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玉軍:中美之間,俄羅斯不會選邊站,只會坐山觀虎鬥

2020-07-31
馮玉軍
復旦大學教授、俄羅斯問題專家
 
AAA

螢幕截圖 2020-07-31 上午10.48.26.png

摘要

中俄關係發展一定要遵守《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里的「三不」原則,即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還要加上一點,不意識形態化。我們千萬不要有那種想法——要拉着俄羅斯和誰誰對抗。中國發展到今天,我們的安全需要自己來保衛,沒有人能夠幫助我們,說實話,也沒有人打心眼裡真的想要幫。在經濟問題上,我們要更清楚地明白:中國四十年改革開放的成功,中國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更重要的是得益於融入國際體系,和所有國家,特別是發達國家建立起了平等互利的關係,開展了平等互利的經濟合作,這是我們四十年改革開放的經驗。

本文節選自7月14日,「共識國際講壇」馮玉軍教授講座的文字整理稿。


提問:東正教思想傳統在當今俄國發展中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

馮玉軍:普京上台以後特別注重歷史傳統,對東正教也特別關注,特彆強調東正教在維繫俄羅斯國內團結、保持俄羅斯傳統價值觀中的作用;甚至在對外政策中,東正教會都在發揮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在對烏克蘭的關係,包括對巴爾幹半島、對希臘,特別是對塞爾維亞這些和俄羅斯有着共同宗教信仰的國家的關係方面,東正教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有一點我們需要清楚,在俄羅斯的政教關係當中,教會從古至今都是服從於世俗權力的;如果說在沙皇時期教會是沙皇的工具的話,那麼在今天,東正教會更大程度上是俄羅斯政權的一個左膀右臂,當然,這種左膀右臂使用起來,特別是在國內,就有了一種對俄羅斯民眾而言更加可接受的可能。所以說,儘管現在俄羅斯沒有官方意識形態,也沒有原來蘇共中央宣傳部之類的那些官方機構,但是教會在貫徹俄羅斯政府包括普京的思想方面其實是發揮了非常巨大的作用。

ec1e365b934f75f64f8b0710015f1b4d.jpg

提問:能否談談中俄關係的一些歷史問題?

馮玉軍:在歷史上,中俄關係即使說不是最重要的,也是至關重要的,甚至可以說是深入骨髓的。在國家安全方面,近代以來俄國是從中國攫取領土最多的國家,通過不平等條約划走了15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通過各種卑劣的手段促使唐努烏梁海加入蘇聯,鼓動外蒙古獨立,等等,可以說俄國讓中國喪失了接近40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這對中國來講可以說是重大的安全威脅。當然,今天我們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這個條約,不管出台的背景怎麼樣,但是已經簽字了,在條約里明確規定了中俄兩國相互沒有領土主張,兩國之間不存在領土爭議,在國際法上可以說是划上了一個句號。而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我覺得歷史不能抹煞,我們在國際法上,今天對俄羅斯沒有領土要求,但是這段歷史要始終銘記在中國人的心裡、腦海里。歷史不能選擇性地記憶,不能這邊對一些國家就強調對自己的侵略,那邊對其他國家就完全淡忘、漠視,選擇性地強調和選擇性地失憶,最終受害的仍然還是中國。最近幾年中國的一些中學歷史教科書甚至刪除了沙俄侵華的內容,我覺得這樣做是極其不適當的。我們可以按照現行的國際法,在現實國際政治當中遵守國際法,遵守中俄兩國之間的條約,但是如果這種歷史記憶被抹去的話,對中國人來講將是一個歷史性的災難。這是一方面。

螢幕截圖 2020-07-31 上午10.41.12.png

俄羅斯通過《璦琿條約》割去的土地

第二個方面,近代以來,蘇聯也好,俄國也好,對於中國的影響是全方位的。我們都知道共產國際在國民黨改組和中國共產黨建立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我們也都知道,1949年以後曾經有一段時間,中國實行的是全盤蘇化,從政治制度、經濟體制、軍事、文化、思想各個層面全都是全盤蘇化,這對中國的影響可以說是深入骨髓的。鄧小平同志曾經說過一句話,他講:中國的改革開放在某種意義上來講其實就是去蘇聯化。但是,這個任務是異常艱巨的,同時也將是長期的。所以說,對蘇聯、對俄國,我們應該有更多的研究,有更多的清醒的認識;但是非常可惜,我們的研究也還不到位,我們的認識也還有很多停留在表面的地方,這是我們學者應該反省的,也是希望能夠得到國家和社會更多支持的地方。

提問:聽說俄羅斯人的人均收入挺低的。實際情況如何?

馮玉軍:俄羅斯的人均收入,按照去年的數據的話,官方統計是每個月3000多人民幣。我的一些朋友也都是俄國的高級知識分子,有莫斯科大學的,有科學院系統的;他們中一個教授,每個月單純地從單位拿的工資也就是5000多人民幣,所以很多人也迫不得已要有第二份、第三份兼職——除了自己的本職收入之外,也還要去外面講課、當翻譯、做導遊之類的,來彌補家用。

實際情況也確實不容易,我去年去遠東,遇到一個小夥子,他是做導遊的——在遼寧大學學過四年漢語,可以給中國人做導遊。他跟我講,他一個月可以拿到10000塊人民幣的收入,他的父母親一個是醫生,一個是律師,但是父母親每個人每個月只有四五千人民幣的收入。

俄羅斯一個非常重要的社會問題也就是巨大的貧富差距,窮人和富人之間的收入差別是非常巨大的,有的時候是非常非常嚇人的。所以我剛才也講到,這些年很多俄羅斯大學畢業生,包括一些中青年可以走得動的知識分子,也都在選擇出國;現在很多去德國、歐盟國家,在以色列現在有上百萬俄羅斯的猶太人,當然一方面是經濟狀況的原因,另一方面還和歷史上俄羅斯的排猶運動有關係。總之,能走的一些人在加速離開,這對俄羅斯來講也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俄羅斯一方面人口數量在減少,另一方面人口結構也在惡化,知識精英、財富精英在外逃,而斯拉夫人的出生率在降低,其他少數民族的出生率保持高位,這對俄羅斯來講確實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戰略問題。所以普京這些年也是很關注這個問題,採取了一些措施,但是收效甚微。

提問:俄羅斯為什麼不發展輕工業?

馮玉軍:他們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了。但在輕工業方面,俄羅斯沒有比較優勢。另外,農業方面,俄羅斯馬鈴薯種子有70%是要從荷蘭進口的,這是很難以令人想像的。很多藥品也從國外進口。俄羅斯試圖推進輕工業發展,這些年也還是有一些改觀,但是想讓它再恢復到一個完整的工業體系,是很困難的。

shutterstock_1419194690.jpg

提問:如果俄羅斯在中美之間站隊,俄羅斯會選擇中國還是美國?

馮玉軍:這個問題我們也要看歷史。首先,俄美關係不會因為中美關係惡化而迅速走近。為什麼?因為俄美關係本身有問題,特別是俄羅斯國內的政治,美國人對它的看法,俄羅斯這些年激烈的對外行動,克里米亞問題、敘利亞問題,包括利比亞問題,等等,都制約着俄美關係。更為重要的是,美國人特別看重俄羅斯對於美國大選的干涉,對於美國國內政治的干預。這些問題不解決,俄美關係很難有一個迅速的好轉。俄羅斯不會選邊站隊。俄羅斯對待中國方面,歷來都是在別人和中國發生矛盾衝突的時候,俄羅斯打着調停的名義,打着幫助中國的旗號,來從中獲得最大利益的。1860年的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進北京的時候,俄國人一方面把中國的軍事地圖給了英法聯軍,另一方面藉著調停的借口,從中國獲得了巨大好處,簽署了1860年的《北京條約》,使清政府承認了1858年的《璦琿條約》,等等。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烏蘇里江以東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基本上被俄國不費一槍一彈就收入囊中。我覺得歷史不可能百分之百重演,但是會給我們很多的借鑒和警示。在今天的中美俄關係中,俄國也不會選邊站隊,但是它會極力地利用目前的機會,為它創造最大的價值。

提問:有一種觀點認為,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所推行的「休克療法」是西方實施的陰謀。您怎麼看?

馮玉軍:將俄羅斯民主轉型和經濟改革全然認為是歐美的國內陰謀,我覺得這種說法是片面的,因為蘇聯的模式到了最後,蘇聯之所以解體,是因為它的模式難以持續下去。

最近俄國政治人物非常重要的一句話就是針對這次修改憲法,他做了三點非常重要的判斷,第一,他否定了1922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成立條約》當中的民族自決權(即加盟共和國退出聯盟的權利),他認為這種民族自決權導致了蘇聯解體;

第二,他否定了蘇聯憲法和蘇共在政治生活當中的壟斷地位;

第三,他就否定了蘇聯解體是外來因素強加的這種結論,他認為蘇聯解體根本原因還是內部出了問題。

蘇聯模式走不下去,當時整個社會主義國家陣營中,東歐國家選擇了自由主義的道路,經歷了經濟縮水,這不完全是由私有化本身造成的,更大程度上是由於蘇聯解體,傳統的經濟聯繫斷裂所造成的經濟危機。關於私有化本身,確實俄羅斯的私有化也有問題,這種休克療法過於激進,而且當時將國有資產分配全民而發行的私有化債券很多並沒有成為普通民眾的資本,而是被聚集到一些寡頭手裡,成為他們攫取國有資產的手段。但是私有化本身,從根本上還是明確了當代俄羅斯比較清晰的產權制度,在經歷了1990年代葉利欽時期的經濟衰敗以後,普京執政,2000-2007年經濟比較高速的增長,一方面得益於高油價,另一方面和私有化改革也有巨大關係。剛才我們講到,這些年俄羅斯經濟的困境,一方面和國際上的金融危機及外部制裁有關,另外一個根本問題是它的國家資本主義導致的產權混亂和國有企業的效率低下,包括內部人交易這些問題。所以說,把所有問題都歸結於私有化,我覺得是有失偏頗的。私有化是有問題,但俄羅斯經濟的困難從根本上是它的體制和內外戰略導致的。

提問:能談談普京的任期問題嗎?

馮玉軍:這次憲法修正案通過以後,他就從法理上消除了連任的障礙,在2024年他可以參選,而且連任兩屆,到2036年,這是從理論上推的。而且現在普京也有講話說,他不排除到時候再參選總統。可以說,從憲法上,他已經掃除了制約他連任的障礙,理論上他有可能執政到2036年。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究竟能執政到多久,也受很多因素影響。首要問題就是普京身體究竟怎麼樣,當然現在普京還是非常精神,但是到2036年的時候會怎樣呢?能不能到2036年,也是一個問題。另外就是俄羅斯國內各種因素,經濟的變化、社會的變化,還有目前激烈的國內外互動。所以說,這種問題沒有人能夠準確判斷。我們拭目以待,看他執政到什麼時候,而且執政效果怎麼樣。

shutterstock_707059162.jpg

提問:如果俄羅斯是不在中美間選邊站隊,中國如何發展中俄關係?對於中方一直強調的不斷提升的中俄關係,利弊如何?

馮玉軍:我覺得最關鍵的不在於俄羅斯;對於任何一組雙邊關係來講,最關鍵的還是在於中國自身。我們究竟怎麼樣看待自己?我們的身份——中國是誰?中國的利益在什麼地方?中國在國際體系里要發揮什麼樣的作用?中國要把自己建設成一個什麼樣的國家?這些是我覺得最核心的因素。只有這些都想清楚了之後,發展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我們才能真正心裡有數。今天中俄關係被稱為「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但是我們要想一想,「全面戰略協作」是不是像我們所預期的那樣改善了中國的周邊環境、國際環境,是不是像我們所預期的那樣減輕了美國對中國的壓力。如果大家回顧這些年中美關係的變化、中俄關係的變化,可能我們會得出非常清晰的結論。

我覺得對於中俄兩個國家來講,和則兩利,鬥則兩傷,關係絕對不能搞壞,必須保持睦鄰友好的關係,因為這是我們通過慘痛的歷史經驗教訓得出的經驗。中俄不能搞壞關係,如果中俄關係惡化,再恢復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兩國在邊境上陳兵百萬,迫使我們深挖洞、廣積糧,搞大小三線建設,痛失一個實現現代化機會的話,我覺得是不明智、不清醒的。但是關鍵是度;中俄關係要好,好到什麼程度,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在我個人的理解里,以我這些年的研究,我的一個體會是,中俄保持睦鄰友好關係——長期穩定、平等尊重、互利合作的睦鄰友好關係,對中國來講是最合適的。中俄關係發展一定要遵守《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里的「三不」原則,即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還要加上一點,不意識形態化。我們千萬不要有那種想法——要拉着俄羅斯和誰誰對抗。中國發展到今天,我們的安全需要自己來保衛,沒有人能夠幫助我們,說實話,也沒有人打心眼裡真的想要幫。在經濟問題上,我們要更清楚地明白:中國四十年改革開放的成功,中國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更重要的是得益於融入國際體系,和所有國家,特別是發達國家建立起了平等互利的關係,開展了平等互利的經濟合作,這是我們四十年改革開放的經驗。

有的人講:中美貿易戰,我們和美國貿易戰打起來無所謂,美國人不向我們出口大豆,我們可以從俄羅斯買;美國人不向我們出口芯片,我們可以從俄羅斯買。我說:你認真算過一筆賬沒有,這都是結構性問題,是要從實際出發的;2017年中國從美國進口了3700萬噸大豆,而俄羅斯2017年全年的大豆總產量——不要看它的領土面積多大——不過600多萬噸,連中國從美國進口的一個零頭都不夠,你怎麼樣實現對美國的替代?高科技同樣如此,我們每年從美國進口幾百億美元的芯片,俄羅斯能夠生產嗎?不可能的事情,俄羅斯還需要從中國進口芯片呢,它現在很多航天的東西都需要從中國進口電子元器件。剛才我講了它的科技發展水平,特定領域——可能在核能領域、原子能領域,它有自己的一些東西,在戰鬥機發動機等方面有自己的優勢——之外,在很多層面,我覺得它的整體科技水平和工業製造能力,和中國已經不在一個量級上了。我們難道還希望在中美關係惡化以後,能從俄羅斯取得什麼樣的科技支持嗎?我覺得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美國人看得嚴,俄國人看得比美國人還嚴,中國在俄羅斯最好的工科大學鮑曼莫斯科技術大學學習的學生,它的核心實驗室從來都是對中國學生關閉的。所以說,我覺得不在於俄羅斯怎麼樣,而在於我們是不是把所有的問題都想清楚了:中國是誰?我們要什麼?俄羅斯對中國意味着什麼?美國對中國意味着什麼?我們心裡是不是有一筆清楚的賬,如果這個賬算清楚了,自然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

提問:今天俄羅斯有全民免費醫療和教育嗎?

馮玉軍:還是有的,但是水平很低。如果得一個頭疼腦熱,可能會從免費醫療里拿一點葯,但是如果真得了大病,從它的免費醫療體系里要得到救助,是非常非常困難的。教育分為兩種,有付費的,有國家免費的,但是相比較而言,這種雙軌制下,付費的教育質量更高,免費的教育水平比較低。

提問:俄印關係對中國的影響是什麼?

馮玉軍:最近網上一直在傳,在中印發生了邊界對峙的情況之下,印度國防部長跑到了俄國;中國國防部長也到了俄羅斯,參加俄羅斯今年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的閱兵式。俄羅斯向印度出售了33架先進戰機,也有大量先進坦克,戰機合同已經簽署了;S400防空系統,印度人也要求俄國提前交付,似乎俄羅斯也答應了。但是,不要就看這幾天的事情,我開篇就講了方法論,我們一定要在一個長時段里看問題。其實這些年來,甚至在冷戰時期,蘇聯和印度就是接近於盟友的關係。蘇聯解體以後,印度和俄羅斯的軍事技術合作水平是非常高的,不僅俄羅斯大量地向印度出口先進的軍事裝備,而且兩國也在共同研發先進的武器裝備,比如說布拉莫斯導彈,無論是陸基的還是海基的、天基的;包括第五代戰機,現在叫做蘇-57,包括印度從俄羅斯租賃航空母艦和核動力潛艇,雙方的軍事技術裝備合作層次、力度、金額、水平其實一直是高於俄中之間的。

不僅俄印之間是這樣,俄羅斯和越南之間的軍事技術裝備合作也都是非常密切的。俄羅斯向越南出口先進的反艦導彈,如「花崗岩」反艦導彈,向越南出口基洛級潛艇、蘇-30戰機,等等;這些都是有着深刻地緣政治考慮的,不僅僅是圍繞掙錢,還有它的地緣政治目的。所以說,俄羅斯的外交是非常成熟的,在世界局勢發生急劇變化,包括中俄之間的力量對比也在經歷着歷史性變化的情況之下,俄羅斯對華政策的考慮是多面、多元的。我想大家對這點其實也很清楚。

提問:能談談中俄油氣合作問題嗎?

馮玉軍:社會上傳言,中俄油氣合作長期協議是固定價格,在國際油價急劇下跌的情況下,中國從俄羅斯買油是付高價的。其實不是這樣的,大家如果看一看已故的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先生寫的書,包括在《新民周刊》上發表的文章,包括對中俄的定價公式有過一個非常好的說明;不存在固定價格的問題,中俄之間的石油長期貿易是隨行就市的,是根據國際石油市場變化調節的。在今年國際油價下跌特別厲害的時候,我在「今日頭條」上發過一個小短文,對這個問題也有過一個說明。我根據這幾年查到的中國海關公開數據,對比了中國從沙特和俄羅斯進口的原油的量和總價,進行了計算,單價基本上是持平的;也就是說,2016-2018年,中國從沙特和俄羅斯進口的原油,基本上都維持在60美元/桶的水平上,有的年份俄羅斯稍高一點,有的年份沙特稍高一點,沒有特別大的差別。實際情況也是這樣,我們從俄羅斯買油,不存在高價買油的問題。

螢幕截圖 2020-07-31 上午10.42.49.png

前發改委副主任、能源局長張國寶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我們要看,中俄的能源合作領域其實很多。在石油領域,我們有和俄羅斯的長期石油貿易協定,有管道的建設,有中國在俄羅斯上游的勘探開發投資;在天然氣領域,我們也要建東線天然氣管道,而且已經建成,實現了輸氣,我們也在俄羅斯亞馬爾項目上進行了大量投資,也從俄羅斯購買液化天然氣。總體上來講,中俄能源合作是一個互利雙贏的領域,我們從俄羅斯獲得了資源,俄羅斯獲得了中國的投資,獲得了中國購買石油和天然氣的貨款,同時也獲得了技術和市場。但是,如果我們看的範圍放得更大,放到我剛才講的世界能源革命,放到新能源革命、頁岩革命和智慧能源革命三場革命的大的視角上來看,我覺得,和俄羅斯相比,中國在市場上佔有的地位更加有利:我們有資金、有技術、有市場,同時我們也有資源——中國也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國,我們有知識。

在整個能源產業的鏈條里,我們所擁有的優勢要比俄羅斯大,而且現在國際石油市場正在經歷着歷史性變化,正在從原來的賣方市場轉向買方市場——俄羅斯拓展中國市場的需求、渴望,要比中國從俄羅斯買油、買氣的需求更大。所以說,在未來的中俄能源合作過程中,怎麼樣更好地發揮我們手中所擁有的優勢,獲得更多的利益,甚至我們把眼界放得更開,從全球角度來講,怎麼樣獲得中國所需要的能源、保障中國的能源安全,我覺得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總體來講,我們討價還價的資本要遠遠大於俄羅斯,我們應該更好地發揮出來。

今天的交流就到這裡,希望有機會和大家進行更多交流。我在《世界知識》有一個專欄,在澎湃新聞也有一個「普京的『孩子們』」的專欄,希望大家多多捧場,多多支持,謝謝大家!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知滄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