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建制派爛泥扶不上牆,中央需另覓代理人

2020-07-24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24 at 10.22.52.jpeg

立法會選舉即將到來,目前仍未知會否因疫情而推遲。不少建制派中人都呼籲推遲選舉,表面上看是因為疫情嚴峻,但大家內心都知道,現在投票的話建制派多半要輸到脫褲,因此希望以拖待變。但從近年建制派在香港一連串政治事件中的無能表現就可以看出來,無論何時進行選舉,都改變不了他們爛泥扶不上牆的本質。建制派和非建制派某種程度上可視為中美在香港的代理人,北京的代理人早就被華盛頓的代理人打得丟盔棄甲,中央最終無奈之下只能直接出手訂立港區國安法,這給中央製造了多少麻煩?這種毫無建樹的代理人留之何用?

由於各種原因,大國之間不便直接出手對抗,因此國際上向來不乏代理人戰爭。在香港這個中美博弈的前沿陣地,自然也少不了代理人之間的對抗。在過去中美鬥爭不算激烈的時候,建制派還能渾水摸魚、濫竽充數一番,但是隨著中美關係急劇惡化,當非建制派真刀真槍上陣時,建制派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建制派不止無能,而且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當年有23條立法田北俊倒戈,去年有修訂逃犯條例時一批建制派態度含糊不清、首鼠兩端。在中美多個博弈的陣地,美國基本上收穫非常有限,唯獨在香港收穫重大,給中國製造了不小的麻煩。

硬要扶持扶不起的阿斗,代價是慘痛的,中央對此應該有著清醒且深刻的認識。其實當年國共內戰也是一次代理人的戰爭,單看牌面,美國扶持的國民黨根本沒道理會輸給前蘇聯扶持的共產黨,但國民黨就是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美國也徹底失去了大陸,屬於重大戰略失敗。又例如,美國扶持的南韓李承晚和南越吳庭艶、前蘇聯扶持的阿富汗卡爾邁勒,也都是一群典型的阿斗,不但斷送了自己的大好局面,還把主子也拖下水。美國和前蘇聯都因為代理人不爭氣而親自出手,結果不但損失慘重,而且受盡輿論指責,更可悲的是根本於事無補。

由此可見,在代理人戰爭中,背後的大國能不出手還是盡量不要出手。所以,由中央親自出手訂立港區國安法,雖然能夠起到立竿見影的作用,但是代價也是巨大的,否則中央為何不一早出手?君不見國安法出台後國際輿論一片指責之聲,也給了美國干預香港的口實,建制派真可謂是給中央挖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坑。像建制派這樣的無能之輩,如果中央還繼續扶持,難道是想重蹈當年美國扶持國民黨的覆轍嗎?為何不能換一個代理人呢?正如敘利亞內戰,美國原本扶持的代理人敘利亞反對派不成氣候,就改為支持庫爾德人,之後局面大為改觀。

就連筆者這個藍到發紅的人,其實也十分不情願投建制派一票,最終含恨把票投給他們純粹是為了不讓反對派贏而已。其實,如果不是比例代表制和功能組別這兩大防護罩加持,建制派在立法會根本就不可能成氣候,回歸23年可謂毫無建樹。相反,反對派在於己不利的制度下卻越戰越勇,現在有望在中央設計的遊戲規則之下,將中央在香港的佈局全盤推翻,這難道不是巨大的成就嗎?建制派在佔盡制度便宜之下卻被反對派壓得抬不起頭,其無能可見一斑,這充分顯示了北京一直信錯人,因此中央也必須檢討,為何自己只能籠絡到一批庸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