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量化寬鬆將美國推向民粹主義

2020-04-29
 
AAA

shutterstock_243439912.jpg

當美國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在短短一個月內從四萬億(美元.下同)擴大至逾六萬億元,並且有可能很快超過九萬元時,這到底對美國社會還會產生什麼長遠的影響﹖

根據投資服務公司 Guggenheim 全球策略師米納德(Scott Minerd)最近給投資者的最新一封信中寫道:回想起聯儲局十年前開始的量化寬鬆(QE),那時候眾人的爭辯點就是關於量化寬鬆將持續多長時間以及退出策略何時開始。

不過,從現在來看,聯儲局對美國企業的信貸支持將永遠存在;換句話說,QE也將永遠存在。除此之外,更令人擔心的是,規模前所未見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將信貸風險(credit risk)社會化(socializing)而造成了新的道德風險。美國將永遠無法恢復這些政策前所奉行的核心價值 -- 自由市場和資本主義。

今天美國所做的只不過是蘇維埃式社會主義的計劃經濟美化版;即資產價格水平由政府設定,而價格暴挫是不被容許的。其道理也很簡單,就是當下金融資產規模已超過全球 GDP 的 6 倍,一旦市場出現重大災難將導致經濟蕭條,甚至會令整個社會出現崩潰。

米納德認為,太多美國人沒有為應對風暴來臨做好準備,很多人還未意識到經濟復甦將有很長的路要走。他估計失業率可能上升至30%以上,到年底時可能仍保持兩位數。而低時薪的工人將首當其沖地承受著經濟的不景,這些平民百姓是最無力應對收入中斷;結果消費信心將受到嚴重的打擊。

隨著整體消費的急劇下挫,經濟上最脆弱的家庭,將可能要面對裁員加劇的悲慘現實。在QE措施鼓勵下的信貸寬鬆效用已愈來愈少,過度槓桿的公司已累積過多的債務,而這將阻礙最終的複蘇,帶來更多的社會不平衡,又或導致更多的反效果。

最終,無限QE進一步將收入不均和貧富懸殊等問題推向極致;這意味著民粹主義必猛然抬頭,迫使執政者加強社會安全網、增加醫療和工作保障,甚至制定有保證的生活工資。而美國社會奉行已久的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等勢將長遠崩盤。

徐立言

信報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
  • 說穿了,美聯儲不敢加息,害怕刺穿龐大的金融泡沫,才會對通脹勢頭視而不見。就算以耶倫的樂觀預測,通脹亦會持續至本年度第3至第4季;面對至少長達1年的通脹,又豈能完全不理會?

    寒柏  2021-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