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如林:抗疫雙城記 新加坡的妥協

2020-04-27
徐如林
公共事務顧問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4-27 at 11.41.04.jpeg

疫情全球爆發之初,東亞地區首當其衝,最先出現多宗輸入個案。汲取03年「沙士」的經驗,香港與新加坡前期的防疫政策奏效,更於上月獲世衛點名稱讚。作為長年競爭勁敵,抗疫工作成果,心然成為兩地政府的較量擂台。怎料事隔一個月,新加坡政府出現回流坡人及外勞宿舍爆發,令過去的努力功虧一簣。在過去的數周,新加坡確診個案大幅飆升,已突破一萬宗,現時累積個案數字更是香港的十倍。回顧過去數月,新加坡的抗疫措施著重在關口堵截輸入個案,卻以相信「科學」為名, 輕視社區防疫,早已埋下社區爆發炸彈。新加坡官員過於安然與自信,導致國民地區防疫鬆懈,猶如將一眾國民的健康置於賭盤上,最終付上沉重的代價。有人認為,近日新加坡確診數字大幅增加,只是因為外勞宿舍成為病毒溫床及加強檢測數目後的結果,與本身防疫政策無關。但筆者會反問,倘若官員在應對疫情初期,已重視地區防疫工作,該國會否落得如此田地呢?

輕視社區防疫  自食其果

自疫情在中國內地爆發後,新加坡立即採取應變措施,對入境人士有嚴格的監管及管制,以堵截外來輸入個案。此外,新加坡政府設有完善的追蹤機制,可以快速尋找密切接觸者,切斷社區傳播鍵。但是,新加坡政策最大問題是「對外緊、對內鬆」,最讓筆者深刻的有兩件事:主張「口罩無用」論和堅持學校如常運作。

口罩是否有用?雖然世衛多番改口,但歐美國家的大爆發,口罩爭論已不證自明。儘管林鄭在初期對外宣稱「官員沒需要不用配戴口罩」,港人在自我防疫意識上未有鬆懈,一直配戴口罩。反觀新加坡,有官員早期就質疑港人外出配戴口罩做法只會造成供不應求情況,認為要「有策略地使用口罩」,堅持無病不用戴口罩,輕視個人防護的重要性,國內更一度出現歧視配戴口罩人士的情況。有評論更認為,新加坡作為「唯一口罩無用派」,但防疫奏效,值得研究。

另外,新加坡在疫情初期曾短暫暫停學校,但其後更「逆流而上」,指基於科學為原因,重開學校復課。其教育部長更堅稱,未有研究指出關閉學校可減慢病毒傳播,認為學生留在學校更為安全,而且孩子有機會在戶外活動有助提升個人免疫力云云。城內「馬照跑,舞照跳」,市民假日不戴口罩聚集,社區防疫寬鬆得讓人瞠目結舌。與主流抗疫措施背道而馳,難免讓人半信半疑,新加坡政府押上的不僅是國民健康,還有多年來高效管治的聲譽。

防疫與保經濟必然須取捨

始料不及的是,新加坡出現外勞宿舍大爆發,令疫情急轉直下,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忽略國內外勞問題,無視外勞宿舍環境惡劣,成為新加坡防疫政策的致命傷,更告誡各國防疫措施宜緊不宜鬆,防疫與保經濟之間須取得平衡。一直以來,新加坡政府相信「科學」希望在抗疫同時,國民仍能正常生活,國內經濟活動一切如常,因此社區防疫措施力度弱。然而,要遏止疫情蔓延,斷絕社交來往是直截了當的方法,其中一大代價必定是打擊當地經濟發展。

面對國內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總理李顯龍這套「邊抗疫邊穩定經濟」的大計失敗告終,也不得不對疫情作出妥協。該國在月初連日來宣布更多保持社交距離的嚴厲措施,包括禁止社交聚集、宣布關閉商店、學校停課一個月;就口罩一事,李顯龍也要「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除在Facebook更換一張佩戴口罩的圖片,更下重藥立法強制所有人外出必須戴口罩。面對疫情進一步失控,新加坡政府亡羊補牢,在防疫政策採取大「u-turn」,實在是自打嘴巴,正面地說是當權立斷,反過來就如袁國勇教授批評港府一樣:「唔見棺材唔流眼淚。」

新加坡過去鬆懈的態度,是對各地政府的最大警惕。回看香港近日確診數目回落至單位數字,抗疫成果眾人有目共睹,香港在這場與新加坡的抗疫競賽上扳回一成,或許有人會沾沾自喜,。然而前車可鑒,疫情尚未完結,若現時對何謂成功抗疫下定論,實在是言之過早。政府及社會仍要保持謹慎,不能鬆懈、掉以輕心。即使能夠逐步恢復經濟活動,我們亦要接受與病毒共存一段時間,直至疫苗的出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一直有種說法,是新冷戰的格局正在形成,國際關係未來走向至少在美國大選前仍未見明朗,而看不見的硝煙已經蔓延至研發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的速度上。

    雲尼  2020-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