,級別之高在國務院的部委之中無出其右。這自然顯示了香港問題之嚴峻、中央對香港問題之重視,一系列的人事變動會產生什麼效果呢?而這究竟是權宜之計還會是將來的常態呢?

國家主席習近平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夏寶龍曾擔任他的副手,並繼習之後主政浙江,因此外界認為他受到習的信任。夏寶龍任內最為人所知的事蹟就是大規模拆除教堂,和香港問題一樣,宗教問題也是境外勢力常常用以干預中國內政的藉口,十分敏感,但夏態度強硬,頂住了內部和外界的壓力。一般情況下,地方大員要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需要至少擔任過兩個省份的一把手,但夏寶龍只擔任過一個,十九大時已經到齡退休的他卻破格升任該職務,頗為令人意外,可見黨內對他政績的認可。

由夏寶龍出任港澳辦主任,相信也與他強硬的風格不無關係。長期以來,香港問題的一貫解決辦法就是:香港一鬧事當局就退讓,03年23條立法如是、12年推行國民教育如是、19年修訂逃犯條例亦如是,雖然最終拍板的是中央,但是主管港澳事務部門在決策過程中肯定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作用。涉港官員軟弱無能的一面暴露無遺,次次都被反對派和境外反華勢力「食住上」,現在已經被他們摸索出來一套對付涉港官員的方法了,因此必須要有一個風格強硬經驗豐富的領導來扭轉這個局面。

和新上任的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一樣,夏寶龍也是在退居二線後重新出山處理最棘手的香港問題,但此前的職務又基本上與香港毫無關係。這種安排有幾個好處:第一,兩人都快退休,這次重新出山只是一個過渡性安排,因此兩人可以在顧忌相對有限的情況下更加敢於放手去做事;第二,兩人此前和香港沒有瓜葛,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不受香港各種錯綜複雜力量的干擾;第三,他們的前任大多是港澳、外交、統戰系統出身的技術型官僚,只專注某一個方面,而兩人則管理過數千萬人口的大省,是國家真正的管理者,與前任們相比,他們駕馭複雜局勢的能力和經驗都不可同日而語,其中駱惠寧還曾經作為救火隊長收拾山西的爛攤子。

那麼,港澳辦是否就此提升了級別,以後都將維持這麼強的配置?這恐怕又未必,首先,港澳辦依然是一個正部級部門,只不過由於其重要性有所提高,因此才會在官員任命上予以高配,而且全國政協副主席地位雖然尊崇,但並沒有多少實權。其他高配的部門還有國防部、公安部和外交部,部長通常都同時兼任國務委員,該職務名義上雖不及政協副主席但更有實權。香港問題再複雜恐怕也複雜不過台灣問題,參照國台辦主任始終由正部級官員擔任,待將來香港問題解決後,相信港澳辦的官員配置上恢復正常,當前只是特殊形式下的特殊安排。

當然,香港問題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因此即使在夏寶龍退休後,港澳辦官員高配的局面應該還會至少維持一兩屆。只是下一屆未必再由全國政協副主席擔任,畢竟這是一個有名無實的虛銜,夏寶龍目前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在中共黨內的地位低於分別是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的三個副主任,於體制不合。中共建國之初由於外交環境異常複雜,因此曾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兼任外交部長,參照此先例,未來一兩屆不排除也許會由真正的副國級官員來兼任港澳辦主任,如國務院副總理、至少也是國務委員,屆時就是香港問題見真章的時候。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