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潔莹:政治對抗非愛香港

2020-07-17
周潔莹
香港大專青年新力量 執委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16 at 14.47.09.jpeg

國安法實施了,在青年人的眼裏相信大多數對突然的受約束第一時間感受就是不高興。最近很多人說好很鐘意香港,但國安法出現了卻不少人一心只想離開香港,別說因為國安法,只是上年社運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離開。移民到外國動輒就要幾百萬,能離開的都是有錢人,留下的是暫時能力未及的人,除了以上兩種人還有人們口中常說的親政府有錢人,那最後就剩低下階層去和這些有錢人繼續搏鬥吧。有一部份人美其名為國際戰線而離港到海外,但你相信他們離開後,往時在香港的地位和權力還能保得住嗎?既然離開了,請問真正愛香港,真心想幫助這班手足的人又在哪裏。所謂的國際線是否就是求外制裁香港而自己又置身事外不在香港,說開了想只不過是為了私利的政治遊戲,還妄想香港人繼續聽你號令支持你嗎? 

由運動開始,這一部份香港人在爭取甚麼?希望中央減少對港的束縛、要求政府正面面對民困、還政於民。但漸漸香港人變了政棍的籌碼,用來對抗政府、中央,難道由一開始就沒想過最後阿爺會出招?社運時不是很口響說想內地用特權制裁香港,做戲給外國看嗎?我還想問這個結果是不是外國為了貿易戰而為香港訂造的。現在搞出禍卻沒一個人想出來承擔,走的走、散的散,以前說會承擔自己違法達義的代價、「over my dead body」的人,一心只想香港人成為他們的籌碼,反正香港人很善忘,有沒有兌現大家也很快不記得,結果留給真正的香港人承受對他們自身來說沒甚麼所謂。

抗爭時,勇武派扔出的一個汽油彈、破壞公物甚至私了的時刻,我想問一句,他們當下有在怕自己會受到法律制裁嗎?國安法有處罰條文,但以上的行為香港法律本身也有罰則,為什麼多一條法律香港人會怕,其實怕的不是無名的勇武,而是在鏡頭前張牙舞爪的政棍,他們鼓動了整場運動亦因怯場而躲避或逃跑了。

國安法就如一盤冷水倒在頭上,眼見不少人在網路上開始不甚談政治,既成事實,那香港人不如開始為自己著想一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說到底都是為利益,雖難聽卻是事實。要讓利益最大化首先就要中立,說中立便是黃或藍或者是「港豬」那些人都是有目的,你要企在兩極的其中一邊定不能顧全大局也不能取平衡,不斷互相傷害誰也不好受。既然大家都有愛香港的原因,互相尊重就如此困難嗎?不是要你放棄自己的理念,沒有沒問題的社會和政府,政府做得不當,傷及持份者時必需要開口的,從來政府都是被指責的對象,她是協調者,即使難為亦不用刻意體諒她,有責罵才能推動改進。

無論如何,生於同一片天,希望大家認真想自己愛香港的甚麼,筆者最愛的是香港充滿人情味的人與事,不希望因為政治對抗而消失,你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日前通過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絕對是平息暴力抗議活動、恢復法律秩序的必要條件,這些也會讓香港經濟恢復一定的常態與穩定。

    蕭暉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