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中國再遇多災之年

2020-07-13
 
AAA

tong.jpg

昨天清晨,中國北方的唐山市發生5.1級地震,河北、北京、天津、遼寧等地都有震感。同時,持續不斷的強降雨讓中國南方部分地區變成一片澤國,江西、湖北等地或面臨1998年以來最大洪水的威脅。

1976年7月28日,唐山市發生7.8級地震,造成24萬2769人死亡,16萬4851人重傷。在很多人心裡,那場地震的陰影至今沒有消散。昨天的地震,顯然又讓不少人產生恐慌。

唐山市應急管理局昨天發佈消息說,這次地震屬於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餘震,原唐山震區近期發生5級以上地震的可能性不大。

北京市地震局昨天稱,本次地震震中距離北京市中心約180千米,根據歷史震例和物理模型分析,由於距離較遠且震級不大,本次地震不會對北京的地殼應力應變和地震活動產生明顯影響。

北方的地震可能只是一場虛驚,南方的洪水卻已真正地泛濫成災。據水利部消息,7月4日以來,212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72條河流超過保證水位,19條超歷史紀錄。太湖持續15天超過警戒水位。對此,水利部將水旱災害防禦應急響應提升至二級。

目前洪災最嚴重的當屬江西省。截至昨天早晨,江西先後有四個水文站突破歷史極值,並且水位仍在上漲。截至昨天7時,江西饒河鄱陽站水位達到22.74米,超1998年水位0.13米;鄱陽湖康山站水位也超過1998年歷史實測最高水位達到22.44米;鄱陽湖星子站水位超過1998年洪水位22.52米,達到22.53米。

這標誌着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水位突破有水文紀錄以來的歷史極值,僅鄱陽湖流域就有超過521萬人受災。

除了江西,湖北也有水文站水位突破歷史極值。7月11日6時,陽新縣富河水位達到23.7米,超過1998年23.69米的歷史最高洪水位。

洪水讓長江中下游六省緊急升級防汛應急響應。江西省升為最高級別的一級應急響應,湖北、安徽、浙江為二級應急響應,湖南、江蘇為三級應急響應。

近些天來,抗洪救災成了中國媒體的主旋律,這難免讓人想起1998年的特大洪水。

1998年,長江以及東北的嫩江、松花江等河流發生全流域特大洪水,中國共有29個省區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受災人口2.23億人,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萬間,直接經濟損失達1660億元(人民幣,下同,約332億新元)。

截至7月10日,今年中國洪澇災害的受災人數達3385萬人次,141人死亡失蹤,直接經濟損失695.9億元。由於今年汛期尚未結束,洪災造成的損失還將加劇。

從年初冠病疫情暴發,到現在洪水泛濫,中國今年顯然又是一個多災之年。除了自然災害,中國面臨的國際局勢也遠比1998年更為險惡,眼下還看不到有任何改善的跡象。

不過,目前中國社會並未出現恐慌情緒蔓延的狀況。這一方面因為中國比較成功地控制了冠病疫情。與洪災相比,人們似乎更擔憂疫情反彈,像今年頭幾個月一樣直接影響自己的衣食住行。另一方面,中國綜合國力和應對自然災害的能力已遠超1998年,公眾對克服洪災的信心也遠勝當年。

按照官方統計,截至7月10日,與近五年同期均值相比,今年洪澇災害受災人次、因災死亡失蹤人數、倒塌房屋數量和直接經濟損失分別下降17%、50%、75%和23%。

但災難就是災難。對那些失去家園和收成的災民來說,痛苦是真真切切的,絕非媒體高唱抗洪頌歌就能消除。同時,災民的增加,無疑將加大中國官方完成今年全面脫貧目標的難度。如何幫助災民和貧困人口走出困境,將是官方能否兌現今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承諾的新挑戰。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上周發生致命化工廠爆炸事故後,一則被稱作「響水經驗」的文章在網上流傳,披露當地政府2007年在另一起爆炸事故後應付媒體的經驗,絕大多數新聞工作者讀到,想必都會感到一陣心寒。

    林展霆  2019-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