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排內」上腦 蔡堅「抵鬧」

2020-07-28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28 at 09.52.59.jpeg

香港第三波疫情高燒不下,中聯辦發言人26日表示,中央政府將隨時應特區政府請求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並且批評有人無端質疑「相關做法不符合本港法例和專業守則」、「內地醫護人員無法以英文溝通」,有關說法對內地同業充滿傲慢與偏見,令人震驚及不恥。明眼人看出,這是不點名批評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等黃色醫護的奇言怪論。這位蔡堅也確實「抵鬧」,人命關天,仍然「排內」上腦,自我感覺良好,處處為了保護小圈子利益,費盡心思。

香港疫情大爆發,公立醫院隔離病房已到爆滿邊緣,部份確診病人須等待數天,才獲安排入院。這主要由於欠缺檢疫設施、檢測能力嚴重不足,包括人手不足。現時的檢測能力瀕臨爆煲,檢測量每日不到一萬,不如一海之隔的澳門,日前更發生調亂檢測樣本的嚴重失誤,顯示檢測能力已達極限。

檢測能力無法大幅提升,背後是檢測費用非常昂貴。香港現在大量採購海外進口試劑,採購價格高達五六百元,而外國自身測試劑盒也不足夠。國產試劑由於內地檢測量大,又是政府集中規模採購,只需要幾十元人民幣,貨源充足。澳門引入國產檢測,每個人只需一兩百元,香港動則一兩千元,費用驚人。

醫學會日前舉行記者會,有記者問到澳門檢測量比香港還要高,原因是甚麼?會長蔡堅馬上冒出「因為特首不同」,被一些「黃絲」視為金句,實乃嬉皮笑臉,轉移視線,以政治化語言蒙混過關。

港澳抗疫不同,與特首確實有關,香港特首被蔡堅這些傳統的醫護勢力綁架,堅持本地測試,結果引致檢測能力不足。香港檢測昂貴又緩慢,醫學會最清楚,但蔡堅迴避核心問題,不想解釋,也無法解釋,就「四兩撥千金」,將特首作為擋箭牌。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內地有效抗疫已經舉世公認,當中最關鍵的是具備強有力的核酸測算能力。北京六月初爆發疫情,馬上為上千萬市民進行檢測,不到一個月即控制疫情。這種成功經驗已經獲得《紐約時報》等媒體和外國醫學界承認,但蔡堅之流仍然拒絕面對,迷信西方。

對於香港前線醫護人手不足的問題,建制派認為政府應該請求中央派出醫療隊協助,黃色醫護馬上表態反對,蔡堅給出的理由更是啼笑皆非,指因為香港醫護都是使用英文交流,而內地講普通話寫簡體字。過去半年,中國的醫療隊已經遠赴意大利等幾十個國家支援指導,都沒有存在問題,都能夠與當地醫學界合作,為什麼一國之內的香港就不行?蔡堅的荒唐言,暴露的是其「排內」心態,以及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因此被中聯辦不點名批評「對內地同業充滿傲慢與偏見」。

另一方面,醫學會強烈要求香港政府和私家醫院合作,每人發三千港元醫療劵,讓港人持醫療劵到私家醫院檢測和進行新冠疫情的有關治療。這筆開支,大約225億港元。蔡堅抵制內地醫護人員的支援,也很有可能爲了業界利益,還想吃這個大蛋糕。

為了市民健康,政府花兩百多億也沒關係,但關鍵是於事無補。一來沒有解決檢測力不足,二來沒有真正解決收費偏高的問題,只是肥了蔡堅和他背後的利益集團。

香港醫學會「醫醫相衛」一向為人詬病,打著「專業自主」,拒絕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渲染引入內地醫生「隨時會醫死人」,罄竹難書!值此生死存亡之秋,特區政府應該以市民安危優先,大膽向中央請求,引入內地醫護支援,引入國產核酸測試(如果擔心隱私洩露,對國產測試缺乏信心的市民,則可以選擇現在的「洋測試」),打破醫療界一些既得利益集團的綁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無論如何,面對近半年最嚴峻的這一波疫情,香港社會當務之急應該是儘力防止病毒進一步擴散,而不是糾纏個人的政治利益。

    戴慶成  2020-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