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新加坡式「佛系抗疫」

2020-02-17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442.jpg

在中國大陸與香港等地全力防控2019冠狀病毒疫情之際,在城市治理上一向被視為國際「優等生」的新加坡,最近突然成為許多人關心、批評甚至指責的對象。

過去幾天裡,「佛系抗疫」,新加坡「放手不管」「將成為下一個武漢」等危言聳聽的標題在中國社媒上泛起,引起一些熱心的朋友發微信、甚至來函勸喻新加坡切不可掉以輕心,以免後悔莫及。

這一波輿論的背景,是新加坡的確診病例已達數十個,確診人口比例已經接近疫情中等的中國城市。一些大陸民眾與部分新加坡新移民認為,新加坡的防疫措施太「淡定」了,不僅學校不停課、小區沒封閉式管理,政府還叫國民沒生病不用戴口罩。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上星期六說,新病毒的致死率更接近流感而不是SARS,他還說,如果確診病例持續增加,致死率又保持極低,輕微病患只須看家庭醫生。這話讓許多人坐不住了,新加坡「自暴自棄」等批評接踵而至。

我在新加坡街上、在地鐵上,確實沒有感覺到很凝重的防疫氛圍。雖然疫情的影響還是顯而易見的——食肆商城、連地鐵都冷清了許多。政府分給每戶人家四個口罩,但也灌輸別濫用口罩的觀念,所以街上戴口罩者只有二三成,據說在中國大陸城市,不戴口罩簡直出不了門,在香港則會被旁人歧視。

本地的防疫措施是用力在其他方面,而且言必行,行必果,比如在強制特定人群拿兩周缺勤假後,很快就有四名工作準證持有者違規到公司上班,結果在24小時內遣送離新加坡。我們報社上周已精細將每一組一分為二,分兩地辦公,辦公樓也劃分為不同區域,分屬不同區域的人員不得有物理接觸。在按部就班採取這些措施後,我們如常工作與生活。

中國有評論文章形容,新加坡的防疫是如假包換的「外鬆內緊」,所言甚是。一個身在新加坡的網民在微博上陳述,他只因嗓子痛到診所看家庭醫生。醫生一聽說他的室友最近從中國回來,立刻把他關進一個小房間,隨後穿好防護服全副武裝才出現在他面前,救護車在10分鐘內趕到,他被送到國家傳染病中心,走完一個清晰、天衣無縫的流程:量體溫血壓尿液X光,做了冠狀病毒檢測,間中等待的時間他看到一批又一批的醫生進來培訓,最終被鑒定是「低風險」,終於被放回家自我隔離。

這個網民說,經過了這段神奇的經歷,他真實感受到了新加坡政府所說的「we are well prepared」(我們有充足準備)。

對新加坡人來說,這樣的故事雖然未必人人都有過,但又完全能夠想像,那種有條不紊、科學的行事流程,這確實是我們十分習慣的存在。

這幾天里,也有不少文章分析中國與新加坡抗疫手段的不同,反駁新加坡「自暴自棄」的說法。有的文章稱讚新加坡信息透明,是技術官僚治國的典範;有人提到新加坡的家庭醫生與社區醫療體系的健全;也有人指出熱帶氣候不利於病毒存活,因此新中兩國不能相提並論;也有人提醒,新加坡衛生部早在1月2日就盯着這個病毒,宣布對所有來自武漢的旅客進行體溫檢測,警覺性很高,預警得非常早。

這些分析都很有說服力,但外人較難理解的是,新加坡人民與政府之間特殊的互信與緊密關係。傳染病來襲,每個人都會擔心——一些新加坡人上周將超市的快熟面、衛生紙搶購一空,但隨後社會又聽從了政府的宣導,相信國家採取了最為必要且理性的保護。其實,歷次經驗顯示,當外在挑戰越大時,新加坡人對政府的信任度會更高,而不是更懷疑,在領導人安撫後,社會能夠鎮定下來。

彭博社引述悉尼大學高級講師霍克讚美李顯龍上周的講話是一篇「出色的公關」,世衛組織公關顧問亞伯拉罕則肯定他不避談情況變糟的可能性。客觀而言,李顯龍上周的講話,不只是一篇寫得精彩的文章而已,它的力量來自於政府機構多年一再證明的可預期性,更來自領導人對人民的信心:相信只要好好解釋清楚,普羅大眾能理性評判與接受真實的消息,哪怕是壞消息。

其實,新加坡不可能對動蕩與危機「嚴防死守」,困難是擋不住的——這既是人生的常態也是小經濟認清的現實。因此,重點不是在如何「擋」,更不能選擇封閉,而是如何動態地整合社會資源,用盡量低的成本應對與克服難關。經受住挑戰的社會,將更堅韌,也會更平靜,這是不是「佛系」呢?看你怎麼定義了,但肯定不是自暴自棄。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貿易戰到肺炎疫情,中美關係達到近年來前所未有的冰點,受此影響,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正轉變對華態度,所有夾在其中的中國企業,恐怕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短時間內都無法安穩。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