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齊上齊落 像極了愛情

2020-08-25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25 at 17.56.21.jpeg

「早上起來,還是得去上班,像極了愛情!」台灣網絡最近掀起一股「寫詩」熱潮,只要文末加上一句「像極了愛情」,立即化身詩人。留下?還是離開?香港反對派議員面對立法會延任一年是否總辭,鬧劇不斷,似乎也可套用「成詩」:齊上齊落,像極了愛情。

全國人大常委會因應香港疫情作出決定,將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推遲一年,由現任議員繼續運作。如果準備參選下屆立法會被DQ的四名現任議員不能延任,反對派議員可能還會集體總辭,以示「齊上齊落」,但偏偏北京欲擒先縱,讓四人也能留任,這下子他們就處於尷尬局面。

從堅持原則而言,泛民議員既然指本屆立法會延任一年「不合法」,純屬政治操作,就不應該為這個過渡議會背書,但當考慮到「總辭」將人財兩失,則希望「忍辱負重」:每個議員一年不見兩三百萬的銀子(鄺俊宇議員兩年前榮升業主還在供樓,更需要這份筍工),損失慘重;即使總辭也引不起波瀾,頭上沒有議員的光環,等於不在鎂光燈之下,喪失議會舞台;手無縛雞之力,國安法之下更不敢搞街頭抗爭。因此他們上周就扭扭捏捏表示「大多數議員傾向留守議會」。

抗爭派則大罵此舉喪失立場,等於認可人大決定,實乃自相矛盾,為求「飯票」放棄原則,甚至大罵泛民議員無恥,配合暴政做政治花瓶。泛民先搬出一個「龍門」,聲稱會跟隨民調作決定,沒有料到香港民意研究所做了一項網上民調,反對泛民延任的竟達四成七,贊成的只有兩成。但主持民調的鍾庭耀竟然聲稱市民理性討論不夠,情緒因素較多,應再做另一次民調,於是又搬「龍門」,弄出個民調「雙門檻」。

本來,包括民主黨在內的泛民議員是否「總辭」,只需考慮或者聽取黨內和支持者的意見,但因為他們過去一直隨波逐流,跟着街頭運動走,而且取得不少政治紅利,因此不敢漠視「總辭派」的聲音,才搞得吃相如此難看,裡外不是人。

回顧過去一年的政治風暴,能夠持續這麼久,靠的就是不篤灰、不割蓆、不指責。傳統民主派因此對暴力、對港獨視而不見,甚至千方百計美化他們的行為。當然,他們短期內也藉此撈了不少好處,比如鄺俊宇就人氣急升,成為「鄺神」,民主黨在區議會選舉也弄了不少議席。

但事實證明他們是短視的。他們沒有看清楚香港無論如何折騰,都翻不出中國這個如來佛的手掌心,香港的抗爭愈暴烈、愈無底線,只會遭來北京的迎頭痛擊,一招《國安法》就搞得你人仰馬翻。他們寄託美帝「制裁」,寄託「國際線」,最終只是將香港變成中美惡鬥的戰場,受傷的是自己。民主黨元老劉慧卿醒悟之後說了一句實話:特朗普口說支持香港人,實際推香港「落地獄」,結果遭到激進派粗口問候,某個程度也是自作自受的結果。

齊上齊落,就像戀愛之中彼此的承諾,本來就靠譜。香港正處於十字路口。傳統民主派是時候反思,是繼續被激進派綁架,跟在屁股後面起哄,還是回歸「和理非」,做「一國兩制」之下的反對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