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洛絲:疫情困境下 中產家庭如何自強?

2020-04-01
黃洛絲
公營機構工程師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4-01 at 13.03.53 (1).jpeg

最近在網絡上看到一些討論,比較學生們在家用Zoom上課的背景。有些評論說,不明白為什麼一些家庭那麼小,那麼吵,又有無知的人說不明白為什麼現時還有人住在公屋之類。這些層次的評論,顯然是源於不明白經濟,歷史和金融所致。今次疫情突然來襲,絕對會造成新一波的負資產和失業問題。

如果我們回顧一下二十年前的風暴,在1997年至2003年,屬於香港回歸以來,金融和經濟最慘烈的六年。當年40歲至50歲的中年人,如果1997年手上有1000萬的樓,2003年應該是200萬。同理,如果手上有500萬的,大概就是100萬。當時,這個情況叫負資產。

雖然現時樓價沒有大幅度調整,但只要經濟進一步下跌,失業率升高,以及大陸買家陸續退場,就會出現賣盤潮。

當年不少中產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和SARS,有的工作沒有了,有的中途賣樓,欠銀行幾百萬。先不要說之後可能搬進公屋,那些日子,可能要搬回與他們的父母同住,可能離婚等。這不是什麼窮人思維所致,而是中產階級未有足夠知識和應變能力,面對樓價大跌,區域疫症所帶來的後果。我們今次要避免這個情況,必須由政府介入,提供足夠的按揭保障,適度放寬壓力測試,以及認真研究辣招是否還要持續。

富爸爸、窮爸爸,投資股票、債券,持續進修這些理論不難學,用上三個月,加上五十萬資金,有可能幾年翻倍。又或是零八年開始買樓,借九成,現在當然手頭有幾百萬以上的現金。而當前最大的問題是,香港有四成人士住在公屋,當中不少家庭在97至03年間,中年失業後要轉做保安,或是轉型做的士司機,廠家回港後轉做零售,他們不是畢業生,也沒有太多時間和能力去趕上時代步伐,不要忘記,正因為他們還要照顧家中孩子,只要找到一份基本工作已經不容易。中年人,需要照顧的是家庭和父母,甚至祖父母,不像二十出頭,三十前後的年輕人一身輕,無憂無慮。我們在疫情下,看到社會的側影,如果有空,或是對於別人作出批評時,不如換個角度,試試了解和關心有需要的人。身邊的朋友可能是中小企老闆,有可能是旅行社員工,也有可能是餐廳酒吧的持有人。中產家庭要走過這段路,除了自強,還要自學,轉型和保持樂觀的心情。

在股票市場,千萬不要抱著僥幸的心態,不要隨便借貸炒股,面對樓市下調的風險,不要隨便入市。面對今次疫情的不一樣,我們必須警鐘長鳴,病毒不講政治,不談經濟,也不懂利率,人類卻是有智慧的,定要記住照顧好家人和事業,不能亂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