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新冠病毒後日本社會與家庭的變化

2020-07-14
黃匯傑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13 at 15.44.07.jpeg

如何應對新冠病毒,已經成爲世界人民的課題。日前,日本中央大學的山田昌弘教授在日本記者中心的協助下,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就「如何應對新冠肺炎後日本社會與家庭的變化」展開線上演講,並進行了詳細的講解。

山田昌弘畢業於東京大學研究生院,現為日本中央大學教授。主要從事日本的家庭、年輕人的金錢與愛情等方面研究,在開展研究這樣的課題已經多年,是這方面是資深的專家、學者。

首先,山田教授通過直播介紹了日本家庭樣式的特徵:

(1)戰後-昭和時代(1989),屬於家庭安定的時代:幾乎所有的人都結婚,並且不離婚,同時,養育多個孩子;幾乎所有的男性都有收入穩定地增長。

(2)平成時代(1989-2019),建立家庭並不容易,並容易崩壞:當代年輕人有四分之一一生未婚,結婚的家庭,三對中有一對離婚;不結婚也不戀愛的年輕人有增加趨勢。

另外,山田教授談到新冠病毒與人與人的親密性關係。

他説,日本的親密行為與其他國家不同。歐美(特別是拉丁系)文化認為,人與人的親密性是通過身體接觸表現的。(性關係頻繁,與家庭、朋友、親戚日常性的擁抱、親吻);日本(東亞),親密性的身體接觸僅存在於家庭之中。教授分析到這也許是日本與歐美新冠病毒感染範圍、途徑與速度不同的原因。

針對新冠病毒,給人們的親密行為帶來的影響,教授論述到,這可能會給偶遇的減少、給男女交際的帶來影響等,也可能會帶來長期的影響,並影響當下的家庭狀況。

日本的結婚戀愛的現狀是這樣的:已婚者減少、單身者減少。現代日本未婚有下列經濟方面的原因。

1、年輕男性經濟能力下降  

2、女性當專業主婦、由男性撫養的意向強

3、和父母同居,啃老。

而現代日本未婚化也有如下背景原因:「一個人的收入無法給予妻子優質生活」懷有這種想法的男性增加;戰後型家庭──丈夫支撐整個家庭的生活,女性無法捨棄這樣的理想型生活;和父母同居--等待完美情人的出現。

另外,日本與歐美各國在婚姻情感上也存在不同。歐美:愛情優先,男女經濟均獨立,並勇於嘗試各種各樣的生活樣式(同居等)。日本(東亞):優先經濟生活。女性認為結婚是經濟安定的手段。如果結婚後無法維持經濟上的中層生活,人們會選擇單身。

他説;比起戀愛、感情,日本社會更重視經濟生活,並將其作為結婚的優先考慮條件。

在談到談到新冠病毒後的日本家庭,山田教授首先分析了日本平成時代(1989-2019)的家庭特徵:

1、戰後型家庭(丈夫主要維持生計,建造美好生活)漸漸難以創建、也容易崩壞。

2、人們還持有戰後型家庭觀念,年輕人們保守化,戀愛逐漸衰退。

3、無法創建戰後型家庭的年輕人們開始從虛擬的關係中建立親密關係。

4、新型家庭關係多樣化的萌芽雖然嶄露頭角,但並未形成大流行。

針對新冠肺炎後日本家庭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山田教授作了如下講解:戰後型家庭將會越來越難創建。因新冠肺炎的影響,不分男女,個體戶以及不固定的工作人群生活變得困難。「婚姻對象如果不是公務員或者在大企業就職的男性,就會感到不安」女性的這種想法不斷增強後,結婚者就變得越來越少。

此外,新冠病毒對現實戀愛也帶來影響。一方面、現實生活中的相遇以及交際會增加感染的機率。所以,這方面的男女交往會有減少。另一方面、人們對現實生活中的親密關係產生更大的需求,新冠病毒結束後,尋求伴侶的人可能會增加。

另外,山田教授還談到,因新冠肺炎的影響,日本呈現出的格差社會將更加明顯。日本雖然屬於先進國家,但其卻有着不易顯現的高貧困率。

新冠病毒同時也影響了非正規僱傭者以及自由職業人的生活,特別是接客行業的女性。為應對新冠病毒,現在政府實施了相關補助政策,政府提供了10萬日元的補助金以及休業補助。但能否促進家庭的構建以及其多樣化的發展,有待商榷。新冠病毒結束後這樣的政策是否繼續實施,這一方面值得引起大家的注意。 

日本是一個注重年輕一代研究的國家,日本新生兒數量逐年遞減、65歲以上銀髮族佔人口總數27.7%,人口老化與少子化兩大問題,長久以來一直是日本政府關注的焦點。 如何應對,這需要政府和學者共同合作制定政策。有鑒於此,我們香港也應該以政府牽頭,讓大學和研究機構對香港的年輕人進行研究,希望可以制定出令香港年輕人有希望的政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知道西方還要死多少人,還要讓經濟受拖累多久,政客才願意回心轉意。為了意識形態的鬥爭,而要人民付出這麼高的代價,值得嗎?

    施永青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