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六月股市典型政治市 瘋狂地波動

2020-06-01
 
AAA
20180529_20180529-163634.jpg

五月大部分環球股市表現反覆靠穩,美國標普500指數及道指升約4%,納指升約7%。英國富時漲3%,德國DAX和日經平均指數升約7%。國内滬綜指跌0.27%;深成指及深圳創業板指數則分別升0.23%及0.83%。唯港股斯人獨憔悴,恒指及國指分別瀉1682及479點,跌幅達6.83%及4.77%。很明顯,受美國將會取消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的消息所影響而下跌,是典型的「政治市」。

有目共睹,美國是絕對難以容忍被其他國家超越或追近。過去60年,每當有國家的GDP達到美國GDP之50%或以上,美國都會威迫利誘,利用單邊貿易制裁、虛假誇大文宣和强大軍事恐嚇等等骯髒手段對付競爭者;上世紀已先後成功打垮了它的兩個對手,一個是工業競爭對手日本,另一個當然是政治和意識形態對手兼敵人前蘇聯。一國獨大,美國就實行大美國主義的「順美者昌、逆美者亡」,自恃船堅炮利,到處樹敵,而造成「911」事件。其後美國用了10年時間追殺拉登,無暇兼顧別的事項,中國得以在這段時間靜悄悄地和平崛起。中國的GDP 2000年為美國的11.8%;2010年為美國的38.8%;2015年為美國的62.2%;2019年更達至美國的68.4%!所以自2011年5月1日擒殺拉登後,奧巴馬政府已將「遏制中國之崛起」作爲重點,與它的所謂盟友及附庸國全方位衝著中國而來,中美貿戰只是一個借口的「政治戰」,而作爲全球最自由市場的香港就悲慘地成爲政治棋子。經過半年多的政治動盪,社會撕裂,遊客卻步,旅遊界和零售業各項數據已「跳崖式」下跌,就算沒有疫情,連鎖性反應,相關行業生意大減,關門結業,員工失業,百業蕭條,香港早已成爲全球首先經濟衰退的地區。但政治仍是這麽綳緊,沒有半點緩和跡象,有智慧的讀者當然明白箇中原因,中央出手推出「港區國安法」已是意料中事,美國國務卿即時高調宣佈不再保證香港獲美特殊待遇.....

衆所周知,貿易不是單方面,而是互惠互利的。任何制裁行動,雙方都會受影響,中國亦表明會反制。香港是美國順差最大的經濟體,過去10年平均每年約300億美元。就算2019年全球經濟低迷,美國輸入香港的貨品總值308億美元,而香港輸去美國的貨品僅為47億美元,美國順差仍達261億美元。如果是互徵入口關稅,誰的損失比較大呢?況且,現時有超過85000在港美國公民和超過1300間在港營運的美國公司,都會面臨不同程度的大小問題。這批美國公司包括差不多所有主要的美國金融企業,有300個地區總部和400個地區辦公室。這些大金融企業一旦營運受挫,亦會導致美國總體經濟受累。

當然,上述論據是從理性的角度去推斷。然而,狂妄自大的特朗普是一個毫無誠信或道德底線的大騙子,爲了個人利益,尤其是今年是大選年,他會無所不用其極將自己的差勁表現諉過於人,已將他抗疫無能的過失,全推向世衛和中國。最近數天美國國内根深蒂固的「白人至上」主義作祟,又有黑人被白人警員壓頸後死亡,導致美國超過70個城市及20個州示威,部分更演變成暴動。特朗普顯得進退失據,說不定爲了轉移國内不滿情緒,可能推出更意想不到的骯髒手段對付香港和中國,這點不可掉以輕心。

事實上,「政治市」是比較難捉摸的市場。從過去60年所看到的「政治市」,當觸發信心危機時,就是財富大轉移的時候。1967年的暴動而導致之移民潮,造就了香港現時的超級地產富豪,他們就是當年以「人棄我取」的態度,趁低吸納,全面「掃貨」;1980年代的中英談判而引致之移民潮,也造就了另一批安穩的中產階級。能夠有信心堅持到底,人棄我取,逢低吸納的投資者將會是贏家。預計6月本港股市仍有太多不確定因數和變數,受中美官員的言論、市場的消息/謠言、經濟數據、資金流動和投資情緒之影響而瘋狂地大幅度波動,充滿短線獲利機會。作爲長線投資的,股市如有「跳水式」下跌,不妨考慮個人可承受之風險,分段吸納如5G網絡、網絡平台、軍事工業、尖端科技、醫療製藥、潔淨能源及日常內需等等板塊的質優股。

黎永良 

信報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
  • 最近黑馬資本被揭出與鄭志剛合作,和騰訊(700)組成財團,私有化易鑫(2858),其中鄭志剛佔黑馬資本提供資金的70%,引起不少人對黑馬資本的好奇。

    朴世路   202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