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13歲的「記者」是香港的希望?

2020-05-11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5-11 at 17.20.11.jpeg

母親節本應與家人相聚,奈何所謂的「手足」又到各個商場搗亂,不僅破壞節日氣氛,更令商店及餐廳關閉,使零售及餐飲業雪上加霜。「手足」盡情破壞,製造衝突,然後泛民政客坐享政治紅利,早已成為劇本。不過,昨日一名身穿記者反光衣的13歲男童,走到衝突前線採訪,自稱記者,為香港人報道真相,被警方帶走,惹來網上熱議。

不少記者及黃營支持者,認為13歲男孩行為英勇,更指他是香港的希望,批評警方打壓兒童。如此荒謬的事情,最大的荒謬不在於男童與其母親,而是盲目支持他們的人。可是,在今天的香港,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人人都是記者  記者自貶身價?

自從暴力滲透示威後,香港記者採訪工作性質,已經變成戰地記者,催淚彈、橡膠子彈、汽油彈及磚頭橫飛,經常與警察及示威者一起競跑,捕捉衝突畫面。記者已經不再是安全簡單,而又人人都可勝任的工作。13歲男童走到衝突前線做直播,沒有接受記者訓練、沒有足夠的裝備、沒有保險的保障、只有13歲的應變能力及心智。他更理直氣壯地更告訴別人:「香港記者沒有發牌制度,我做緊記者工作就是記者。」如果我是記者,我必定會怒不可遏,因為13歲男孩在侮辱記者的專業。可是,不少記者卻認為,男孩應具有採訪的權利,更指他想法與應對成熟,為理想不怕危險,值得稱讚。誠然,最大的問題不在於男童的採訪權利,而是13歲的男童在採訪期間不會受到任何保障及保護,很容易受傷。

此外,香港的媒體多不勝數,加上數百位專欄作家,市民是否需要13歲男孩不顧安危,為讀者報道真相。他報道的真相,又是否具質素而有公信力?如果13歲的男孩是記者,經多年專業訓練的新聞從業員又是記者,只要全部自稱記者的人都是記者,那麼社會還需要聘請專業的記者嗎?如果新聞從業員尊重工作,請你們不要再將這位男童歌功頌德。

踏入5月,手足已經蠢蠢欲動,希望將暴力帶回香港。香港已陷入接近一年的暴力漩渦,請手足撫心自問,暴力有為他們建立更好的香港嗎?暴力有令他們的人生更精彩嗎?答案顯然而見,請你們收手,別再成為政客奪取政治紅利的棋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