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一個健康碼都搞不定,還搞什麼大灣區?

2020-06-17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GATE1.jpg

粵港澳三地健康碼互認一直只聞樓梯響,上個禮拜終於有人下來的跡象,結果臨門一腳縮沙,近日連樓梯都不響了。現在三地疫情已經基本受控,但三地政府依然以防疫為藉口,為正常通關設置重重障礙,如果說這是為了防範病毒傳播的風險,顯然不足以令人信服。國內不同省市的健康碼早就實現互認,但粵港澳三地互認卻如此艱難,可見背後有著更深層次的制度問題。粵港澳大灣區的目的是合作更加深入廣泛、實現高水平互聯互通,現在連一個健康碼都搞不定,那麼大灣區建設更加就不用指望了。

在粵港澳三地健康碼難産的同時,新加坡却與廣東等6個內地省市恢復了人員往來,這不由得令人深思,為何一國之內的港澳居民,比外國人還難進入內地,尤其是新加坡的疫情遠遠比港澳嚴重。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就是有人不想開關,所謂封關是為了防疫根本只是藉口!

在粵港澳三地中,澳門大概是最渴望開關的,首先澳門的疫情最輕微,也早已完全受控;其次澳門的經濟結構高度依賴粵港,因此受到的衝擊也最大,所以澳門對於開關的態度也是最清晰和真實的。日前,澳門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表示,特區政府會全力推進恢復正常通關,但對於何時能够恢復,他强調這並非澳門單方面可决定,而需要雙方甚至三方溝通,以及中央政府批准。這透露了一個重要信息,就是由於廣東或香港或者兩地同時反對,在現有機制下三地無法就開關達成共識,需要中央出面協調。

那為什麼有人不希望開關呢?肯定是對他們來說,封關的好處大於開關。粵港澳三地之間無論是人員還是經貿,向來關係密切、往來頻繁,封關對生活和經濟都有極大打擊。但今年經濟不景氣早已在大家預期之中,官員並不會因為經濟差而受到太大壓力;至於民眾生活不便,官員肯定是站在道德高地叫你顧全大局,為了防疫先忍一忍,在防疫大於一切的時候,民眾生活是否便利肯定也不是官員考核的重要指標。可一旦由於開關導致疫情惡化,廣東的官員隨時烏紗不保,香港的官員則要面對各方指責。

由此可見,所謂防範病毒傳播的風險只不過是一個藉口,防範政治上的風險才是粵港官員內心真實的想法,至於民眾生活是否便利,商家會否因此破產倒閉,並不是當前他們最關心的事情。地方政府由於短視、出於自保難免會這樣考慮問題,但中央政府絕不可以,中央一再強調全國一盤棋,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現在三地疫情明顯受控,民眾強烈期盼開關完全合情合理,中央必須就此出面協調,否則就是不作為!

從技術上來說,健康碼互認非常簡單,因為內地身處同一個體系之下,所以不同省市的健康碼早就迅速實現互認。粵港澳則是三個不同的體系,要互聯互通確實難度更高,但只要有心,這絕非不可克服的困難。現在三地政府三張皮,大家一樣高一樣大,誰也指揮不動誰,結果一個簡簡單單的健康碼也能拖好幾個月。在這樣的局面之下,大灣區的深度融合豈不是一個大笑話?大灣區還能夠給大家信心嗎?

魯迅曾說,中國人喜歡調和折中,如果要開一扇窗,大家一定不允許,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大家就來調和願意開窗了。所以依筆者看,三地民眾也不要苦苦等待什麼健康碼,而是直接要求恢復正常通關,那麼健康碼應該很快就會出台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適值「大灣區傑出女企業家奬」期間,深圳改革四十周年再有新動向。面對美國政客打壓、美元系統風險上升,數碼化貨幣的灣區定位突出,意義深遠。

    陳鳳翔  20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