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斯坦伯克:COVID-19政治化加劇美國的風險

2020-03-05
丹•斯坦伯克(Dan Steinbock)
美國印度、中國和美國研究所(India China and America Institute)國際商務研究室主任
 
AAA

在全世界,新型肺炎(COVID-19)的確診人數可能在一周之內超過十萬。我在2月初的時候曾經預言,新病例的增長速度在中國會逆轉,在國際上則會加快。這是新的常態。目前,中國境外的確診人數已經差不多與一個月前的中國一樣了(圖1)。

圖1 疫情爆發的勢頭從中國轉向中國以外地區 

1.png

來源:世衛組織、中國國家衛健委、Difference Group

從最近兩個月的疫情情況看,多數觀察人士低估了中國的長期韌性,高估了發達經濟體防止疫情爆發的能力(圖2)。

圖2 中國境外確診病例的流行曲線* 

2.png

* 按報告日期和WHO地區劃分,截至2020年2月29日中國境外報告的COVID-19確診病例(N=6567)

來源: 世衛組織

經濟情境、早期數據與級別下調

1月中旬過後,我預測了中國受病毒影響的三種可能情形。根據新的證據,我們來仔細分析一下這些情形。

在第一種「類似SARS」的情形下,季度性影響極大,損失巨大,但隨後出現反彈。更廣泛的影響相對較小,而且是地區性的。在第二種「影響擴大」的情形下,不利影響將至少持續兩個季度,疫情影響的範圍更廣、更嚴重,並且波及全球經濟前景,直到夏天反彈才會出現。在第三種「影響加劇」的情形下,負面損失要嚴重得多,並給全球經濟帶來可怕的後果。

IMF最近預測,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將降至5.6%,全球經濟增速則比預期的3.3%減少0.1個百分點。在中國,只要財政和貨幣支持足夠,中小企業迅速復工,反彈仍然是有可能的。中小企業佔全中國就業的4/5以上,佔GDP的一半以上。

鑒於國際疫情的現狀,IMF對全球的預測恐怕是過於樂觀了。最大的問題是,其他受影響的主要經濟體——美國、歐盟/英國、日本和最大新興國家——能不能像中國那樣迅速地遏制住疫情。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的製造業活動已經以有記錄以來的最快速度收縮,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從1月份的50.0下降到35.7,至創紀錄低點。服務業的活動也一樣。但是,這兩方面的驟降是在預料之中的。經濟衝擊轉化為收縮,問題在於衝擊過後的反彈力度如何。

在中國,1月時的預測是第一季度失去1.2個百分點,至5%甚至更低,第二季度的反彈將彌補大部分(但不是全部)損失。由於起點較低,3月份的數據可能很高。正是這些第一種情形的假設,使摩根大通作出了大膽預測,認為中國經濟第一季度可能會跌到-4%,但第二季度可能升至15%。

IMF最近預計,美國經濟的年化增長率將減少0.4個百分點,從2.0%下降到1.6%,不過前提是成功控制住了疫情。

如今,第一種最溫和的「類似SARS」情形已經不太可能出現了,但如果中國經濟在3月份恢復正常,第二種「影響擴大」情形不是不可避免。無奈,不確定性開始籠罩世界其他地區,這從美國和其他國家市場最近數萬億美元的回調就可見一斑。

更糟糕的是,華盛頓非但沒有及時動員對抗病毒,而且試圖將中國的疫情政治化。

48a8978b-c927-4b5d-b5b3-e8d85571fdc2.jpg

疫情管理的早期失誤

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就是一個例子,證明特朗普內閣試圖在貿易戰中利用這場危機。1月30日,也就是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訂之後,羅斯宣稱中國的冠狀病毒可以給美國經濟帶來好處。國務卿蓬佩奧和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亞歷克斯·阿扎對這種政治化攻擊隨聲附和,指責北京應該對此次危機負責。

事實上,世衛組織稱讚中國政府所採取的歷史性遏制措施挽救了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無數人的生命。中國的這些措施如今已成為世界各地的部署藍圖,用以積極動員對抗病毒。

在以往,美國經常為了應對共同的威脅而推動國際合作,如今卻不盡然。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博士2月4日稱,在中國以外的五個世衛組織成員國當中,有三個未能及時提供足夠的信息。

美國的記錄也說明特朗普政府犯下一系列錯誤。2月份,第一批美國人從疫情中心武漢撤離,近日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的一名舉報人要求聯邦政府提供保護,因為之前她曾投訴,稱在接受撤離武漢的美國人時,十多名工作人員缺少控制冠狀病毒感染的適當培訓,也缺少防護裝備。

另外,2月中旬之後,美國國務院表示將用飛機把14名美國人送回國。這些人因為冠狀病毒在臭名昭著的「鑽石公主」號上被隔離了兩個星期。在那次糟糕透頂的隔離中,有705人被感染,6人死亡。儘管美國疾病控制中心請求將受感染的美國公民留在日本,但蓬佩奧的國務院仍繼續它的計劃,把感染者和健康人一起送上了飛機。

與此同時,疾控中心還發現送往各州實驗室的一部分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存在缺陷。現在的希望,是一周之後美國各州能夠開始檢測,而使診斷過程加快的本地檢測要延遲到3-4周以後。

由於一個「超級傳播者」,韓國的確診病例已經超過3200例,死亡近20人。對於此類疫情,美國也不能倖免,而且美國缺少或者沒能充分做到隔離監測和自我隔離。加州的衛生官員在2月中旬後表示,已經要求病毒爆發期間從中國返回的7600人在家中自我隔離。然而,疾控中心並沒有追蹤每個州有多少從中國回來的人被要求自我隔離,相反,地方衛生部門有權決定採取怎樣的隔離措施。

世衛組織在宣布當前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時,特別表示了對發展中經濟體薄弱的衛生保健系統的擔心。在兩極分化嚴重的發達經濟體,像美國內城區和農村邊緣地區的醫療服務體系、大量的監獄人口和養老院,都很難做到免疫。人口老齡化也有可能加劇地方面臨的病毒傳播問題。

對領導力的挑戰

根據世衛組織的最新報告,中國的遏制響應,是在習近平主席及其身邊主管人員領導下的一場「真正的全政府、全社會」努力。他們與世衛組織一道,選擇採取歷史性的措施與COVID-19作鬥爭,對內團結一致,對外進行合作。

在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長阿扎未能保住特朗普病毒響應工作負責人的角色,被副總統邁克·彭斯接替。然而,彭斯曾忽視公共衛生健康,他的記錄是有爭議的。在任印第安納州州長期間,他大幅削減公共衛生支出,2010年代初還曾推遲實施針頭交換計劃,導致該州發生了最嚴重的愛滋病疫情。

政治行為、利用危機和缺乏協調戰勝不了致命病毒的爆發。正如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博士所說的,「攜手,我們就強大。我們最大的資本是事實、理性和團結」。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https://www.chinausfocus.com/energy-environment/as-covid-19-goes-global-politicization-compounds-us-risks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