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一法定香江 立選難樂觀

2020-07-13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13 at 10.04.43 (1).jpeg

國安法出台,「一法定香江」的效果是立竿見影的。然而,國安法的出台雖然震懾了反對派政客,但反對派的實力並沒有受損,其地區樁腳網絡依然存在,其支持者也沒有「黃轉藍」,國安法並未有重創反對派的實力,也未有改變其立法會35+的計劃。恰恰相反,反對派以及其支持者現在更加迫切要控制立法會作為主要抗爭平台,戴耀廷搞的一場鬧劇般初選,都有幾十萬人出來投票,說明反對派戰意仍在,並非「圍爐取暖」,而是所謀者遠,對立選志在必得。

9月立法會選情,並沒有因為國安法的出台而扭轉形勢:一是在當前居高不下的政治氣氛下,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幾可肯定會創下新高,去年區選尚且超過7成,立選投票率達到8成機會不少。這樣立法會選舉將出現超高投票率與超高投票人數的「雙高」情況。在「黃大於藍」的政治光譜未變的情況外,自然對反對派有利。以臨時登記冊445萬的選民登記計,假如有8成投票率以及去年區選反對派取得5成7得票,反對派總得票將達到200萬。

二是反對派及其支持者的民情反彈。國安法出台將反對派政客打得沒了脾氣,所謂「抗爭派」為了手上議席完全失去了抗爭的意志,社會亦愈趨穩定。但社會穩定不代表反對派支持者的怨氣就會平復,現在他們更多是「不敢反心不服」,違法暴亂不敢參與,但投票對他們來說卻是最安全、最低成本的抗爭手段。現在社會氣氛表面有所回穩,但市民怨氣未息,加上對國安法的抵觸情緒,都將化為反對派選票。相反,在「黑暴」逐步平息之下,建制派支持者是否還有很高的投票意慾?是否還願意花幾個小時排隊投票,也是未知之數。

三是不要低估反對派的協調能力。過去建制派能夠以較少的得票與反對派抗衡,主要是在於協調能力,反對派山頭眾多,一向難以協調,經常導致大量分票,但今屆反對派有了初選,有了大台協調,有了大棒將不聽話者如街工處理,今屆反對派的協調工作肯定會大有改進。這三點都令建制派選情極為嚴峻。

戴耀廷在地區直選的基本目標,是「66443」,即新界東西取6席,九龍西及香港島取4席,九龍東取3席,總共是23席。在功能組別上,上屆反對派在功能組別共取得11席(包括姚松炎一席),現在已經增加區議會(第一)一席,即是已有12席,已經達到35席,當中還未加上一些有機會突圍的界別如飲食界等。如果立選投票率達到8成以上,而反對派又能做好選舉協調,地區直選取得23席或以上機會不細,再在幾個功能組別突圍,便可以完成35+目標。可以斷言,今屆立法會選舉是建制派歷來選情最嚴峻的一屆,絕不能因為國安法出台,社會形勢轉穩,就對選情掉以輕心。

當然,反對派選情也有兩個變數:一是DQ。今屆立選是國安法出台後的第一場全港性選舉,國安法亦必定覆蓋到這場選舉,包括「港獨」、「自決」、「攬炒」者不能「入閘」,拒簽「確認書」者不能「入閘」。今屆反對派以「本土派」擔大旗,有多少人最終不能「入閘」不得而知,而PLAN B能否取而代之,也令人質疑,如何避過DQ是反對派一大難關。

二是戴耀廷的初選引發大量爭議,民主黨在初選高調指責選舉不公,投票無規管,選民可重複,容易被人「造假」;「本土派」又指責民主黨、公民黨等拒絕簽署「攬炒」綱領,無腰骨、無堅持,這樣一個各方都有懷疑的初選是否能做到協調目的,恐怕不容易。

國安法出台並不會改變香港的政治光譜,去年區選建制派與反對派的對比,更可能延續至立法會選舉,在選民大幅增加之下,預期兩陣營的總得票差距將會擴大,毫無疑問,9月立法會選舉肯定是一場惡戰,並沒有樂觀的理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卻自行錯過「求生」機會,拒絕修改政綱、拒絕改弦易轍,更拒絕自行解散,鄒幸彤之流還在不自量力負隅頑抗,這不過說明「支聯會」是作賊心虛,內裡有大量不可告人的秘密。

    卓偉  2021-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