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汶羽:疫下網上教學忽略了特殊需要兒童

2020-09-02
顏汶羽
民建聯副秘書長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31 at 12.07.13 (1).jpeg

近大半年,香港受疫情影響,學童由幼稚園至博士均改為「停學不停課」,以網上教學為主導。實際上,每間學校的資源、家長培訓、教師培訓均有所不同,令每間學校的網上教育能力各有所差別。特別對基層家庭來說,更是難上加難。一來,家庭的硬件配套有所不足,甚或家中的一副電腦設備由幾位兄弟姊妹共用,但又怎能跟學校的時間表上課呢?

另一方面,筆者長時間跟進特殊需要幼稚園的困難及需要,大家都知道特殊需要幼稚園擔當起修正學童不足的責任,透過單對單的訓練、針對性的教學,改善學童的不足,期望在2至3年的教學能讓小朋友順利升讀主流小學,家長、老師、培訓員、學童在這幾年期用盡力氣,每分每秒也在追趕這個黃金時間的時間。

在疫情下,這群小朋友也要網上學習,但對特殊需要兒童來說,網上學習可以說是難上加難。學校只有教授家長,由家長在家與小朋友進行訓練、學習,但對於基層家庭的家長來說,照顧小朋友時間也未必能幫得上。

作為特區政府,特殊需要幼稚園由社會福利署管轄,但從沒有針對性的支援給予特殊需要幼稚園學童的中心及家長。單靠中心自行努力,還是杯水車薪!筆者已多次要求勞福局要高度重視特殊需要幼稚園的需要,如有限度的讓學童回校進行單對單的針對性學習,投放資源資助有經濟困難的家長購買所需的電子設備及訓練學習工具等等!

若政府視若無睹,受今年疫情影響的數千名學生,或許需要重讀或延遲進入主流小學。政府也要為此作好資源及學額的準備,教育局應盡快與社會福利署合作,針對這群學童作出教育策略及資源的配合。否則,日後便難以回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們在探討疫情對於高等教育國際化影響的時候,不能僅僅關注留學生的人數變化,而應該擴展視野,圍繞國際化的本質目標去探索,即為學生和教師提供國際化資源以幫助提高學習體驗和科研水平。如果從這點出發,疫情的爆發及惡化限制了到國外親身體驗的機會,卻從另外一個角度強化了國際合作。

    賢聚嶺南  2020-11-03