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閒話被中國驅逐的三家美國媒體

2020-03-23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23 at 11.44.35.jpeg

傳媒春秋  鮑渤

中國外交部日前宣布驅逐《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記者,要求這三家報社證件年底才到期的記者,在十天之內交回記者證。

被北京驅逐的這三家美國媒體,無論以什麼標準衡量,都屬於西方主流媒體,這一點應該沒有疑議。中國的宣傳辭令,常有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一說,西方媒體則熱衷於「妖魔化中國」,唯恐天下不亂。例子嘛,不勝枚舉,簡直「罄竹難書」。

以筆者的觀察,這三大報對始發於武漢、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的報道和評述,的確對全球輿論產生了重大影響。這其中最「勁爆」的一篇,是華爾街日報上月初刊登的「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 ,海內外嘩然,導致華爾街日報三名記者被北京吊銷證件並驅逐出境。

但西方媒體也不乏「講好中國的故事,講中國的好故事」。最新的例子,就是不久前中國官媒也廣泛引述的紐約時報一篇文章,題為「中國為西方爭取了時間,西方卻坐失良機」(China Bought the West Time. The West Squandered It.)。作者Ian Johnson長駐中國二十多年,還得過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利策奬。他說西方現還在糾纏武漢官方訓誡吹哨人,隱隱疫情,為了營造「不會人傳人」的氣氛大擺萬人宴,導致春節期間百萬人擴散至全國乃至全球。但是從1月23日算起,中國政府果斷封鎖武漢這座逾千萬人口的超級大城。動作之大時間之長,給全世界吹響的預警號角聲毫無疑問非常嘹亮,但歐美各國政府並沒有太當回事,錯失避免疫情全球擴散的黃金機會。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說得很中肯:中國領導人一開始顯得有些慌亂,但緩過神之後的表現,比民主選舉產生的領袖們果斷得多得多(China’s leaders did fumble at the very start, yet in short order they acted far more decisively than many democratically elected leaders)。

這篇令特朗普惱羞成怒,大罵與中共官媒「一丘之貉」的文章,還有一段對中國政治體制的評價,北京一定愛聽,特此節引:Authoritarian or not, they also want the public’s approval. Chinese leaders may not face voters, but they, too, care about legitimacy, and that hinges on performance for them as well,大意就是你管人家專制也好威權也罷,他們也要正視民意。中國領導人不一定要面對選民,但同樣注重執政為民的正常性合法性,爭取施政表現。

香港特區政府眾官員去年下半年因反修例風波,鬧得灰頭土臉,但華盛頓郵報最近一篇時事評論,大讚香港抗疫做得好,政府早在一月四日已未雨綢繆,拉響防疫警報。文章標題開門見山,「Hong Kong learned from SARS. Can the United States learn from Hong Kong?」,要美國人向香港學習。林鄭看了可以揚眉吐氣一番。

有一次在香港FCC餐敘,筆者問紐約時報前駐港負責人(bureau chief ) Keith Bradsher,說你們怎麼老是批評北京啊。不料這哥們答曰,我們抨擊美國政府遠比中國政府多,不信你翻翻報紙統計一下,筆者一時語塞。

被中國驅逐的這三家美國媒體,和特朗普的關係並不好,尤其是紐約時報。他在去年10月猛烈批評該報製造假新聞,這份西方影響力最大的百年老報「是一份假的報章,我們不想再看到它在白宮出現」。果然沒多久,白宮發表聲明表示不再訂閱《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這還沒完,特朗普還指示所有聯邦機構停止訂閱兩報,說此舉「可為納稅人省下數十萬美元」。

其實,特朗普與紐時的牙齒印由來己久。早在2018年,他與《紐約時報》老板蘇茲伯格(AG Sulzberger)約唔媾和,但在會面之後各說各話。特朗普說雙方討論的是「假新聞」問題,但蘇老闆則表示,他當時呼籲特朗普「不要將記者視為人民敵人」。

最近的不爽,是傳聞上個月,特朗普擬採取法律行動狀告紐時,訴訟涉及2019年3月《紐約時報》前總編輯弗蘭克爾(Max Frankel)撰寫的評論文章「對其競選活動持極端偏見和敵意」,並列舉《紐約時報》「對2020年11月總統大選的不當影響」。

華盛頓郵報也不是省油的燈,對特朗普時常「雞蛋裏面挑骨頭」,影響最大的例子,是去年一月引述美國官員稱,特朗普刻意隱瞞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五次會晤的對話細節,並至少一次沒收傳譯員筆記,又禁止對方與其他官員討論會談細節。

雖說按照西方新聞學的經典理論,批評監督政府是媒體的天職(所謂的Watchdog Journalism 和The Fourth Branch of Government),但特朗普卻是美國歷史上與媒體關係最差的總統之一(也許沒有之一)。這位出了名的大嘴巴領導人,最喜歡的媒體是「自媒體」,亦即他在推特的個人帳號,經常在半夜發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重要講話。至於大眾傳媒,他的最愛是Fox  News,最討厭的是CNN。

特朗普甚至懶得回答CNN記者提問,有一次直接吊銷CNN白宮首席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的證件。這位超過20年採訪經驗老行尊的記者證俗稱「hard pass」,即是無需事先申請即可隨時出入白宮媒體指定區域、隨行總統登上空軍一號。但這樣一位名記卻被特朗普貶為「既不合乎規矩也不專業」。後來,這位記者以總統侵害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新聞自由權提出訴訟。法院裁定,特朗普只好乖乖把證件還給人家。

中國對美國三大報章下逐客令,從私人恩怨的角度,特朗普說不定心底竊喜,但作為總統,則又另一回事了。

 
延伸閱讀
  • 不管是被美國指責的中國官媒,還是已經運作整整80年、幾乎被世人遺忘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又在刷新存在感,在在顯示中美角力不會停留在硬實力層面,也必然在軟實力尤其是在意識形態領域延伸。

    李劍諸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