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世路:蕭若元為子欠債之謎

2020-06-03
朴世路
財經專欄作家
 
AAA

siu1.jpg

前陣子,纏擾蕭若元和其子蕭定一多年的債務危機終告一段落,之前蕭若元曾指其子「被人所累」,引致陷入惡劣情況,更違反他「我絕對不和大陸人做生意,亦不和大陸做生意」的原則。

有很多年輕人認為其政治立場非常能代表近日社會的情況,所以覺得他的債務問題是被內地人陷害的陰謀,但較年長的投資者卻對其過去二十多年對股東「合完又供又配」向下炒非常痛恨,覺得他有「一鋪清底」下場是值得的。世路雖然知道年輕朋友不會看這個平台,但也希望特意借這個平台整理一下世路手上的新聞資料,讓大家知道欠債的問題所在。

時間要撥回2014年初,蕭若元利用1供4,把易還財務(8079,當時稱為無限創意,之後還有一堆名稱,包括變靚D、彩虹集團)重新集中於自己及蕭定一控制的中國創意數碼(8078,當時名稱為龍彩娛樂、中國3D數碼娛樂、HMV 數碼中國,再之前為楊受成旗下的英皇娛樂),已持有近5成股權,但他們仍不心足,年底再進行1供5,供股價8仙,較年初的10仙低兩成,對小股東攤薄非常嚴重,但相信使友好的股權增加。幾個月,他們把股份10合1,完美演繹了一次殘殺股東的動作,但在這次之後,易還財務沒有再供股,而中國創意數碼則開始其大動作。

但在2014年4月,易還財務減持在2013年購入滙友資本(8088,前稱亞科網、亞科資本、高誠資本,後來易名匯友科技、海匯國際、現稱為匯友生命科學)的1,900萬的可換股債券換股得來的股份,略有微利,當時蕭定一為執行董事,不過易還財務減持後轉任為非執董。2014年11月,港股通通車,超過50億元的股份可入榜,為港股帶來新熱潮,但熱潮很快就過,股市因配資爆煲暴跌。

在2015年8月,爆煲暴跌剛過去不久,但海航的開始在港股先聲奪人,認購滙友資本大額新股及可換股債券,成為該公司最大股東及債主,而蕭定一亦退任滙友資本董事。當月,匯友資本購入HMV所有零售業務,至於蕭定一,已經開始利用旗下中國創意數碼部署他自己的「大茶飯」。

他在2015年1月及6月,連續兩次「5合1」及「10合1」坑殺小股東後,宣佈配售以56仙3.58億股,後來發現不可行,把計劃改為以25仙發行8億股,集資2億元,發展娛樂業務。這一浪最終令中國創意數碼股價大炒上幾倍,市值突增,在下一年更購入滙友資本剛購入幾個月的HMV零售業務,易名HMV數碼中國。股價再另一次炒起,持有中國創意數碼股份不多的蕭定一不知為何突然身家暴漲,在當年5月以1.5億購入西半山殷然頂層「天池屋」,並開展其瘋張收購集資發展其娛樂王國之旅,市值更在2016年8月,升至超過54億,超過港股通的50億門檻。

或許在此時,蕭定一或者希望通過建立娛樂王國,維持高昂股價一段時間,在納入港股通後,把股權利用港股通熱潮出售予熱潮予中資,令其和父親可能一舉賺大錢退休,所以做事變得非常進取。在2016年11月,他再購入隨意播控股,次年5月售予「中南網絡」旗下的萬泰企業(8103),改名hmvod視頻。

不過當年,David Webb在7月揭露「康健網絡」不久觸發「粉塵爆破」,引來更大的小型上市公司監管,加上大股東滙友資本背後大股東海航開始因為種種原因被中國調查,但蕭定一的一鋪發達退休夢想仍在,所以他勸服其父親蕭若元,在10月簽訂兩份令整家人「一鋪清袋」合約。

據已披露文件顯示,當時蕭若元將手持所有約37.59%易還財務,蕭定一也將其位於西半山殷然頂層「天池屋」單位,以及持有HMV數碼中國(8078,現稱中國創意數碼)與雅高控股(3313)的公司抵押予張氏,以換取3.27億元貸款。不久,又將hmv數碼中國持有的11.92%易還財務股權抵押予譚毓楨,估計全部均供蕭定一周轉。

在同時間,hmv數碼中國和建銀國際簽訂投資協議,由對方認購可換股債券、票據各1.5億,用作hmv數碼中國的營運資金及投資項目資金。但條款訂明hmv數碼中國及相關人士,需提供約4.5億元證券供擔保。其後,中央結算資料有不少hmv數碼中國股份流向建銀國際,故世路估計,蕭定一利用向張少輝取得的資金,和朋友合計購入15.5億股hmv數碼中國,作為hmv數碼中國與建銀國際旗下公司認購新股及可換股債券的擔保品。在2018年3月,hmv數碼中國再向匯友資本(8088)借取3億股,同樣轉入建銀國際疑作抵押品,條文列明,蕭定一需要承擔當時股價0.24元和日後股價相差的損失。

不幸地,2018年經濟驟差,hmv數碼中國缺乏資金,加上利息高昂下,為了再籌集資金,他除了試過把天池屋押予中南網絡相關人士Great Panorama International Limited.及浩瀚資產管理等,以向建銀國際增加兩億多股份作擔保品,結果還是沒有甚麼起色,股價更加狂瀉,最終崩盤,於是導致連鎖效應,hmv香港業務也需倒閉外,大量電影亦無法上映,蕭若元也要把債務孭上身。

說到這兒,世路想起蘇軾的《洗兒詩》:「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唯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