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劉慧卿們的困境

2020-08-24
路易
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24 at 14.51.47.jpeg

最近劉慧卿在網絡被噴爆,連登友們只差咒她死了。原因只是因為這位泛民元老說了幾句反對特朗普的話。

特朗普為自己的選戰,犧牲香港打擊中國是全世界人都能看出的技倆。其一系列陰招、損招已實實在在的打擊香港經濟民生,難怪劉慧卿談到:特朗普口說支持香港人,實際推香港「落地獄」。她會在所有場合表示反對。

這有什麼難理解的嗎?然而網友們卻指她「賣港」、「投共」,並以各種身體器官詞彙侮辱她。更有人支持特朗普,講出香港「不破不立」,「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夢話,實在令人驚歎。

本想借助影響力發聲,卻被「自己人」打成過街老鼠,不知Emily當初從政時有沒有想到這般下場。

這早已不是她第一次被網絡群嘲,最近一次是國安法通過後。而她只是在接受外媒訪問時講「香港只有少數人支持香港獨立,大多數人都認為一國兩制冇問題」,而已。

劉「被投共」也不是第一次了。2010年作為民主黨代表走入中聯辦,促成了當年的政改方案。2015年組飯局帶黨友與時任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互相妥協,創造「最大公約數」難道不正是政治的本意嗎?作為地方政治人物與中央政府保持溝通,難道不是從政者應有的態度嗎?這種再正常不過的做法卻被罵的狗血淋頭,想必她也只能懷疑人生了。

如今,這遠不止是劉慧卿一個人的遭遇,胡志偉初選時只是拒簽「攬炒宣言」,現在什麼境遇?涂謹申只是在選舉推遲後講他的支持者中希望泛民留任立法會的人較多,就被大規模問候母親。筆者並非他們的支持者,只感歎這是怎樣畸形的社會氛圍?

社交媒體時代的到來與長期放任的教育政策導致香港年輕群體趨於幼稚化、狹隘化、極端化。以前說視野狹窄是說一個人只認識香港1,100平方公里內的世界;後來宅文化冒頭,視野狹窄指憋在幾百呎的家中,連社會都不認識。現在好了,視野狹窄已經窄到了6吋的手機屏幕,只看那些根據自己喜好推送的信息,當然無法理解現實的世界。

無知者無畏,如果由這些人決定政治,後果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到的。到時不是誰得利誰損失的問題,而是大家一起死。

傳統泛民也難辭其咎。一路不反對不割席,縱容極端勢力,意圖藉助社會運動擴大票源的算計,讓他們「養蠱為患」,自身難保。但畢竟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國安法訂立後,制度只會允許「忠誠的反對派」,民主派參政的機會大概率仍會落到他們頭上。

劉慧卿們,是時候拾回自己的尊嚴了:不要再迎合激進選民,反而應該堅決與北京合作打擊極端勢力;不要再「邀請」外國干涉香港,而是有事找北京談;不要再煽動對立為立場說話,而是走回和平理性的道路,為道理發聲。

你們有這個腦,就看有沒有心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