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時語:美國低教育白人的最後機會?

2020-08-31
 
AAA

68888.jpg

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分別召開,總統大選如火如荼。跟四年前一樣,從民調數據來看,總統特朗普要贏得多數民眾選票的機會微乎其微。他要連任的關鍵,在於以微弱多數贏得數個「搖擺州」,從而贏得過半數選舉人票。

冠病疫情造成嚴重經濟衰退和大規模失業,特朗普的勝算相當不利,但是他在低教育白人中的政治號召力仍然相當堅固。各種跡象顯示,特朗普會重施種族主義的故技,包括公開聲稱三K黨示威隊伍里「也有好人」,以及共和黨近年慣用的「狗哨」暗示。

例如特朗普近日許保護諾,「郊區家庭主婦」不會受到「低收入群體」的威脅,反對更改以南方叛軍領袖命名的軍事基地的名字,聲稱被警察誤殺的「也有白人」,幫助污衊黑人和亞裔混血的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哈里斯等等。

平心而論,在國際大都會紐約長大的特朗普,難說他本人有深刻的種族歧視,但是他敏銳地察覺到,低教育白人的深刻種族主義,是極其有效的政治工具。這種種族主義帶有越來越大的緊迫感,更產生了「哀兵之戰」的優勢。

至少從茶黨運動開始,直到特朗普異軍突起,美國民粹主義一直受到種族主義推動。不過,這與基於膚色的傳統種族偏見有所不同,而是受到經濟競爭推動,而帶有社會達爾文主義氣息。這可以解釋特朗普的低教育白人基本盤,因為受過良好教育的白人,沒有同樣強烈感受到移民和全球化的競爭壓力。特朗普的施政中心是保護主義再加反對移民,良有以也。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在美國成年人口中,白人目前還是暫居多數,但是每個總統大選周期中,他們的比率都下降兩個百分點。2016年,美國新生兒中的非白人首次超過半數。如今,美國從幼兒園到高中的公共教育體系中,非白人也已超過半數。在許多共和黨選民眼中,2020年完全可能是他們依靠中部幾個少數民族比例不高的「搖擺州」,獲得過半數選舉人票的最後機會。

共和黨近年來的一個重大選舉策略,是盡量提高投票門檻,壓低投票率,因為這是減少非白人和「低端人口」選票的最有效手段。今年更不例外,所以出現圍繞郵局的重大爭議,起因便是特朗普任命的美國郵局總長企圖削弱郵局投遞能力,以阻撓因疫情高漲的郵寄投票。

今年的精彩看點,不僅是大選當晚可能不會出現明確贏家,關於計票也可能出現許多官司。由於受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阻撓,奧巴馬任期留下了大量法官空缺,特朗普上台後得以任命超過200名各級聯邦法官,包括兩名最高法院大法官。這是特朗普今年不利選情下的另一優勢。

 

(作者在北美從事科研工作)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特朗普與拜登之間的攻守互有看點。在「電郵門」問題上,拜登一方面否認從烏克蘭拿過一分錢。特朗普在抗疫領導不力問題上,儘力甩鍋,為自己開脫。

    周德武  2020-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