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盡快通關 重啟大灣區發展

2020-06-19
 
AAA

gate1.jpg

一場新冠肺炎疫症,不但重創內地、香港和澳門經濟,更令原本一直推進的大灣區規劃發展,面對極大的挑戰。固然,為了控制疫情,三地暫時實行「封關」安排,實屬必要,也能成功控制疫情蔓延。但是,在疫情已緩和下,倘若三地政府未能及早恢復正常通關,不但三地經濟仍然同傷害,對於大灣區發展,以至港澳居民對內地的感情,都會大大受損,在現時政治環境下,只會對日後國家團結、社會和諧、打撃「港獨」等,造成長遠的負面影響。

在今年初,隨著內地、香港和澳門,以至世界各地,均出現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和惡化,三地政府推出了「封關」措施,將過境人流大大降低,從而減低疫症擴散。這種「封關」安排加上三地政府在自己範圍內實行的「居家令」、「限聚令」等,成功阻止疫症擴散,獲得居民和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各地政府的讚賞,並加以仿傚。

可是,從5月起,新冠肺炎疫情開始緩和,大灣區城市的疫情已受控的情況下,三地政府卻未就逐步恢復通關,達成共識,從而重啟大灣區經濟合作和發展。不過,現時「封關」措施對於大灣區的合作和發展,已造成越來越大的妨礙。

首先,現時有很多港澳企業,尤其是科創企業和中小企,均在大灣區城市設有分廠、分公司。在現時「封關」措施下,雖然有小量企業管理人員在符合病毒檢疫的條件下,可獲豁免隔離檢疫安排,但是並不是對所有企業和工作人員均可以豁免,因此對經濟重啟的效果不大。

其次,三地「封關」阻礙日益頻繁的三地人流交往,對於三地經濟,尤其是旅遊、飲食行業,以至跨境城際交通行業,均做成極大的打撃。假如三地「封關」措施持續下去,將有更多企業倒閉、裁員,令三地的失業率持續攀升,受影響的人數可能數以十萬甚至百萬計。

第三,三地「封關」,影響數以萬計跨境家庭,大部份人在現時檢疫安排下,從1月底至今,需要跟家人、伴侶分離數月,當中已出現一些家庭問題,對於維護家庭和諧、社會和諧,並不是一件好事。

正如服用藥物一樣,如果在病情緩和後,仍然繼續服務特效藥,不但對身體狀況恢復正常毫無幫助,更會對身體有害。現時的「封關」措施,已由「治病」變成「傷害身體」,若三地政府不盡快達成共識,恢復正常通關,對於三地經濟,會造成持續的打撃,也對三地居民的生計造成極大傷害。因此,三地政府需盡快磋商,達成共識,在不令疫情反彈的前提下,恢復三地正常通關。

不盡早通關,除了經濟問題外,筆者更擔心的是,港澳社會已因「封關」措施持續,對市民的阻礙持續多時,已令部份居民對於大灣區,以至整個內地,都出現越來越大的疏離感。假如仍然未能通關,這種疏離感只會持續增加,對於日後大灣區發展,不是一件好事。

更重要的是,部份港人對內地的感情,已因去年的「反修例活動」越來越淡薄,如果內地和香港未能恢復通關,可以預見有更多港人,甚至部份原本愛國愛港的居民,對於內地的感情只會更淡,更有可能刺激「中港區隔」以至「港獨」思想的發展,在現時內地和香港關係緊張的情況下,局面只會「火上加油」!

唯今之計,三地政府應盡快互認各自的「健康碼」,從而盡快恢復正常通關,避免大灣區城市的經濟情況進一步惡化,避免港澳與內地的疏離感與日俱增,令大灣區發展蒙上陰影,令「港獨」思想進一步發展和取得更多港人的同情。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本地經濟響警號,但若政府能積極推動本港融入大灣區,可轉危為安,包括加強大灣區人才互補,共同發展市場及分享創新科技,亦使本港產業得以擴闊。

    朱兆麟  2020-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