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新冠肺炎肆虐下 新加坡學校重開是一場豪賭嗎?

2020-03-24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23 at 17.31.49.jpeg

新冠肺炎在歐美大爆發,亞洲多國在應對本地個案持續擴散外,又要為海外回國的國民作好準備。作為國際大都會的香港,海外留學生數以萬計,加上在外工作或旅遊的港人回到香港,預期未來確診人數將大幅上升。不少醫學專家,如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教授指出未來一段時間是疫情的轉捩點,公眾要提高警覺,以免出現大規模的社區爆發。另一邊廂,新加坡同樣面對大量輸入個案增加的大難題,政府在實施禁止外國人入境同時,卻宣佈學校於今個星期一(3月23日)重開,引起爭議。與香港停課及延遲文憑試開考的政策相比,有人認為新加坡政府的做法是一場豪賭,甚至是以學童生命作實驗,筆者就此拋磚引玉,與讀者商榷。

香港比新加坡防疫更成功?

新冠肺炎全世界大流行,疫症中心由亞洲轉移至歐洲大陸,歐洲多個國家相繼失守,確診人數幾何級上升,「先進」大國的神話一夜失守。眼見歐洲的慘況,海外評論紛紛呼籲歐美各國政府,應向疫情相對穩定亞洲國家及地區,如新加坡、台灣,甚至香港的防疫措施借鑑。要看防疫措施成功與否,最簡單的可能是比較確診數字,再高一階則比較確診數字與該國家或地區的人口比例。基於簡單確診數字比較,我們很容易得出,「香港防疫更成功」的結論,因為香港人口較新加坡多約200萬,目前的確診數字較新加坡少約100宗。然而,若我們細心觀察兩地政策及人民生活情況,就可能需要重新思考,「成功」的定義。香港公務員在家工作、政府非公共設施及服務暫停、食肆及零售店舖倒閉、學校停開、文憑試延遲開考、大眾減少聚餐、搶口罩成為常態等等,港人為應付疫情,不僅日常生活大受影響,更正付上經濟的沉重代價。

相反,新加坡政府是全亞洲的少數「口罩無用派」,早已呼籲不用每一個人都佩戴口罩外出,生病的國民才須佩戴口罩。儘管疫情持續,新加坡的商業活動未有像香港般中受影響,市民生活基本一切如常,只是在生活上更注意個人衛生。早前曾短暫關閉的學校,於本周重開,新加坡教育部長王乙康在Facebook 指重開學校決定,是基於科學原因,似乎未能令家長安心,惹來不少批評。

學校大爆發的實驗

教育部長王乙康曾指出,SARS期間新加坡曾關閉學校,是因當時還未建立應對疫情的措施和內部程序,須通過停課來爭取時間做好準備。現時,重開學校決定背後,除反映對制度的自信外,王乙康更指是基於科學原因。誠然,早有學者撰文指出,暫時未有證據顯示,兒童容易感染新冠肺炎,或關閉學校會減慢病毒傳播。然而,如果學童不理呼籲,在學校關閉時,出外遊玩,反而感染風險更高。(詳細可參閱參考文章)

王乙康的Facebook帖文與學者分析如出一轍,更在早前接受訪問指出:「很多人家裡空氣不夠流通,沒有陽光,所以在家裡也會傳染疾病。有些家人出去工作,衛生沒照顧好……而在學校就不一樣,我們現在清理得比以往更透徹,又有體育和課外活動,孩子有機會在戶外曬太陽,對他們的個人免疫力是有幫助的。」

看畢以上的言論,相信香港的家長定必嘩然,所以也不難理解為何會令新加坡家長感到憂心。作為少數「口罩無用派」的代表,新加坡政府將成為「唯一開學派」,究竟這是高效政府管治的證明,還是學校大爆發的實驗?我們拭目以待。

 

參考資料:

《We Don’t Need to Close Schools to Fight the Coronavirus》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0/opinion/coronavirus-school-closing.html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主要大國,包括中國、美國、德法等歐洲大國、金磚國家和G7成員等,應該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為重,摒棄或者暫時放下地緣政治和雙邊關係矛盾的糾結,激活2008年合力應對金融危機的「同舟共濟」精神,立即啟動組合平衡的G20峰會機制。

    何亞非  2020-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