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民主黨守行為一年 公民黨卻很難翻身

2020-08-03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03 at 09.33.30.jpeg

一如所料,今屆立法會選舉進行了大面積的DQ,總共有12人被取消參選資格,除了「大熱門」黃之鋒等一眾「港獨派」、「自決派」人士之外,公民黨也首次被DQ,6人參選4人被DQ,頗出乎外界意料。

有評論認為既然特區政府已經決定因應疫情押後選舉,為何還要大費周章的進行DQ?原因很簡單,DQ還DQ,押後歸押後,這是兩件不同的事,不能混為一談。特別是在香港國安法出台後,香港已經進入國安法時代,過去沒有守好的線,沒有把好的關,都需要重新執正來做。現在提早將紅線亮出來,有規矩才能成方圓,才能讓社會尤其是反對派弄清楚自己的角色與定位。所以,押後選舉的同時,要DQ的還是要DQ。

對於這次DQ名單,外界議論最多的是公民黨幾乎全軍盡墨,只剩下曾在文匯報訪問中表明不支持暴力和「港獨」的譚文豪,以及臨參選前才火線入黨的林瑞華,多名主將都被DQ。但同時,近年與公民黨一樣走激的民主黨,同樣表示過「攬炒」立場,卻沒有一人被DQ,何以兩者出現完全不同的對待?當中可能有兩個原因:

一是DQ參選人不是一件簡單工作,需要花大量時間去搜集證據,核實其參選資格,否則必將遭到司法覆核的挑戰。所以,DQ者必定有先有後,一些證據確鑿或者早交表的參選人,自然較早有決定,至於一些遲交表或需要時間搜証者,決定當然較後。但在提名期結束後,特區政府隨即宣布押後選舉,這樣有關核查工作自然同步結束,即是說民主黨以及其他反對派人士沒有被DQ,不一定代表他們全數過關,可能只是還未輪到他們選舉已經押後。

二是違規的程度。公民黨這次被DQ,主要源於兩宗「罪」,一是尋求外國干預香港事務,罪証就是去年要求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甚至致函華府請求美國落實制裁措施,罪證確鑿根本無從抵賴。二是公民黨明確反對香港國安法,並且曾簽署「攬炒綱領」,而郭榮鏗在內會長達10個月的拉布,正表明其癱瘓議會有實質的行動。

這二條罪是公民黨4人被DQ的主要原因。民主黨雖然也有類似言論,但一是他們狡猾地沒有致函外國,沒有留下罪證,二沒有整個黨沒有簽署「攬炒綱領」,沒有將整個黨綁上「攬炒」戰車上,在違規程度上與公民黨不同,或者因此而逃過被DQ命運。

當然,真正原因為何外界不得而知,現在選舉押後一年,政府表示屆時提名將重新進行,民主黨和公民黨命運又將如何?對公民黨而言,勾結外國勢力之罪已經入定,原班人馬參選肯定再次被DQ。但派出一些名不見經傳的新人,則必定會再被問及是否認同這些路線,如果認同自然照樣被DQ,但不認同又如何向「手足」交待?而且,公民黨又是否有這麼多又有實力、又是一張白紙、又可與公民黨過去立場劃清界線的黨員?經此一役,公民黨將很難翻身,除非進行一場「脱胎換骨」的改革,否則公民黨將再無出路。

至於民主黨雖然這次沒有被DQ,但不代表其言行符合參選資格,除非民主黨真的與手足「齊上齊落」全線退出選舉,否則如果他們要繼續參選,未來一年等如是「守行為」,如果再有違規行動,再有出格言行,繼續跟隨「攬炒派」走國際線,走「攬炒」路線,今日可以DQ公民黨,明年一樣可以DQ民主黨。

反對派要走全面對抗之路,要走「你死我活」的鬥爭,就不要再妄想參選,這樣的道理,到了今是今日還不明白?既然不明白,所以這次才要在押後選舉的同時,也要堅持進行DQ,就是讓反對派知道政治紅線,知道外國的恫嚇、所謂國際線根本毫無作用,他們要參選就要遵守規矩,不想成為下一個公民黨就要改弦易轍,這樣才有出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日政界最熱議的話題,莫過於立法會選舉應否因疫情嚴畯而押後,甚至有意見提出以臨時立法會,填補新一屆立法會前的真空。到底回歸前成立臨時立法會的做法,於目前狀況是否適合?

    朱兆麟  202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