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在回歸問題上 香港人無得揀

2020-04-27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6544432.jpg

香港人在和平自由的環境下生活得久了,加上受西方個人主義思想的誤導,以為甚麼事情都可以有個人選擇。但在現實世界,在人類長期的歷史上,個人的選擇在很多重大的問題上,都沒法起關鍵的主導作用。以香港的回歸為例,無論在模式上,還是在進度上,都不是香港人說了算的。

原因是香港並非宇宙中一顆孤島星,而是現實世界的一個組成部分。影響香港前程的,並非單是香港人的意願,而是表面上沒法完全看到的政治力場。

一般人對政治力場可能沒有甚麼概念,但應該有聽過電磁場與重力場。受電磁場影響,指南針一定會指向南北兩極。在重力場的影響下,蘋果只會從樹上垂直跌向地面,不會衝往其他方向。政治力場指社會背後的各式各樣的政治力量,有現時存在的,亦有歷史上遺留下來的,還有藏在深層意識裏的底蘊。

以敘利亞人的命運為例,他們有沒有機會不用逃亡,重建家園?這些都不在乎敘利亞人自己的意願,亦不在乎表面掌權的阿薩德家族的意願,更與敘利亞的基本法(憲法)文字內容無關。影響敘利亞人命運更多的是美國、俄羅斯、伊朗與土耳其的取態,以及這些國家的實力地位,與實際角力的結果。敘利亞人不可能因為從聯合國憲章裏找到一些對他們有利的內容,去咬文嚼字一下,就能解決自己面對的實際問題。

然而,香港的政治人物,無論是實際參政的,還是只作評論的,大都十分幼稚。他們在法例的文字裏,找到一段對自己有利的內容,自行加以演繹一下,就拿來作自己的定位與行動綱領;反而不去理會政治力場上的形勢轉變。香港人若把自己的命運交託在這樣的政治人物身上,怎不壞事?他們連自己的處境也不知道,很容易就被背後的操盤者利用。

其實在香港的前途問題上,香港人從來都冇得揀。清廷敵不過英國的船堅炮利,只有割讓香港。中共執政後,中國國力回升,八十年代初已有底氣堅持收回香港。這些都是政治力場出現變化的產物,與香港人想怎樣揀沒多大關係。主導香港命運的,是中國的國力,與執政的中共在下階段會出現甚麼樣的轉變。香港人若是想有好日子過,只能以誘導的方式,令這股力量朝著對香港有利的方向發展。以抗爭的方式去對付這兩股力量,只是外國的需要,而不符合港人的實際利益。

香港人必須想清楚,做甚麼才會有實際效益,做甚麼只是徒具形式,甚至適得其反。乞求外國去制裁中國,阻礙立法會開會,對香港有甚麼好處?中共能不來對付你們嗎?中美角力正在加劇,一旦演變成敵我矛盾,「通敵」就會變成「叛國罪」。港人對政治力場的演變,切勿掉以輕心。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是中央港澳領導小組首次亮相,也證實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已經升格,更是17年來這個神秘小組第一次走上前台。在當前香港「二次回歸」之際,值得細細觀察。

    李伯達  2020-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