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對話》賈慶國、傅高義談中美關係

2020-07-30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30 at 16.27.41.jpeg

中美聚焦全新環節‧Pacific Dialogue《太平洋對話》,請來前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教授、前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傅高義教授 (Ezra F. Vogel)。由主持James Chau與兩位嘉賓對談。

James:我是 James Chau,大家收看的是《太平洋對話》,一個圍繞美國與中國的自由對談節目。本星期十分榮幸請到兩位嘉賓,二人都致力用他們的工作和個人力量為世界和全人類作出貢獻。傅高義教授是前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主任,而賈慶國教授是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兩位嘉賓現時分別身在北京和波士頓,我就在香港。可是我們身處的世界呢?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形容現時正是中美建交40年以來的「低位」,賈慶國教授你同意他的說法嗎?

賈慶國教授:視乎你用甚麼角度去量度,現是應該至少是其中一個「低位」。我認為從政治而言,目前確實是新低;但如果從經貿關係、民間交流方面去想,我們還是遠高於低位。因此我覺得政治方面是40年以來最差的時間。

James:傅高義教授你目睹了這段關係的開端、發展和演化,過程既美好又複雜。有人認為目前處於低位,卡特總統差不多一年前就曾經警告過,我們正向著「現代冷戰」發展。這是一個假設還是真正會出現的結果?

傅高義:我同意賈教授的說法,在政治方面我們可能已經到了最低位。蓬佩奧某日在一個演說中提過,認識美中關係的重要性的人都知道情況有多壞,當時大家對他的演說反應都很大。我覺得從政治的角度,大家討論新型冠狀病毒時,國家之間互相指責,又或是有國家元首用不顧事實和誇大其詞,其實都很危險和嚴重。我都認同目前最差的就是政治層面。同一時間我們 (中、美) 還是有很多醫護衛生界方面的聯繫,兩國專家依然在共同努力。商界的合作、學者之間的合作肯定仍然存在。這不會是1973年我初次訪華的情況,那時兩國差不多沒有任何聯繫。

James:既然你提到了疫情,大家都知除了政治上的損失,人命損失、群眾受感染、病死等等的事每一天都在發生。瘟疫重臨,連帶你早在1973年經歷的情況也有可能將會重現。可是傅高義教授你最近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的文章,特別提到過去數10年你培訓過的中國學生。你指出了他們左右為難的困境:一面是對國家的忠誠,那是一份真摰的忠誠;一面是對美國的情感,因為他們視這裡為第二個家。置身在兩個世界之間,現在是否不可能再平衡兩面的利益和情誼呢?

傅高義:他們與我的感受相同。我要忠於自己的國家,但又要維繫與另一個國家的關係,而且他們很多都喜歡在另一個國家的生活。當很多美國人不假思索的在批評,對共產黨內不論甚麼人都提出批評,以為所有黨內的人都憎恨美國,這不是事實。對於很多來到了這裡 (美國)、一方面想忠於中國、幫助自己國家,另一方面又想維繫在美國的朋友、其他學者和同事的關係和學業的人,他們陷入了兩難的局面。我知道他們當中不乏愛國者,為國家感到自豪又忠於國家。可是現在,即使他們知道有很多明白事理的美國人,美國政府用了這些不光彩的對華手段,同一時間特朗普和蓬佩奧又說了很多天方夜譚一樣的話,他們仍然知道可以與美國人建立友誼和工作關係。

James:我們提到傅高義教授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的文章,相信賈慶國教授也讀過了。賈慶國教授我想問一問,傅高義教授的文章用「美國施行措施令中國轉向反美」作為標題,有沒有辦法阻止情況惡化下去?看看在國內,成都的美國領事館剛剛一兩天前關閉了。之前幾天就是中國駐休斯敦總領事館,也在肩負了多年重任之後關閉了。可以制止,可以停一停嗎?我明白 (兩國關係) 未必可以更進一步發展,不過有辦法制止情況繼續惡化嗎?

賈慶國教授:目前有難度。我感到特朗普政權有決心要借助引發危機,來增加在大選中的政治力量,因此情況不容易改變。中國國內亦有政治問題,因此當美國要關閉休斯敦總領事館,中國就覺得有必要關閉成都的領事館。假如美國再決定有下一步的行動,中國政府也會認定有必要做相應的事。兩國的關係處於舉步維艱的狀況,不斷惡化。我只希望相方人民都可冷靜下來,用務實的方式去處理好兩國關係。很不容易但我希望彼此都可以盡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