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只做不說的群體免疫

2020-06-29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TR1.jpg

還記得英國人剛剛提出群體免疫的時候,馬上被全世界衛道士圍攻,認為是不道德、沒人性的做法。不過到今日,美國連續兩日新增確診新冠肺炎人數突破4萬,不斷創單日新高,累積已經超過250萬。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推算全國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比累計確診個案多十倍,即有2500萬人已受感染。如果美國的確診人數上升的趨勢不變,疾控中心所指感染者是確診個案十倍的推算也成立的話,那麼今年年底,美國實際受感染人數可能破億。到明年,美國可能實現全國過半人口受感染,按道理,感染曲線一定會逐漸向下,情況與當年的西班牙流感差不多。即使疫情仍然如此嚴重,美國財長努欽、總統特朗普仍然口硬,說不會再叫停復工復市。那麼我想問:面對這樣的疫情,生活仍是逐漸恢復正常,只是自覺的人就注意個人清潔衛生,這不是「群體免疫」是什麼?

只是美國人比英國人聰明,英國人打了開口牌,所以馬上被人痛罵,搞到說出來了做不成。美國人只做不說,就做成了。這是群體的非理性特徵所決定的。很多事只能做不能說。

4444.jpg

這麼說吳桐山支持群體免疫?談不上支持與否。很多人搞錯了,群體免疫指的是結果,而不是選擇。當大部分人獲得了免疫力,從而降低病毒的傳染基數,疫情最終得到了控制,這就是群體免疫。人類歷史上遭遇的大部分的病毒,都是通過自身免疫力實現群體免疫的;但隨著疫苗技術的發展,我們逐漸轉向通過疫苗實現群體免疫。無論是通過自身免疫力還是疫苗,技術上都叫群體免疫,當然前者死的人多,後者死的人少。對病毒嚴防死守,就是通過犧牲經濟、人權來買時間,等待用疫苗來實現群體免疫。應該說,我們面前的選擇是:1、嚴防死守等疫苗實現群體免疫,還是2、不等疫苗通過自身免疫力實現群體免疫。以中國眼前的疫情基本受控來看,當然是選擇1。問題是:美國有沒有可能實現1呢?

疫情在中國肆虐的時候我就已經說過,中國的防疫手段之強硬,只有中國或少數東亞國家可以做得到,其他國家根本不可能效仿。所有企業停工停市,政府不用代支付工資;全市小區全封閉,動用大量行政力量去禁止人員接觸,每天給市民們送飯、買菜。其他地方根本沒有中國這樣的權力、能力,去實現這種選擇。因此,特朗普可能不是真傻,而是他知道根本沒有能力選擇1,只能「只做不說」地偷偷選擇2。國情不同,你很難說對還是錯,你覺得他錯了,是你認為他可以選擇1嗎?這未免有點兒想當然了。

天作孽猶可恕  人作孽不可活

還有一點很重要,要分清天作孽和人作孽。有很多媒體拿美國的死亡人數和越戰死亡人數來比較,讓大家覺得美國疫情很恐怖。沒錯,美國疫情是很嚴重,但這樣的比較不合邏輯,純粹廢話。世界上只有極少數人可以無疾而終,絕大部分人都是因為各種疾病而死亡,傳染病、慢性病都有,因為傳染病致死的人數多於因為任何一場戰爭死亡的人數,這不是廢話嗎?人生自古誰無死,絕大部分人都是病死,只有少數人是戰死沙場。因疾病致死者大於因戰爭致死者,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你查查歷史上每一種傳染病,天花、霍亂,哪怕是現在的甲型H1N1流感,每一種傳染病的累積死亡人數,都遠遠超過任何一場戰爭吧。

病毒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類從來沒有征服過傳染病,充其量可控罷了。病毒殺人,除非這病毒是人造的,或者有人刻意傳播,否則,那是天作孽。嚴格而然不是作孽,而是一種自然平衡,在大自然眼裡可能人太多才是作孽。而戰爭,是人作孽。兩者有可比性嗎?天殺的人肯定遠遠多於人殺的人,一場地震可以死數十萬人,你拿來跟戰爭的死亡數字作比較,有意義嗎?

歐洲重啟經濟之後,會不會也等不了疫苗就要實現自身免疫力的群體免疫?我不知道,但看趨勢,美國、巴西、印度這些國家,已經走在這樣的路上。我幾個月前說過的擔心,其他國家實現群體免疫之後,變成對華病毒圍堵,會不會成事?現在唯一希望,就是中國盡快研發出自身的有效疫苗。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針對新冠肺炎後日本家庭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山田教授作了如下講解:戰後型家庭將會越來越難創建。因新冠肺炎的影響,不分男女,個體戶以及不固定的工作人群生活變得困難。

    黃匯傑  202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