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2月29日美國簽的外交協議很詭異

2020-03-02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343.jpg

2月29日這個日子畢竟四年輪一回,把這一天作為重要紀念日很不靠譜。要想搞個周年慶祝更是不容易。美國人偏偏不信這個邪,這一次又選擇229與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

美國人要從阿富汗撤了?這麼大的事,要不是新冠疫情的衝擊,這條新聞也有相當的份量。人們將信將疑,這不由得讓我想起2012年的2月29日。那是金正恩剛上任不久,美國對曾經有過留學西方經歷的年輕領導人抱着不切實際的幻想,期待他走出一條與祖、父輩不一樣的道路。當時的朝鮮已進行過兩次核試驗(2006年和2009年),但朝鮮的核技術還相當不成熟。美國為了阻止朝進一步開發核武器,2012年2月29日,美朝雙方在北京達成協議,朝鮮同意暫停核試驗、導彈試驗和鈾濃縮活動,並邀請國際原子能機構人員返回朝鮮,對朝有關核設備「去功能化」予以核查和監督。美國則同意向朝鮮提供24萬噸營養援助。但朝鮮緊接着在3月16日宣布發射衛星,美朝再起爭執。朝鮮堅稱發射的是衛星,不是導彈,並沒有違反協議。而美國則認為,衛星也是使用彈道技術,與發射導彈沒什麼區別,只不過是朝鮮掩人耳目的伎倆而已。

2.29協議無疾而終,朝鮮核試驗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在2013至2017的四年間,朝又進行了四次核試驗。外界普遍認為,朝鮮已完成了核武器的小型化及實現了核武器與洲際導彈的完美結合。

2.29協議成了美國的外交夢魘。特朗普上台後轉而對朝鮮採取「極限施壓」政策,2018年美朝領導人在新加坡實現了歷史性的會晤,並在2019年夏天雙雙跨越「三八線」,成為轟動世界的大事。但美朝互動的形式遠遠走在了實質內容的前頭,美在骨子裡沒有放棄對朝敵視政策,對朝制裁絲毫沒有放鬆,朝鮮自然不可能在無核化方面邁出更具象徵意義的動作。美朝僵局依舊,特朗普期待大選之年用美朝外交成果展示自己對外政策能力的機會變得越來越渺茫。

美國與塔利班的停戰協議不失為一個替代選擇。從阿富汗撤軍也是特朗普2016年大選所做的一項承諾。2001年911事件之後,小布殊發動了這場戰爭,一打就是19年。美國為此失去了2400多個年輕生命,導致2萬多名士兵傷殘,直接戰爭開支達7500億美元,而間接經濟損失達數萬億美元。美國人對阿富汗戰爭從最初的同仇敵愾到現在的普遍厭戰。入侵阿富汗本是一箭兩雕:既可以服務於打擊本拉登領導的基地組織,也可以藉機在歐亞大陸打下一個戰略楔子,對中國和俄羅斯形成有效鉗制。而北約的後勤保障支持力量直抵阿富汗,事實上形成了北約「兵臨中國城下」的局面。

美蘇對抗的冷戰時期,美國一手扶植塔利班——這個學生組織,用於抗擊蘇聯入侵阿富汗,但塔在羽毛豐滿之後,成了反噬美國的異己力量,在其奪取政權之後實行的一系列極端伊斯蘭化政策,炸毀巴比揚大佛及收留本拉登等,令舉世震驚。美入侵阿富汗之後,塔利班政權迅速被推翻,但是塔利班利用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至今仍控制着阿富汗的半壁江山。談談打打、打打談談,美身陷阿富汗而不能自拔。

美扶持的阿富汗政權始終不能對全國實行有效管治,2014年阿富汗大選引發爭議,在美的調解之下,搞了中央政權的雙首長制(總統和政府首席執行官)的分權方案,成為政權不穩的重要根源。去年特朗普6月23日在談到中東局勢時稱,「我既不是戰爭販子,也不是鴿派,而是一個有常識的人,美國需要常識」。在阿富汗問題上,特朗普的常識可以理解為,美國根本打不贏這場戰爭,從阿富汗撤出是最好的解脫。

恩格斯1857年在《阿富汗》一文中寫道:「阿富汗人是勇敢、剛毅和愛好自由的人民。戰爭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消遣和擺脫單調營生的休息」。這就是阿富汗的民族特性。大英帝國和蘇聯都栽在這塊土地上,如今美國也面臨同樣的困境。阿富汗是「帝國的墳墓」名不虛傳。

2020年的大選,特朗普雖然有較大的優勢,但也不是板上釘釘。尤其是當年老布殊的教訓不能不汲取。1991年老布殊對伊拉克發動了「沙漠風暴」,但最後卻落得個 「贏了戰爭,丟了白宮」。前總統卡特抱怨「美國一直在打仗」,「在美國242年的歷史中,只有16年是太平的」。所以,在特朗普看來,賣賣軍火可以,真要打仗還是算了。

特朗普有意從阿富汗撤軍,但與塔利班的談判一波三折。去年9月雙方原定在戴維營簽署協議,但因美軍在阿富汗遭到恐襲而作罷。美國指望以此在接下來的談判中獲得更多的施壓籌碼。但問題是,美國從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豈能從談判桌上得到?塔利班根本就不想給美國這個面子。前不久,一架神秘的軍機在阿富汗上空墜毀,據稱美國高級情報官遇難。有報道指這是塔利班所為。

這起重大事件並沒有妨礙美塔之間的談判。根據雙方在多哈簽署的這項協議,美軍將在未來三至四個月,將駐阿美軍規模從現在的1.3萬削減至8600人,並在14個月內完成全部撤軍。作為交換,塔利班承諾對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進行打擊,並開展與阿富汗政府的和談。不過,美軍是否全部撤軍取決於塔利班是否遵守協議中的相關承諾。國務卿蓬佩奧在簽字儀式上表示,和平協議是對塔利班有關和平承諾的「真正考驗」。他強調,「如果我們不對我們做出的承諾和許願採取切實行動,這個協議將毫無意義,今天的良好感覺也不會持久」。

不管美國承認與否,這項協議的簽署意味着美對阿戰爭的徹底失敗。可以預料,美國撤出之後留下的巨大政治真空將很快由塔利班所填補,重新奪回首都喀布爾只是時間問題。而鴉片是塔利班的重要收入來源,毒品經濟會不會再度泛濫也是一個巨大的問號。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能否被擊敗存疑。極端伊斯蘭化政策會對地區格局產生多大的外溢效應仍在未定之天。2月18日,阿富汗政府公布了去年9月大選結果,現任總統加尼以50、64%的選票取得連任,但現任政府首席執行官阿卜杜拉已表示不承認這個結果,更不用說塔利班對「選舉舞弊」的指責。在全國800萬選民中,只有200多萬人參加投票,其代表性受到廣泛質疑。政府內部形成的對立為未來政權的穩定性蒙上陰影,而塔利班的強勢地位更是讓人們對阿富汗能否踏上和平之路捏一把汗。

阿富汗作為一個國家的悲劇已經持續180多年。一個動亂的阿富汗肯定不符合中國的利益,民族和解是阿富汗的唯一出路。防止美國禍水東引是接下來中國不得不具備的底線思維。阿富汗的發展終究要靠自身的內在動力,任何時候中國都樂得成為阿富汗發展的助力。親望親好,鄰望鄰好,在美國撤出之後,中國人有理由對阿富汗多一份和平的想像。政治大和解,百姓重歸休養生息也是國際社會的共同期待。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