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沈旭暉「奪權路線圖」有成功的機會嗎?

2020-03-02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02 at 10.02.59.jpeg

香港電台節目截圖

Roundtable創辦人沈旭暉近日化身反修例陣營的「國師」,先是大談如何發展「黃色經濟圈」,近日更在反修例示威者主導的「民間記者會」上,侃侃而談其「奪權路線圖」。

他認為環觀現時功能組別各個界別,除了鄉議局難以撼動外,其他界別均有被改變空間,「若能成功於議會取得過半議席,就能進佔立法會事務委員會主席之位行使否決權,癱瘓政府,值得一試」。下一步就是帶動二一年特首選委會的選情,讓非建制派選委過半,屆時選出「泛黃特首」,新特首則可代表由新政府提出政府方案,改革功能組別、落實普選。而北京平衡利害關係,未必會「反枱」。這就是沈旭暉所謂「奪權路線圖」。

沈旭暉善於「製造」各種學術詞彙,但是如果剝開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外衣,他的所謂「奪權路線圖」其實並無新意,就是反對派說了很多年,也玩了很多年的「進入建制從而消滅建制」的一套。即是一方面繼續批評現行的選舉是不民主、「小圈子」,另一方面又樂此不疲的參與選舉,更爭得不亦樂乎,功能組別要選,特首選舉也選。而他們解釋為什麼要參加其口中的小圈子選舉時,就會解釋參選是為了進入建制內部,從而改變或消滅這個制度。現時沈旭暉提出的所謂「奪權路線圖」,其實正是反對派過去20多年一直所做的事,沒有什麼新意,不過是舊酒新瓶。

本來,任何人只要符合要求都可以參選,至於堅拒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自然另作別論,而在選舉中公平競爭,勝者為王,反對派如果真的取得大多數議席,也是自己本事,但贏得多數議席,就是「奪權」了嗎?沈旭暉究竟要奪的是什麼權?

從他的上文後理推斷,沈旭暉所謂「奪權」,其實就是要奪取特首的控制權,通過先攻佔功能組別,繼而在選委過半,最後選出「泛黃特首」,這樣反對派便可通過奪取特首之位取得香港大權。繞了大個圈子,就是劍指特首,這也沒什麼特別,早幾屆反對派已經作出嘗試。現在的問題是,沈旭暉的「奪權」會成功嗎?

沈旭暉呼籲反對派人士搶攻功能組別,但其實,反對派過去一直有派人競爭,除了反對派傳統的優勢組別如教育、社工、法律等之外,民主黨陳樹英早在2004年已經在飲食界挑戰張宇人,當年民主黨還當作直選來打,發動了大量地區樁腳全力推動選民登記,比沈旭暉的「高見」早了十多年,但最終卻鎩羽而歸。現在挾著反修例風波,挾著當前的政治狂飆,能否在多個界別成功「搶攤」,現在仍是未知之數,但就算反對派真的取得立法會過半,繼而再搶攻選委會,就可以「變天」,讓反對派人士成為特首嗎?恐怕也是一廂情願。

因為中央還守著最後的特首任命權,《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有兩個步驟,包括通過協商或選舉產生當選人,然後由中央政府任命。中央的任命權與英王任命下議院多數黨領袖為首相的任命權不同,後者是禮節性的行禮如儀,前者是具有法律效力。中央任命行政長官主要是把政治關,防止危害國家利益的人成為行政長官,這是一種「守尾門」的制度安排。

當然,中央對任命行政長官是十分慎重的。沒有充分理由,不會輕易DQ選委會選出的行政長官當選人。過去由於不存在反中人士當選行政長官的問題,所以這個權力一直備而不用,但現在有人說要「奪權」,中央這個權力還會備而不用嗎?

或者,沈旭暉也知道「奪權論」的破綻,所以他又分析指中央會怯於國際壓力以及其他因素未必會「反枱」。這種「投鼠忌器論」在反修例風波時,反對派不知重彈了多少遍,但中央有就範嗎?有因為外國的恫嚇而讓步嗎?更何況特首任命關係主權問題,中央會讓反對派或反中者做特首嗎?答案已是不說自明。反對派或親反對派人士想做特首不是沒有機會,關鍵是改弦易轍,而不是空想什麼「奪權」。

況且,反修例人士所謂「五大訴求」不是包括立即實行雙普選嗎?沈旭暉現在反而推動反對派人士參與其口中的小圈子選舉,重彈進入建制反建制的奇談怪論,又對得住一班「手足」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