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從《許家屯回憶錄》看兩辦整合

2020-02-17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2-17 at 10.17.41 (1).jpeg

官方上周宣佈,全國政協副主席、秘書長夏寶龍兼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改任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兼任港澳辦副主任。這是修例風暴之後,繼西環易帥之後的又一次重大人事調整,亦是中央港澳工作體制的重大調整。

有評論指出:港澳辦作為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辦公室職能更加實體化,港澳辦與兩個中聯辦將形成一體化領導,此舉有利於「後方」的港澳辦與「前方」的中聯辦協同。半官方中通社文章更稱,此舉既可解決修例風波暴露出的中央涉港事務部門信息不對稱等問題,亦有助於打破各部門間的壁壘,從而以加強合作與協同的形式更好地處理涉港事務。

究竟「兩辦」(港澳辦與中聯辦)之間是如何「信息不對稱」、各自為政的呢?此次體制調整能否解決這一問題呢?重溫《許家屯回憶錄》,也許有所啟發。

中聯辦的前身是新華社香港分社,對內是中共港澳工委(九十年代之後改為香港工委),長期由中央負責港澳工作的廖承志分管。文革結束之後成立國務院港澳辦,由中央領導人廖承志兼任主任,港澳辦明確領導港澳工委。

1983年,中共中央委員、原江蘇省委第一書記許家屯出掌新華社香港分社,港澳工委升格為正部,廖承志不久病逝,由國務委員姬鵬飛兼任港澳辦主任。雖然姬鵬飛是國家領導人,而且是許家屯的新四軍老上司,但由於許氏作風強勢,加上山高皇帝遠,港澳辦已經「鞭長莫及」。

根據許家屯的說法,港澳工委升級為正部、省級,直屬中央管理,港澳辦與香港新華分社成為同級的「兄弟機構」。按中共組織原則,地方黨委對中央部委在工作上接受指導,與王匡時期港澳工委在黨內地位相比,不同在於:廖承志個人代表中央管理,改變為直屬中央管理;王匡在日常工作上的彙報請示,不能直接上達中央、國務院,及任何中央負責人。許家屯到任後,按組織原則,港澳工委的報告,只須報中央或國務院即可。許循此處理,引發港澳辦不快。

在港澳工委的幹部調配上,港澳辦放棄了調配一般工作人員(科員級)權力,讓港澳工委自己處理,後來又放寬到處級、副廳級。據許家屯稱,這實際上改變了港澳辦的權限,他們的抵觸很大。

許家屯聲稱:「姬鵬飛是黨內資深黨員,我的老上司,我對他本來就尊重。他當了港澳辦主任,受中央委託,主管港澳工作,是我的頂頭上司。我有需要向中央、國務院請示報告的事情,除文字報告外,口頭的報告一般都先向他彙報,聽取指示。」但在港澳辦眼中,許家屯則是獨斷專行。原港澳辦副主任李後在回憶錄,批評許家屯處事專斷,在許多重大問題上,擅自對外發表意見和採取行動,在組織上更懷有濃厚的宗派情緒,培植和安排親信。

1986年秋天,港澳辦通知許家屯召開一個負責人談心會,由外交部、港澳辦、外事辦公室,和港澳工委四個單位參加。談心會在中南海召開,由姬鵬飛主持。李後發言,批評許在中央關係上處理不當,提醒他大事一定要請示,不能擅自主張。副外長周南的發言,主要是批評他在香港工作方針報告中,關於「香港社會正在大動蕩、大分化、大改組」的說法,認為不存在「三大」等。

《許家屯回憶錄》公開了「兩辦」恩怨,這當中有制度問題,亦有個人因素。眾所皆知,在魯平與周南時代,「兩辦」亦是互相不給力。這次重組港澳辦,由國家領導人兼任,並且安排中聯辦主任兼任港澳辦副主任,能否解決這一問題呢?港澳辦是否變成中聯辦的上級機構呢?

表面上,這並不代表中聯辦與港澳辦不再平起平坐,兩者也依然都是正部級單位。當年姬鵬飛是國務委員、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亦無法駕馭許家屯。不過,中共黨內可能另有內部文件,明確「兩辦」之間的關係。這就是外界難以掌握的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