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解放軍戰機何故總巡航台灣西南空域?

2020-06-23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2020年6月21日,此前連續4天現身台灣西南空域的解放軍軍機,在20日短暫「休息」後,21日中午又進入台灣所謂的「防空識別區」,台軍又聲稱進行所謂的「廣播驅離」。當然這種「廣播」只是平時有能力來廣播,戰時早就啞了、瞎了。

MILI1.jpg

據報道,解放軍軍機21日中午12時15分進入台灣西南空域,當時有一架美軍P-8A反潛機在該空域活動。根據台防務部門對外發佈的公開記錄,這是解放軍今年第14次、自6月9日以來兩周之內第7次進入台灣所謂「防空識別區」。毫無疑問,解放軍戰機此時來這個空域也和美軍P-8A反潛機有關,並會對其實施跟蹤和戰術干擾。

台灣島周邊空域早就不是什麼軍事禁區了,解放軍今年截止到目前一共執行了14次巡航任務。包括是:1月23日(空警500、轟-6等)、2月9日(殲-11、空警500、轟-6等)、2月10日(轟-6等)、2月28日(轟6等)、3月16日(空警500、殲-11等)、4月10日(殲-11、空警500、轟-6等)、5月8日(運八型機)、6月9日(多架蘇-30戰機)、6月12日(運八型機)、6月16日(殲-10型戰機)、6月17日(運8、殲-10型戰機)、6月18日(殲-10、殲-11型戰機)、6月19日(殲-10型機)。

2.png

解放軍戰機巡航台灣島也有講究,之前如殲-11、空警500、轟-6等機群巡航台灣島東部空域比較多,因為在這個空域可以實施兩向遠程監控和打擊。一是面向台灣島東部的軍事基地,如花蓮和蘇澳等;另一面則是面對可能來自於關島和琉球群島的美日馳援部隊。解放軍戰機多次演練這種「困殺」和「阻隔」戰術有助於在軍事衝突中震懾域內外敵人。台灣島西部和澎湖列島軍事基地不少,但不足懼,完全在解放軍陸基火力打擊範圍之內。解放軍需要演練的是在台灣島兩端的兩大海峽軍事阻擊能力,一是台灣島東北空域的宮古海峽,再就是台灣島西南部空域的「三巴海峽」。一旦解放軍鉗制住了這兩個出海口,並封住了台灣島東部海域,就徹底實現了對台灣島的戰時封鎖,尤其是避免戰時,台軍戰機戰艦以此作為通道逃往外海或美軍基地。此外,美軍運輸機和反潛機頻繁出沒在台灣島兩側翼時,甚至穿越台灣島空域時,解放軍戰機也在實時演練對美軍戰機的有效攔截。

不僅如此,台灣島西南空域有台軍幾大軍事要素,一是海軍左營基地,戰時必須徹底封鎖並摧毀這個基地內的全部海軍裝備,不允許台灣海軍出海執行戰鬥任務或潰逃。另一個是屏東空軍基地,屏東空軍基地對台軍來講非常重要,這裡既是台軍的重要戰機聚集地,如第20電戰大隊、第2預警機中隊、反潛作戰大隊(P-3C第33中隊、S-2T第34中隊)、第6電子反制機中隊,同時屏東九鵬也是台軍重要的新武器試驗場,台軍各類武器試驗多在屏東九鵬基地實施。既然如此,對西南空域的巡航和監控就顯得至關重要,尤其是獲取相關武器的電磁頻譜信號參數也是解放軍戰機偵聽目標之一。

此外,解放軍戰機近期頻繁巡航台灣島西南空域,也是因為台軍「漢光演練」主要訓練場就在這裡。2020年「漢光36號」演習實兵操演,將在6月下旬至7月間,在台中甲南海灘實施聯合反登陸實兵實彈操演,同步實施台中港反特攻、清泉崗反空機降演練。尤其是今年「漢光演習」中的實彈射擊,將比照2019年屏東滿豐陣地規劃,動用海軍艦艇火炮、空軍戰機投擲炸彈,陸軍AH-1W、AH-64E攻擊直升機發射「地獄火」導彈,地面炮兵與裝甲部隊的「雷霆2000」多管火箭、M109A2與M110A2自走炮、CM22迫擊炮車、CM11戰車、雲豹30鏈炮裝甲車、導彈等都會悉數亮相併驗證裝備效能。如此熱鬧的一場年度大戲,解放軍當然也要近距離看一看熱鬧。

話又說回來,解放軍常態化巡航台灣島附近空域完全是國家主權象徵和「一個中國」原則體現,用實力說話,徹底不承認台軍所謂的「防空識別區」。解放軍戰機圍着台灣島「畫圈」,震懾已不是第一位了,就是要真真切切掌控台軍的一切軍事演練動態和裝備基礎信息,「繞」為看、更為戰,哪裡最敏感,解放軍戰機就會加大巡航台軍基地,並阻隔美日軍隊不敢輕舉妄動,力求把之前的陌生空域變成輕車熟路之空域,只有如此才能在戰時輕取台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殲-16是中國研製一款高性能重型雙座多用途戰鬥機,在載重量、速度等方面達到了最優配比,且擁有先進的航電系統,成為了電子戰機的上佳平台,最終產生了專業化的殲16-D電子戰機。

    甘若水  202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