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60萬人投票 散播疫症泛民埋單?

2020-07-14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5632.jpg

涉嫌違法的泛民初選,有超過60萬人投票,比他們最初的門檻超出4倍,整個陣營十分亢奮。數字反映泛民以至激進的「攬炒派」的最忠實支持者最少有60萬人,建制派選情不容樂觀。不過泛民有多少人能夠入閘出選,仍是未知之數,筆者容後再與讀者分析。在本地疫情持續爆發下,泛民堅持初選,實在十分不該,本文旨在分析整個初選過程泛民強詞奪理的行為,與讀者商榷。

違反租約變票站  反指業主政治打壓

黃色經濟圈之荒謬,不只是盲目以政治意識形態,改變市場主導的消費行為,而是「黃絲」的自欺欺人。所謂黃店,食材從內地入口,租用的地方卻是支持政府的地產商。在黃店消費,即是支持藍色地產商,讓他們也可分一杯羹。黃店在初選期間,將本來作餐飲用途的餐廳、糖水店及雪糕變成政治表態票站,違反租約條款,但卻「惡人先告狀」,指地產商政治打壓。黃店橫蠻無理的行為,不僅沒有被社會譴責,更可透過消費業主的警告,來刺激「黃絲」消費,實在是無恥行為。

無視限聚令 聚集投票播毒

猶記得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時,泛民與「攬炒派」挾醫護人員發動罷工,要求政府「封關」,罔顧病人福祉之餘,更無助抗疫。最諷刺的是,當時的所謂「封關」訴求,只是針對內地的政治行為。當歐美國家出現更大的爆發,泛民與「攬炒派」卻默不作聲,沒有發動罷工威脅封關。雙重標準,路人皆見。同樣地,疫情由上星期初開始變得嚴峻,各區出現大爆發,更有多宗源頭不明個案,但泛民仍堅持初選,導致60萬人聚集投票,置市民健康於不顧。有些票站出現數百人排隊的人龍之時,卻成為泛民的宣傳工具,筆者倒好奇為何執法部門對超過50人的聚集視若無睹,任由他們在社區播毒?一旦參與投票人士確診,泛民與「攬炒派」不會埋單,只會怪罪政府。最終,為他們自私自利的行為真正埋單的,只會是整個社會,你我也有份。

政府及中聯辦日前發表聲明,指出初選影響公平選舉,並以「攬炒」為選舉目的行為,涉違反國安法,是對泛民與「攬炒派」一記當頭棒喝。如果他們因60萬的投票人數而目空一切,無視國安法,無視新的政治形勢,最終只會令自己焦頭爛額。筆者將在下文分析初選結果及影響,以至DQ的關鍵因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