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監警會報告,能平息仇警情緒嗎?

2020-05-20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IPCC1.jpg

千呼萬喚始出來,監警會在修例風波爆發十個多月後,終於在上週五發表首階段報告。這份報告長達1000多頁,共有16個章節,當中「6月9日」、「6月12日」、「7月1日」、「7月21日」、「8月11日」和「8月31日」所發生的衝突事件,及部分警察識別相同的問題和新屋嶺扣留中心都是獨立章節,並且一共提出52項建議。

平情而論,報告認為整體上警方在行動有改善空間,此一結論頗為公允,提出的多項建議,亦是頗有建設性。不過可以預料的是,監警會這一份報告,非建制派不可能收貨,也難以消弭對方支持者的仇警情緒,其原因有三:

首先,報告認為721當晚不是白衣人單方面的無差別襲擊,而是雙方集體毆鬥,間接批評非建制派誤導。另一方面,正如報告所言,警方在當時已經錯失澄清事實的黃金時機,被誤導的支持者已經先入為主,自然難以接受「白衣人單方面襲擊」不是事實。

其次,報告認為831當日警方並無在太子站殺人並掩蓋事件,因為若有人在站內被殺,死者家屬應該很快發聲。這一解釋雖然十分合理,但是對於非建制派支持者而言,警方形象已因721衝突的表現受損,加上警方如報告所言,監察社交媒體能力不足,造成反駁事件和闢謠的反應緩慢,令到警方在太子站殺人的謠言,不能單靠此一報告消除。

更重要的是,不論報告還是監警會,對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事,都沒有表明立場。可是,自修例風波爆發以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已成了非建制派及其支持者的既有立場。換言之,只要監警會沒有明確表態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非建制派及其支持者自然不會收貨。

由此可見,非建制派支持者的仇警情緒,並不會因為監警會這一份報告而平息,甚至有可能認為,監警會在為警方說好話。讓人感到憂慮的是,這股仇警情緒會否被人再次利用,使香港又再陷入不斷爆發間歇性騷亂的境地?政府、警方乃至司法機構,究竟又有何措施,能夠防範及阻止騷亂再次發生?似乎,有關當局應該提前應對。

另一方面,在仇警情緒未能平息的情況之下,不論建制派還是非建制派,都會難免有人再次提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此消弭部分民眾的仇警情緒。然而,這樣做會否令到警方士氣受挫?若警方士氣受挫,對政府又會有何影響?這些問題,大部分提議者,都不會或不願提及。

此外,港府在修例問題上,其實不是未曾讓步,但卻未能換來騷亂的平息。如此一來,我們又憑什麼認為,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後,騷亂策劃人便會收手,而非得寸進尺?這是建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人,都應回答的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