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鋒:新加坡預算案還有什麼值得學習地方?

2020-03-06
郭金鋒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06 at 16.34.14 (1).jpeg

過去兩個星期談得最多就是派錢,高官議員捐出人工等,但少有談及預算案的深層次政策和對社區的支援。其實財政司長陳茂波和團隊對於物流業,零售業和創科方面都有不少著墨,雖然力度可以加強,但總算能幫到不少商戶和企業暫時過渡難關。其實財政司長可以參考一下新加坡的預算案,在栽培年輕人上多加努力,並加強支援本地非政府組織。

對於年輕人的發展,新加坡將會讓七成學生擁有海外學習的體驗,全面提升他們在亞洲學習的機會。政府會資助他們前往東南亞各國、中國、以及印度等地。當地政府也設有獎學金計劃,讓學生出國留學,修讀有關創新科技的課程,然後回國加入政府部門幾年,優化部門政策和系統。

政府除了派錢以外,其實不妨想想注資打工仔強積金,分擔中小企僱主的供款部分。在研究銷售稅方面,由於香港本身極度依賴內地旅客,根本不可能以3%的銷售稅作為起點,因為稅收太少,但假如以5%至8%作為首階段起步,卻又會嚴重削弱本地消費天堂的優勢。加上香港的貧富懸殊嚴重,高消費群不足,過百萬的基層市民面對一點點的銷售稅都是難以承受的。

反之,最近有不少非政府組織協助搜購口罩和消毒液,為長者、基層和弱勢提供所需。而且不少社工及上班族,利用工餘時間把物資送到老人家手上。筆者認為,關愛基金應該馬上撥款給這些團體,如加油香港,一團火和陳校長補習天地等。民政局必須大力培育民間能量,無邊際支持,讓更多人參與其中。而且,在危難時喚起社會各界的能量,其實也是公民社會的意義所在。香港歷年來強調的小政府大市場,不單單顯現在經濟發展和運作,還在於香港人自強不息和互助互愛的表現。

不論走在畢打街還是青康路,白領還是藍領,相信在地球這邊的香港人,既想學習新加坡,也想把香港的優勢和善心,弘揚到其他地方。政府應該好好地建立民間數據庫,減低進行福利工作的成本和公務員開支,這樣就能健康地推動長遠的社福政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