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美國軍火巨頭波音公司的前景

2020-03-30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30 at 10.27.26.jpeg

提到波音公司,地球人都知道這是一家全球排名第二的軍火巨頭,僅次於洛馬公司,同時波音也是一家超大型的航空航天巨無霸企業。但這樣一家公司如今是麻煩不斷,問題不斷,不得不暫時停產。3月22日,西雅圖埃弗雷特工廠的一名員工,因感染新型冠狀肺炎死亡。波音公司宣布從當地時間3月25日起停止該廠區未來14天內所有生產活動。這意味着747、767、777、787的生產工作全面暫停。同時,波音的兩大軍用飛機——P-8「海神」海上巡邏機和KC-46加油機也不得不宣告停產。

實際上,波音在2019年遭遇的很多問題至今都還沒有解決,諸如,737MAX復飛無望,載人試驗飛船對接失敗,其他型號飛機質量問題也不斷,這些都讓波音的日子越來越難過了。由於大量客戶拒絕接收737MAX,波音只能將737MAX客機停產,未出廠的大量737MAX機身只好封存。同樣波音KC-46加油機交付軍方也不順利。因為對新交付美軍的該型飛機進行檢查的時候,發現其機內仍然存在「外源異物」和製造質量不達標的問題。

這一系列事件已對波音造成了不可逆轉的打擊,再加上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肆虐,波音公司現在是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其股票市值連連暴跌,投資者和供應鏈都受到極大牽連。儘管特朗普簽署2萬億美元的經濟救助計劃,包括要對波音實施救助,絕不允許這家百年老店倒下去,但特朗普提出來的「股權換救助」計劃被波音董事會拒絕,因此如何對波音實施救助將會是白宮與波音的一場博弈。但客觀來講,波音走到今天確實是多方面原因導致,其中的關鍵就是長期的管理混亂、目空一切,導致缺乏核心競爭力。

shutterstock_1663056934.jpg

從國際航空業競爭力來看,由於737MAX墜機事件遲遲沒有解決,波音在2019年已經被歐洲空客公司遠超,後者以超過兩倍的交付量奪走其「全球最大飛機製造商」的桂冠。不僅如此,前有空客,後有追兵,中國的C919、俄羅斯的MC21,這些新機型都在緊鑼密鼓研發中,力爭近年就投入商業運行,雖然不容易拿到歐美國際適航證,但佔據國內市場就已經不少了。

從美國國內航天領域來看,波音面對的最大競爭對手卻是馬斯克的私營企業「太空探索技術公司」,這家企業以低成本起家,無論是發射衛星還是載人飛船、貨運飛船都比波音提供的方案便宜很多,這對波音公司帶來巨大的挑戰。特朗普提出希望2024年重返月球,波音提出非常高昂的費用清單,但與此同時的馬斯克也把目光瞄準了月球,這又會成為波音的有力競爭者,波音沒有可以懈怠的任何理由。從國際航天領域來看,俄羅斯和中國都在快速趕上,波音任務很重,時間很緊迫。

從研發能力來看,波音有些創新乏力。787之後再沒有新型號推出,總是在老型號上一改再改。原先強大的戰鬥機設計能力也難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花了很大代價打造的F-15S「沉默鷹」一架也賣不出去,隱身戰機技術依舊是毫無建樹,「飛天蛤蟆」YF-23試驗機成為終結者,F-22和F-35最終都花落洛馬公司一家。就連參加美國陸軍的輕型武裝直升機競標,推出的產品也是眾多陳舊技術的組合,甚至這款直升機的顏值給人的感覺有點搞笑,有軍迷說,波音「新武直」外表比YF-32還搞笑,或許從顏值來比拼,競標就沒戲。同樣在航天器的研發上,馬斯克注重低成本和新概念,但這些都是波音的短板,也凸顯其研發團隊的短視。

shutterstock_1475958473.jpg

從管理角度來看,波音問題太多了。波音的大飛機部件生產完全外包,波音只負責組裝。但當KC-46加油機組裝的時候,發生了遺漏工具和導線頭在飛機上的低級錯誤。這說明波音缺少訓練有素的熟練工人和檢驗人員。由於沒有優質技術工人,管理人員除了從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以及亞特蘭大的技術院校招人之外,大量招募當地的閑散人員,為波音提供了潛在成本更低的勞動力,但廉價導致的就是質量嚴重下降。

早在2017年就有波音員工嘲諷737MAX的系統都是「由小丑設計,而小丑則由猴子監管」。其中在737MAX首次墜機事故發生前八個月,波音內部的兩名員工就有談話,「您是否將願意讓家人乘坐737MAX?我反正不會。」不僅如此,波音員工還嘲笑了FAA僱員都是垃圾,並吹噓他們可以在進行最少培訓的情況下獲得飛行員認證等等。

談及波音的未來,在該公司工作了三十多年,因健康問題退休的北查爾斯頓工廠質量控制經理約翰就表示,「管理層只重視進度和降低成本,不關心安全質量,這是波音的企業文化,改革很難推進。」

的確,缺乏創新的思維,缺乏嚴格的管理,缺乏前瞻的眼光,缺乏強大的競爭力,這一切都讓波音越來越步履維艱,特朗普可以幫波音一時,但波音更要經受得住市場的嚴苛考驗,不僅有美歐同行的競爭,還有來自中俄等對手國家的挑戰,但要想自我革新、自我革命,對於一個「偶像包袱」巨大的百年老店又談何容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輪式裝甲車更注重輕裝突擊和兵員運達,履帶裝甲車更側重火力攻擊、支援、壓制。二者功能互補配合,讓空降兵擁有兼具機動性和火力優勢的着陸攻擊裝備,形成「垂直打擊」的兩記重拳

    甘若水  202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