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誰在發動「假訊息戰」?

2019-09-10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shum1.jpg

中大社科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暉日前撰文,大談「香港與烏克蘭的距離」。這很正常,雖然他曾信誓旦旦,聲言自己不再月旦香江時事。然而,香港政壇一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建制派內部的投機分子,不在這關鍵時刻發聲,實在對不起自己。是故,沈副教授在這時候撰文,不再叫人「眼界跨越邊界」,不再說「大灣區是香港的福地」,而是叫特區政府答應民陣的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實在不出為奇。

有趣的地方是,沈副教授在文章中,大談網絡隨着社交平台的興起,以及社交平台本身的設定,因而出現迴音室效應,並藉此批評「國家級輿論機器」發動「假訊息戰」(disinformation war),散播「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然而,沈副教授似乎並不察覺,網上不少「另類事實」的散播源頭,多數是來自反修例的一方。

舉例來說,早在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之初,便有人在網上不斷強調,聲稱修例通過之後,港人會因政治異見而「被送中」。然而,條例第5條早已訂明,法院不會批准政治性質罪行的移交申請。即使表面上是其他理由,但法官若認為,實際原因乃是源自疑犯的政治異見,申請也會被拒絕。沈副教授這麼在意「另類事實」,為何默不作聲?

另一個典型例子,便是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曾三番四次的聲稱,若有港人曾在嫖妓或「包二奶」,便會在修例後「被送中」。其實,條例本身早已奉行「雙重犯罪原則」,香港嫖妓並非刑事罪行,現行法例也沒有「事實婚姻」概念,加上「包二奶」只要對外不以夫妻相稱的話,便不算「事實婚姻」,亦不算觸犯從重婚罪,可見田北俊一直在危言聳聽。

到了近日,反修例陣營在網上散播的「另類事實」,更加是變本加厲。好像早前有人在觀塘投擲汽油彈,網上便有一幅截圖,聲稱示威者身上配戴的汽槍是「真槍」,並指對方乃是警方派出的「卧底」。這幅截圖在網上迅速擴散,及後才有人“fact check”闢謠。及後,又有人聲稱警方在太子站中,打死了幾名示威者,之後竟然有人在網上聲稱,自己有「陰陽眼」,並在太子站中看到已死示威者的幽靈。

若說「假訊息戰」真是存在的話,究竟又是誰在發動?上述一大堆「另類事實」,以及帶有鮮明政治立場,拍攝角度經過精心篩選的所謂「媒體報導」,難道出自沈副教授口中的「國家級輿論機器」乎?若是的話,時常自詡是國際關係學者的沈副教授,又是來自哪個國家的「輿論機器」呢?

更加有趣的是,沈副教授文中的部份論點,似乎也是建基在「另類事實」之上。例如:有少女在尖沙嘴受傷,沈副教授在文中質疑內地官媒,憑什麼咬定傷害來自示威者自身。然而,沈副教授自己也懂得說,警方尚在查明事情真相,現在反而是少女反對醫院將醫療紀錄交予警方,他又憑什麼在文中一口咬定,該名少女的右眼「中槍」?

此外,沈副教授往往利用一些預設前提的暗示性言論,散播「另類事實」。例如他在文中質疑,今天是否全體上下每一個人依然是「香港」警隊,作為真香港人的筆者,完全看不到他的質疑建基在何種事實乃至「另類事實」之上。又例如:沈副教授聲稱「南下出現於北角『參戰』的福建幫」,先撇開語法上的筆誤不論,他又能否提出證據,證明他的「南下」一說,不是「另類事實」?

總而言之,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觀點,真是俯首皆是,但是像沈副教授那樣,在沒有任何真憑實據的情況下,單憑一些預設前提的暗示性言論,便質疑香港出現「疑似境外武力」,繼而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則是太過新奇。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到一篇評論「另類事實」的文章,帶頭散播「另類事實」呢?是否有人需要配合「國家級輿論機器」的「假訊息戰」?這個問題,只有沈副教授才知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