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法律協會網上研討會──深度探討《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

2020-06-14
 
AAA

13.png

由亞太法律協會主辦「深度探討《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網上研討會13日舉行,由亞太法律協會會長鄺家賢律師主持,主講嘉賓包括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先生、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先生及科大經濟系榮休教授雷鼎鳴教授,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女士透過視像講話。該研究會有兩間支持機構,分別是香港公民協會及香港華人革新協會。

譚惠珠女士指出,香港正站在十字路口,對維護國家安全處於不設防狀態,一國不保,則兩制不保。國家對香港的支持是堅定的。她指山,防範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執行需要更專業的培訓、網絡和資訊。中央與香港一起,令國家安全立法順利進行。她希望研討會集思廣益,收集意見,讓亞太法律協會整理交給中央。

222.jpg

曾鈺成坦言,現在談港區國安法是「靠估」,並沒有「內幕消息」。由中央層面為香港就國家安全立法,固然出乎很多人意料,但以《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在香港實行,但至今未有進一步的細節披露。只能就香港情況從旁說出一些看法。

他說,有人估計「港區國家法」將於6月底出台,以便趕在9月立法會選舉之前取消某些參選人的資格。然而中央已說明只針對很少數人,犯了「四大罪」(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直接拘捕便可,還要取消資格嗎?

第二,曾鈺成不認為國家安全立法可以遏止大部分的暴力行動,那些擲汽油彈、私藏危險品、破壞商店的行為,現時已有法律令他們不能逍遙法外,因此不認為國安立法是專門針對上述行為。

曾鈺成認為,社會事件會演變成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主要是外國勢力的介入,這正是要維護一國兩制,否則取消一國兩制便可以。現在是要止暴制亂之餘,維護一國兩制。第二個難處是外國勢力的干預,社會事件會帶上「顏色革命」的性質。因此,「港版國安法」主要就是為了對付「港版顏色革命」。

鄺家賢律師問,除了法律制度,還有執行機制,例如國家安全部門在港設立機構,警隊又會有專門的部門執行「港版國安法」,與會講者有何意見?

333.png

湯家驊大律師回應指中央為港通過「港版國安法」,中央和香港都沒有選擇。過去幾年,他都有建議就23條進行討論。他認為香港人不是反對立法。去年香港情況有變化,尤其是港獨思潮,影響青年甚至少年。「光復香港」就是要脫離一國兩制。有示威者甚至呼籲美國出兵「拯救香港」,若涉及刑事罪行條例中的叛國罪,後果可以十分嚴重,可判終身監禁。他不同意民主派所謂法律失效之說,但執法機關沒有引用相關條例,否則中央不一定需要出手。

第二個問題是立法會的失效,如果9月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取得過半議席,立法會失效情況將更嚴重。因此,23條在可見未來都很難立法。

他認為,現在要需要立國安法,不是要改變制度。「港版國安法」作為附件三放在《基本法》內,應該沒有凌駕性,他希望未來「港版國安法」實施,不會影響我們習以為常的普通法精神,例如「無罪推定」、陪審團制度、要求公開審訊等,不僅是普通法,也包括大陸法的精神,例如《人權公約》也可以得到保障。

還有其他很多的疑問,例如六四晚會是否可以繼續舉行,國安部在香港設立的機構權力有多大等,都可以繼續討論。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不少人認為,「八國聯軍」針對中國,令香港有許多不可測的情況。

444.jpg

雷鼎鳴認為,「八國聯軍」之說並不成立,事實上美國目前外交十分孤立,很難搞「八國聯軍」。

他同意曾鈺成指出的,「港區國安法」關乎中美博弈。美國處處針對中國,要發動全面「戰爭」,香港是最方便的地方,與華關係密切,又深受美國影響。美國對外政策轉變,有兩大因素:第一、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美國不容中國大國崛起。如果以「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甚至已經超越美國。當然,美國軍事實力仍強於中國,但中國未必不能防守。

第二、美國貧富差距問題。近數十年,中印等發展中國家人均收入上升很快,但美國正好相反,勞工階層收入上升很慢,資本家賺得很多。從而令社會不滿積累,排外和反精神的民粹主義大行其道。2000年往後十多年,美國因為911、金融海嘯和特朗普上台,令中國「買」到時間,若果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拜登上台,「執手尾」又讓中國多「買」幾年時間。

美國透過香港遏制中國的「最好辦法」,不是取消獨立關稅區,不是制裁相關官員或什麼「人權及民主法案」,即使制裁香港,香港只負責轉口,大部分關稅都不是香港人付。最符合美國利益的,是香港繼續實行聯繫匯率,最好是繼續用美元作儲備,如果用美金會「中招」,港元不與美元掛鈎,損失最大的反而是美國。1974至1983年,港云匯率是浮動的。美國基本上對香港沒辦法,傷害香港也傷害到自己。因此說話特別凶狠,要不就要花大錢「攪」香港。

曾鈺成則認為,「顏色革命」不是派兵攻打,而是用親美政權取代現政權,例如格魯吉亞、烏克蘭等。要香港繼續成為製造麻煩的溫床,一定要政府願意與美國合作,例如斯諾登事件。任何國家想「搞」中國「,也會利用香港這個環境。過去,香港警隊的「政治部」發揮過很大作用,如果香港警隊有一個針對執行國安法的部門,可能對國家安全也有大作用。

湯家驊指出,光靠藤條教不好孩子,光靠嚴刑峻法也無法令人心真正回歸。事實上,外國人心中的「一國兩制」,「一國」只是掛名,「兩制」才是核心。

雷教授同意,世界上許多涉及國家安全的案子都不公開審訊,因為涉及「機密」。香港存在多國的「情報人員」,他在芝大圖書館打工時,每日都有大量翻譯香港和中國的資料,在香港又有許多「領事」飯局,看來真是有許多情報人員在活動。

湯家驊指出,公開審訊是國際人權公約規定的,涉及國家安全不公開審訊則要按照民主國家的準則。「港區國安法」的審訊法庭一定設在香港,不會在其他地方,因為要律政司提出檢控。但要求首席大法官成立專門法庭則是可以討論,但不應以膚色、國籍等來決定用哪些法官。

他同意,「港區國安法」不應有追溯期,《國際人權公約》也規定不應有追溯期,除非是國際公認的罪行,例如種族滅絕等。

曾鈺成則呼籲,包括泛民在內都應認真考慮正面討論23條立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