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長遠房屋目標明確 一手空置稅於事無補

2020-03-02
高達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02 at 10.01.49 (1).jpeg

根據於2014年12月16日公布「長遠房屋策略」,政府需每年更新長遠房屋需求,訂定逐年延展的十年房屋供應目標。2018年12月公布的房屋需求,為45萬個單位,當中公營房屋/私營房屋的供應比例為70:30,即公營房屋和私營房屋的供應目標分別為315000個單位和135000個單位。2019年12月的公佈,則改為430000個單位。根據公私營房屋比例70:30,公營房屋供應目標為301000個單位,私營房屋供應目標為129000個單位。

總目標降低了20000,政府解釋是住戶數目淨增長有所下跌,和私營房屋空置量「有所收窄」。不過,雖然目標是有所下降,但不代表香港可以做到。根據政府自己的推算,就算現時所有就公屋/綠置居/其他資助出售單位覓得的土地,能如期順利推出作建屋之用,在2020-21至2029-30年度十年期的公營房屋預計建屋量,也只有272000個單位,比目標少了29000個單位。不知道政府認為,多出來的29000個家庭,應該是瞓街還是怎樣。

而私樓方面,政府可以控制的因素更少。2010-2019這十年,私人樓落成量是135269,看似只要保持「產量」,應該可以達標。不過,其中有33216個,其實是小於40平方米的小單位。這些小單位,住1個人當然好,2個人還可以算是二人世界,但3個人住就已經相當不健康,4個人或以上簡直是倒退回戰後「一家八口兩張床」。這種小單位還要市民做一世樓奴去買,基本上是變相懲罰努力工作,儲蓄置業的中產小市民。坦白一點說,如果脫貧做中產的生活是這樣,倒不如放棄努力,做個窮人算了。分分鐘一些公屋比私樓還寬敞舒適得多。

可惜的是,政府在失控的私樓市場,仍然拿不出任何對策,任由情況惡化下去。今年的「長遠房屋策略」報告,有關於增加私人樓供應,只有一招,叫「向空置的一手私人住宅單位徵收額外差餉」,即是一手樓空置稅。但從原理上來說,如果發展商在起樓後不能按照自己的策略、商業的原則售樓,只會更減低發展商起樓的意欲。

從原則上來說,私人樓屬於私有財產,政府沒有理由規定發展商一定要拿出來賣。他交足了地租、遵守了土地用途、各式各樣如消防等法例,我喜歡起一棟樓來自己住,今天住十樓,明天住十一樓,政府也管不著。不說那麼極端,要是發展商起好了樓,租給自己的親朋好友,政府又管得著嗎?如果政府今天規定了出售的時間,那麼也可以規定出售的價錢、賣給誰,那不如政府自己起樓好了,這根本是計劃經濟、國有化。

我們不是要為地產商說話,事實上是地產商在過去十年的地產狂潮中,早已賺得盤滿砵滿,即使由今天起不再起新樓,贏的也是他們。樓市怎樣發展下去,他們也是贏家,所以他們並不關心。但樓市是小市民奮鬥的目標,也是香港的經濟命脈,其健康發展是和每一個香港人息息相關。政府不去增加土地供應,卻想用一手樓空置稅,去令發展商放出手上幾百個空置單位,真是大事幹不成,小事幹不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政府應該喊出「開工、開工、再開工」的口號,在開發土地及建造公營房屋這個關鍵點上着力,既紓解失業壓力,又緩釋社會基層尤其是青年人因「上樓難」和「置業難」而長期積累的強烈怨氣。

    劉瀾昌  2020-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