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特朗普訪印,又想打中國牌?

2020-02-26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tr.jpg

為期兩天的特朗普印度之旅於25日匆匆結束。雙方簽署了多項合作備忘錄以及軍售協定,印度將向美國購買超過30億美元的軍用直升機,包括24架MH60羅密歐直升機及6架AH64E阿帕奇直升機。兩國還簽署了三份諒解備忘錄,分別針對精神健康、藥品安全和能源合作等問題。特朗普還在會談中不指明地批評了某國5G技術成為「壓迫和審查的工具」。

在中國忙於抗疫的時候,美印兩國首腦之間的密切互動,難免讓人產生地緣政治的聯想。與中美俄、中美歐、中美日等三角關係相比,中美印關係的戰略性這幾年明顯上升。不僅因為中國是美印兩國共同的防範對象,更重要的是,美國加大了拉攏印度的力度,讓這個以「不結盟」為自豪、追求「戰略自主」的南亞大國存在着外交失衡的巨大風險。是繼續當「不結盟運動」的旗手,還是變成美遏華戰略的一枚棋子?在很程度上考驗着印度外交政策的定力。

去年9月莫迪訪美,特朗普在得州休斯敦的一家橄欖球體育場,為其搞了一場有五萬人參加的歡迎活動,向印裔展示兩國的友誼。雖然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在印裔中沒有什麼好印象,況且這些年來,印裔大多數人是民主黨的支持者,但特朗普不放過任何爭取這批選民的機會。

特朗普強調,抬高移民的門檻有利於擁有很高技術含量的印度人移民美國,這種利好不應被印裔所誤讀。美印兩國首腦在體育場內相互吹捧,把這場高訪活動變成了特朗普的一次競選集會,希望讓全美400萬印度裔在大選中調轉槍口對準民主黨人。

這種盛大場面是特朗普非常喜歡的,莫迪深諳此道。2月24日,他在一個能容納12萬人的艾哈邁德巴德板球體育場,為特朗普舉行了更大規模的「歡迎儀式」,這裡儼然成了美國大選集會的海外專場。特朗普藉此可以向世界證明,不僅他在美國受到越來越多的歡迎,在世界其他地區也同樣能獲得雷鳴般的掌聲。

不過掌聲也有戛然而止的時候。特朗普對着11萬觀眾講,他不僅熱愛印度人民、尊重印度人民,而且與巴基斯坦的關係也很好,會場頓時鴉雀無聲。如夢方醒的印度聽眾總算回過味來,原來特朗普口中的「熱愛」一詞是如此廉價,這讓不少與巴基斯坦不共戴天的印度人大失所望。在印度人看來,當著主人的面大談美國與「敵人」的關係之好,完全不把印度放在眼裡,所謂的印美「全球夥伴關係」,根本找不到平等相處的影子。

其實,特朗普不僅在印巴之間玩起了語言藝術,在中印之間何嘗不是玩地緣政治的遊戲?美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哈里.哈丁多年前曾對中美印三角關係作過形象的比喻:「美國對待中印兩國,就像一頓豐盛的餐食,既要有印度咖喱,也要有北京烤鴨。」美國隨時可以做出某種選擇為其戰略利益服務。

時過境遷,中美印三角關係如今發生了許多微妙變化。在美國人的眼中,印度當下處於誘拉的位置,而中國則成為被打壓的對象。不同的定位也就有了不同的外交政策。一些政治預言家們指出,唯一的解釋就是今日印度尚沒有對美國構成現實威脅。如果將來這種潛在的威脅化為現實的時候,印度同樣會面臨中國當下的處境。

中印兩國同為發展中大國,在上個世紀50年代,幾乎處於同一起跑線,甚至印度還略微領先中國一個身段。但70年過去,中國甩開印度不止一條街,讓其心有不甘。自「洞朗事件」之後,中印關係總體呈上升勢頭。尤其是印度加入上合組織,中印首腦在在金磚機制和中俄印三國定期會晤安排下有了更多的戰略溝通和交流。2018年兩國元首的武漢「東湖漫步」,將雙邊關係推向了新高度。

但中印關係的發展既有歷史因素的掣肘,也受現實政治的制約。尤其是印度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頗多微詞,時不時還打打西藏牌。中印關係的結構性矛盾周期性出現,為美國在中印之間打下楔子提供了契機。

自2011年美國拋出「亞太再平衡」戰略、視中國為主要戰略遏制對象以來,印度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的地位陡升。從冷戰時期的對印忽視到新時期對印度的戰略期待,使長期邊緣化的印度受寵若驚。尤其是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在多篇報告中預測,2030年前後,印度將與中、美共同構成世界的前三甲,更是讓印度的自信心大增。美國印太戰略的提出是在一個「合適的時點」、迎合了印度的「東向戰略」。

特朗普上任以後,美進一步完善了印太戰略,2018年美國防部直接把亞太司令部改成了印太司令部,將印度涵蓋其中。美印雙邊還達成了「共享軍事基地的協議」,去年進行了大規模的聯合軍演;印度成了美國軍火的大買家,這一切讓特朗普喜不自禁。

美國是印度第一大出口對象,也是第二大進口夥伴。2018年美印商品和服務貿易總額達到1,421億美元,其中商品進出口額為875.3億美元。穩定印美貿易關係自然是莫迪的重要考量。不過,翻臉不認人的特朗普還是取消了對印貿易優惠措施,指責印度是「全球關稅之王」,對印鋼、鋁產品開徵高額關稅,讓莫迪非常尷尬。莫迪希望通過特朗普此訪,加深兩人的私人感情,在關稅問題上能網開一面。但顯然雙方火候未到,只能把貿易協議擱到一邊。

儘管莫迪努力討好特朗普,但這位商人出身的總統寸步不讓。外患難除,莫迪在國內的日子也不好過。他推行的商品與服務稅改革(GST稅改)飽受爭議、族群衝突也頻頻爆發。尤其是去年底推行的公民身份改革方案,將穆斯林排除在外,引發大規模騷亂,至今未能完全平息。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印度被西方定義為最大的民主國家。但民主不能當飯吃,13億人口的發展問題終究是一個巨大挑戰,也不是特朗普在體育場中對印度的幾句吹噓就能解決的。特朗普與莫迪無疑都是當今世界政壇中的強勢領導人,中國也正在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強國夢,在追求國家利益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正面甚至是激烈的競爭。

印度的崛起,中國樂觀其成。最近印度對華搞了幾件小動作,姑且算作是莫迪給特朗普的見面禮,可以理解為策略層面的小技巧。但印度崛起與中國崛起一樣,是一個戰略性課題,不是靠雕蟲小技就能實現的。希望印度在這過程中不要迷失自我,在中美印大三角關係中保持平衡和「戰略自主」至關重要。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人類一同受到傷害,理應更團結一致抗疫。可惜,美國特朗普政府和一小撮政客對疫情進行種族主義的政治操作,試圖把責任推向中國人。

    李浩然  2020-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