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人心回歸急不來 規矩回歸慢不得

2020-07-06
 
AAA

BACK1.jpg

香港國安法出台,從根本上重整了香港政治秩序。香港國安法不單是一部法律,更是一套維護國家安全、整頓香港政治規矩的機制,當中主體責任雖然由特區政府負責,但汲取了回歸以來的經驗和教訓,中央也設立了重要的抓手,保留了關鍵的權力,盤馬彎弓,可發亦可不發。

國安法出台後的效果是立竿見影的,反對派政客雖然口硬,勇武派表面仍然一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的姿態,但從七一當日的騷亂規模,到反對派至今沒有任何對抗行動,以至「港獨派」「本土派」的土崩瓦解、雞飛狗跳,都說明國安法是擊中了他們要害。四大類別的罪行,將去年至今的「黑暴」、「攬炒」行徑全數歸入其中,制定了明確、有阻嚇力的刑罰,一些法官就算如何認同違法者的「政治理念」、「高尚情操」,都很難再如以往從輕發落,違法的最低消費由社會服務令變成入獄3年,反對派及違法分子焉能不忌?羅冠聰、陳家駒等人的倉皇辭廟,反對派政客的「謹言慎行」,已說明一切。

對於香港國安法出台,有評論認為這可視為一次「二次回歸」,重構了香港的憲制秩序。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在基本法30周年網上研討會上亦表示,「一國兩制」在探索前進的過程中,遇到了一些路障,特別是在治權和人心等方面的問題比較突出。他引述國際知名學者指,香港需要「二次回歸」。所謂「二次回歸」意思是香港雖然在1997年回歸了,但在很多領域和範疇都未實現真正回歸,並未有完成「去殖化」。回歸以來的各種風雨,說明香港需要「二次回歸」,包括人心回歸、治權回歸等。

香港回歸與其他經歷過殖民統治的地方一個最大不同,是香港回歸之後沒有經歷一個「去殖民地化」過程。香港被英國統治160多年,但回歸之後,只是換了一面旗幟,其他東西都原原本本地保留下來。這樣的安排雖然保障了香港平穩過渡,但卻將大量矛盾隱藏下來,不少市民對於國家依然缺乏認識以至認同,反對派及其支持者仍然是疑共恐共,教育體依仍然是殖民教育的一套,加上教協配合,導致教育領域完全失守。在政府內部,公務員可以不認同中央,甚至可以「反共」,立法會可以公然與國家執政黨對抗,人大釋法可以被否定,「一國兩制」被扭曲變型。

2014年的「佔中」以及去年修例風波,正是這些矛盾的集中爆發,反映了香港並未有完成「去殖化工作」,在人心回歸、治權回歸上更是交了白卷。所以,才有了「二次回歸」的呼聲,才有了中央出台國安法的霹靂手段。然而,香港被英國管治了160多年,很多意識形態問題根深柢固,人心回歸需要做,但也是急不得,百多年的熏染陶冶,至少需要以十年計的工作才有望逐步扭轉,對於人心回歸應該有耐性,不可能一蹴而就,更加不能重蹈以往交數式交流團、富二代俱樂部的青年工作模式。

人心回歸急不來,但政治規矩卻慢不得。雖然人心回歸任重道遠,但卻可以先從政治規矩上劃下紅線和底線。回歸以來,香港政治規矩盪然,有前立法會主席任由反對派議員指罵國家領導人,發表越權言論,反被視為開明;政府對挑戰一國的行為,從來只是口駡而實不至;在去年的修例風波中,甚至任由各種「港獨」言論到處散播,而沒有任何執法以至清除。在一國問題、主權問題以至國家安全問題上,特區政府的無所作為是直接令到中央自行就國家安全立法的主要原因,如果特區政府執法有力,與建制派合力完成二十三條立法,又何必要中央直接出手?

所以,「二次回歸」重中之重,就是重整政治秩序,讓政治規矩回歸,重新樹立香港的政治秩序,包括將「港獨派」、「自決派」、「攬炒派」議員逐出議會,他們要做街頭鬥士、走國際線是他們自由,但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議會,恐怕再無他們一席之地。這次國安法出台,正是規矩回歸的重要一步,只要政治秩序重整了,香港政局穩定,之後再推進人心回歸工作。香港回歸不過23年,時間尚早,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卻自行錯過「求生」機會,拒絕修改政綱、拒絕改弦易轍,更拒絕自行解散,鄒幸彤之流還在不自量力負隅頑抗,這不過說明「支聯會」是作賊心虛,內裡有大量不可告人的秘密。

    卓偉  2021-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